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古怪之地-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33章 古怪之地

    “飞扬,你怎么看?”巫缘开口询问道。

    “应该在更深处,我隐隐有所感觉,这里面可能会有很大的危险,要不然还是我一个人进去吧。”宁飞扬遥望远方说道。

    毕竟,这是他自己的私人事情,如果让巫缘跟着涉险,的确有些过意不去。

    巫缘笑着说道:“我当然要跟着了,别忘了,老爷子让我跟你过来,就是为了历练的,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这里,我如果退缩了,回去肯定会被老爷子削的。”

    “那好,我们一起进去。”宁飞扬说道。

    “我相信你,上天也会眷顾我们的,修炼就是这么回事,越是危险,机遇也可能越大。”巫缘坚定地说道。

    宁飞扬点了点头,如果巫缘真的退缩,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的心性还是不够坚定,恐怕难成大事。

    二人调整了气息,便迅速深入腹地。

    他们的速度飞快,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融入了雪山之中,四处白皑皑的一片,只留下了四只脚印。

    夜幕降临。

    二人走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除了温度变低之外,没有任何新的发现。

    “飞扬,我刚才看了看,好像咱们是在兜圈子啊。”巫缘皱着眉头说道。

    “不是好像,而就是在兜圈子。”宁飞扬的表情同样不轻松。

    巫缘不解地询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明明记得直走的,中间也没有转弯,怎么就兜圈子了呢?”

    “恐怕,咱们现在处在阵法之中。”宁飞扬猜测道。

    “什么阵法?”巫缘追问道。

    “幻阵!”宁飞扬如实回答道。

    巫缘心里咯噔一下,他对于阵法没有什么研究,但是在家族的古籍之中,倒也看到过相关记载,幻阵是诸多阵法中最为厉害的一种。

    幻阵不同于攻防阵法,里面虚虚实实,让人捉摸不透。

    巫缘之前感觉向前,但实际上在转弯,就是幻阵导致的,给人一种无形的错觉,如果修者无法保持冷静,就会陷入癫狂状态,迷失心性,一辈子被困在这个地方。

    “咱们还有办法破解没有?”巫缘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他知道宁飞扬懂的阵法,也曾见识过他布阵,但那都是普通的阵法,现在面临的则是幻阵,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略懂。”宁飞扬回答道。

    他对于这种阵法涉猎不多,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希望眼前这个幻阵并不是太强大。

    二人盘腿坐下,开始调整气息,半个小时之后,再次睁开眼睛。

    “我有办法了,跟着我。”宁飞扬开口说道,然后闭上了眼睛向前走。

    他的心里保持绝对放松,静静地感受着气息的变化,速度放缓了不少。

    巫缘不知道宁飞扬这么做的目的,只能默默地跟上,同时警惕地打量着四周,防止有什么东西突袭。

    这一次,他们走的路果然不同,看似在绕圈子,其实已经接近了幻阵边缘。

    “就是这里了。”宁飞扬走了两个小时,这才睁开了眼睛。

    “这是”巫缘仔细探测了起来,然后惊喜地询问道,“阵法边缘?”

    宁飞扬点了点头,回答道:“没错,这里正是边缘地带,也就是说,只要打开阵法,咱们就算走出去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太神奇了。”巫缘感到不可思议。

    “根据气息判断的。”宁飞扬看到巫缘不懂,继续解释了起来,“我说过,这个腾矿应该出产极阴玉石,幻阵中的场景,或者是能量,可能都是相同的。

    不过,极阴玉石散发出来的气息,那就有所不同了,我只要顺着气息浓郁的地方走,必然能够找到出口。”

    巫缘挠了挠头,仔细感知了一下,询问道:“我怎么没有感应到?”

    “那是因为我们的体质不同,如果换做是寻常人,即便是修为比我高,也难以察觉到其中的奥妙。”宁飞扬开口说道。

    他可是至阳之体,对于至阴之气相当熟悉,即便只有细微的波动,他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

    巫缘恍然大悟,除了叹服之外,他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别高兴的太早,这个幻阵,我还不一定能够破解。”宁飞扬眉头紧皱,幻阵的级别不高,但是布阵的方式不一样,很难解开节点。

    他说到这里,着手破解了起来,但结果却非常不如意,好几次都以失败而告终,体内的元气也消耗无几。

    宁飞扬也不敢太过**阵法,万一导致整个阵法失效,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说不定会马上带人围杀他们。

    “不要着急,慢慢来。”巫缘提醒道。

    宁飞扬微微点头,闭上眼睛调整气息,等到身体达到巅峰状态,就会继续破阵。

    周而往复!

    一直到了天亮,他依然没有破解开来。

    “如果再不行的话,只能暴力破阵了,但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宁飞扬眉头紧皱。

    巫缘点了点头,感到口袋里有些躁动,便把玻璃瓶拿了出来。

    “飞扬,这些蛊虫,好像很是不安啊。”巫缘指着瓶子内部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们不想待在瓶子里?”

    宁飞扬仔细观察了一阵,摇头说道:“他们不是不安,好像是兴奋,你放出来一些,看看有什么古怪。”

    巫缘照办,把黑色的蛊虫弄出来一些。

    那些蛊虫在雪地上显得极为显眼,黑压压的一片,但是几十秒钟之后,他们便已经分开,成为了一个一个的黑点,迅速朝着阵法的方向爬去。

    蛊虫到了阵法哪里,自觉排成了三队,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深入。

    神气的一幕发生了,蛊虫居然突破了阵法,安然无恙地走了出去。

    “怎么会这样?”巫缘擦了擦眼睛,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宁飞扬拍了一下脑袋,笑着说道:“看来,我之前的思路错了,总想着破解一个节点,原来是着三个节点同时破解才行,这些蛊虫给了我很好的启发。”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破解阵法的奥妙?”巫缘还是不解。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本来就属于这里,对这里非常熟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腾矿里有蛊师!”宁飞扬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