第426章 苗伦将军-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26章 苗伦将军

    宁飞扬一行三人很快到了玉石交易市场,虽然时间到了晚上,但仍旧有不少人来来往往挑选玉石,非常热闹。

    貌基对普通的顾客已经不感兴趣了,看到宁飞扬这个大财主过来,直接说了句抱歉,就把那些顾客请出了店铺,如果放在以前,他是断然不敢这么做的。

    “老板们,坐我的车出发。”貌基笑眯眯地说道。

    他平时去拿货,都是开着小皮卡,雇佣两名保安跟着,但是这次,除了那辆皮卡之外,他还特意租赁了一辆s,就是为了把宁飞扬一行人伺候舒服。

    不单如此,貌基还准备了不少好酒,以及光仰市的特色美食,让他们在车子上尽情地吃喝。

    洪涛和巫缘并没有客气,二人大快朵颐,吃喝了起来。

    宁飞扬不动声色,看似在闭目养神,实际上却默默地感知外面的环境,发现车子很快驶出了市区,直奔郊区的矿脉而去。

    国外的商人到光仰市来采购,也有和矿主直接接触的,价格低廉,而且供货充足。

    不过,那都是超级大企业,对于普通的玉石采购商来说,他们那点量根本不够看,换句话说,矿主根本不鸟他们。

    最重要的是,还有政府这一层面,他们有意打造世界最大的玉石交易市场,所以对于商人和矿主直接交易非常反感,少了玉石交易市场这一环节,他们也会少挣很多的钱。

    貌基在车上侃侃而谈,然后继续说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苗伦寨,距离市区有好几个小时的车程,那是苗伦将军的地盘,他相当威风,占据了好几个矿脉。”

    “你们政府不管吗?”洪涛说了一嘴。

    “哪里管的了,苗伦将军可是相当厉害的,手下有很多真枪实弹的人,他们不是好惹的。”貌基开口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苗伦将军也很收敛,也都是通过各种渠道出货,没那么大张旗鼓,所以也就相安无事。”

    宁飞扬对此并没有什么疑问,缅店不同于华夏,在他们的眼中,只要有wǔ qì,有人,都可以称之为将军!

    苗伦寨距离市区不是一般的远,车子足足跑了六个多小时,中间加了一次油,直到天快亮了,他们这才到达了目的地。

    “这里还真够纯天然的啊。”洪涛实在是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

    放眼望去,这里全部都是延绵起伏的山脉,加上郁郁葱葱的丛林,他们怎么都无法与矿脉联系在一起。

    “你确定是这里?咱们不会走错路了吧?”洪涛四下张望,别人是人了,就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

    “当然不会错了,我可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了。”貌基十分肯定地说道,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哨子,三长两短地吹了四遍。

    三分钟之后,一架直升机从远处飞来,在空中盘旋了两圈,这才缓缓地降落了下来。

    “貌基,是你啊?”直升机上面下来一个穿着军靴的人,然后不屑地说道,“我早就告诉你了,如果进货在一百万美金之下,就不要来找我们了。”

    貌基倒是来过几次,也表达了想要进货的愿望,奈何他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惨遭对方拒绝很多次,也就是上次,这个联络员看他可怜,才与他交易了一块玉石。

    也就是宁飞扬买走的那块!

    “我这次带来的可以大单子。”貌基笑着说道。

    “多大的单子,够我直升机的油钱吗?”联络员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你抱着上次的心态,我告诉你,没门!”

    貌基拿出了一叠美钞,不着痕迹地塞到了联络员的手中,笑眯眯地说道:“那哪能呢,你看到没有,那边是几名华夏商人,他们要采购价值数亿的玉石呢。”

    “缅甸元?”联络员把钱收了起来,来了几分兴趣。

    貌基摇了摇头,神气地说道:“美金!”

    联络员听到这个数目,也惊讶了起来,然后反问道:“你确定?”

    “当然了,已经给了定金,在我账户里躺着呢,假不了。”貌基笑着说道,“这次,可以带我去见苗伦将军了吧?”

    “如果是几亿美金的单子,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要警告你的是,倘若你敢说谎,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联络员提醒道,再次看宁飞扬几人的脸色,充满了无尽的笑意。

    宁飞扬不用想也知道,貌基刚才肯定说了什么,在联络员的邀请之下,纷纷登机。

    “抱歉,各位,我们的矿脉位置保密,还请各位戴上眼罩。”联络员拿出了几个眼罩。

    貌基担心宁飞扬等人不高兴,及时解释道:“没办法,他们做的比较隐蔽。”

    “理解。”宁飞扬毫不含糊地戴上了眼罩。

    这玩意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即便直升机在空中不停地兜圈子,他依然能够判断出准确地位置。

    二十分钟之后,飞机才缓缓地降落了下来。

    在这个地方,shǒu jī没有任何xìn hào,想要定位也是不可能的,凭肉眼判断,更是等于大海捞针,但凡视力所及范围,全部都是山脉。

    至于说做个标记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前面整齐地站着几排穿着军装的军人,手里还抱着枪械,任谁也不敢乱来。

    “华夏的朋友,里边请,苗伦将军正在里屋呢。”联络员引导他们说道。

    只是,他们刚刚前进一百米,便被人拦了下来。

    “苗伦将军今天不见客,你们还请回吧。”那名警卫兵开口说道。

    联络员皱着眉头询问道:“为什么,这几个是大商人。”

    “实不相瞒,苗少爷的病又犯了。”警卫兵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刚才进去的一波医生,全部被训得灰头土脸。”

    “是这样啊,我知道了。”联络员转过身来,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貌基开口说道:“要不然我们改天再来?”

    “不用了,就今天,你告诉苗伦将军一声,我是来自华夏的医生,我可以帮助苗少爷治病。”宁飞扬开口说道。

    “你不是商人吗?怎么又变成了医生?”联络员反问道。

    宁飞扬回答道:“对,我有两重身份。”

    “你还没问苗少爷得的什么病,怎么治?”警卫员也提出了质疑。

    “不需要问,只要人没死,我就可以治!”宁飞扬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