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原来秘密在这里-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32章 原来秘密在这里

    缅店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而蛊术这种东西极为邪门,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想要查出来,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不过,修炼一途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如果唾手可得,那么人人都是高手了。

    宁飞扬看到巫缘如此坚持,就点头说道:“好,回头我帮你留你,如果有这方面的消息,那最好不过了。”

    “好,不过这件事你先不要给我父亲提起,他肯定不会同意的。”巫缘开口说道。

    宁飞扬表示理解,巫缘是巫家的继承人,巫绥肯定希望他在巫法上面有所建树,而不是在虚无缥缈的蛊术上浪费时间。

    他以前纵横仙界的时候,对于蛊术也有所了解,但是那些都太高级,恐怕巫缘还需要寻找一些低级的知识补充,把根基打稳,到时候再进一步提升。

    二人又聊了会儿,与玛蕾和桑帛约定明早出发,继续闭目修炼了起来。

    不得不说,玛蕾和桑帛还是非常认真的,他们四点钟就已经起床,匆匆赶到了这里,并且租赁了一辆越野车。

    “上来吧,老板。”桑帛笑着说道。

    宁飞扬和巫缘上车,他们在赶路的时候,发现玛蕾和桑帛眉来眼去的,似乎不只是金钱交易的关系。

    桑帛是一个藏不住秘密的人,发现宁飞扬盯着他,就笑着说道:“老板,多亏了你,我决定改邪归正了。”

    “我也是,以后不出来做生意了,我我和桑帛恋爱了。”玛蕾笑着说道。

    “这是好事,我祝福你们。”宁飞扬笑着说道。

    桑帛说开了,就继续说道:“玛蕾是一个非常阳光的女孩,以前的事情,也是生活所迫,现在我们两个从你这里得到了佣金,准备租赁一家商铺,也做玉石方面的生意。”

    “很不错。”宁飞扬看到他们两个改邪归正,打从心里高兴,许诺道,“我刚好也联系了一家矿脉,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让他们给你们一些货,保证很便宜。”

    “太好了,你真是我们的福星。”桑帛笑着说道。

    他和玛蕾两个人叽叽喳喳地聊着,不停地畅想未来,看上去非常美好。

    宁飞扬也在想,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倒也非常不错,可惜的是,他注定要走上修炼这条路。

    第一,因为他是至阳之体,有人要暗杀他,如果那些人知道他当年没死,肯定会再次行动的

    第二,他在仙界争夺神位的时候,雷神带领众仙家暗算他,这是他绝对容忍不了的,那帮人说不定也会注意到他的。

    唯有修炼,不停地提升自我,才能自保,才能让家人和朋友无忧!

    宁飞扬想到这里,心里变得异常平静,闭上眼睛开始修炼起来,争分夺秒,根本不舍的浪费时间。

    桑帛的驾驶技术还是没问题的,加上刚刚步入爱河,精神十足,车子平稳地行驶着。

    他们按照玛拉年给的地址,结合最新地图,以及**,行驶了足足一天,直到下半夜,才来到了雪山脚下。

    “该死,这里太冷了。”桑帛抱着玛蕾的手,帮她取暖。

    “早知道就该带几件厚衣服了,我们倒是没关系,老板,你们适应吗?”玛蕾开口询问道。

    这两位可是尊贵的老板,如果冻到他们就不好了。

    “你们可以靠近我们,应该会暖和点。”宁飞扬开口说道。

    玛蕾和桑帛带着怀疑的态度,但是当靠近宁飞扬的时候,发现果然暖和了很多。

    “老板你们真是太神奇了。”玛蕾瞪大了眼睛说道。

    “华夏真是一个神奇的过度,让人震惊,有机会我一定要到华夏走一趟。”桑帛竖起了大拇指。

    宁飞扬看到他们的样子,只能解释说道:“我从小练习了华夏功夫,所以身体可能会特殊些。”

    华夏拥有五千年的历史,给人的感觉非常神秘,宁飞扬这么说,对方自然深信不疑。

    “我们到前面看看,你们两个紧跟着我们。”宁飞扬开口说道。

    一行四人,继续向前走,大约过了两个小时,这才翻越了这座山脉,按照玛拉年所说,这里应该就是腾矿所在地了。

    “玛蕾,我的身体好像变得更加强壮了,走了那么长时间,居然感觉不到疲惫。”桑帛笑着说道。

    “是啊,我也有同样的感觉。”玛蕾同样表示惊奇。

    宁飞扬没有解释,他们两个沐浴在灵气之下,能够感到疲惫才怪呢。

    不过,这里的天气倒是非常寒冷!

    “玛拉年之前没有告诉我们那么冷啊。”玛蕾抱怨道。

    桑帛眉头皱了皱,说道:“我之前打听过他的为人,好像真的不错,而且非常细心,如果这里如此寒冷,他不会不告诉我们的,难道这些年,气候发生了变化?”

    “谁知道呢,或许就是什么该死的地壳运动呢。”玛蕾也不懂得这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宁飞扬仔细琢磨了起来,如果玛拉年当初来的时候,这里的气候还是非常温和的,这些年真的变冷了呢?

    他当然不相信地壳运动造成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极阴玉石的作用,导致这里气温下降。

    “老板,这里有矿脉遗迹,快过来看看。”巫缘开口说道,有外人在场的时候,他就是这么称呼宁飞扬的。

    宁飞扬快步走了过去,透过模糊的冰块,以及被覆盖住的大雪,果然看到了矿脉的遗址,而且从腐蚀程度来看,的确有些年头了。

    “真是太遗憾了,这个腾矿恐怕不复存在了。”玛蕾摇头说道。

    “也不知道我的那个朋友罗友通,现在怎么样了。”桑帛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尽管二人交情不深,但也算莫逆之交了。

    宁飞扬又仔细看了看,然后开口说道:“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你们不走?”桑帛带着困惑说道,“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很难找到罗友通,要不然你们回国等我diàn huà,如果我见到他,一定会通知你们的。”

    宁飞扬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想要深入找找,你们的体力显然跟不上,先回去吧,这是给你们的报酬。”

    桑帛和玛蕾推诿了一番,不过还是接过了一万美金,然后叮嘱了他们几句,这才离开了腾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