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趾高气昂的家伙-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35章 趾高气昂的家伙

    腾矿地势复杂,开采的难度极大,每年都要招收大批量的工人。

    他们招工并不是以腾矿的名义,如同华夏的某某矿业公司,反正缅店光仰市矿场多如牛毛,这家提前预支工资,月薪也很高,每次都能吸纳不少人。

    只是,当工人进来之后,就会变得非常后悔,开矿根本不是最难的事情,最艰难的莫过于信息闭塞。

    在别的矿山,每个月至少有回家探亲的机会,而腾矿每年才给一次机会,而且有人监督,探亲的时间也非常有限,极大地限制了他们的人身自由。

    这些人倒是不缺钱了,但是感觉精神被束缚了,跟坐牢也没有多少差别。

    “你们没想走逃走?”巫缘试探询问道。

    “嘘。”那人做出了一个手势,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了,提醒道,“别怪我没告诉你,最好不要这么想,如果你真的想要逃走,下场肯定会很惨。”

    宁飞扬反问道:“这里的守卫很森严?”

    “咱们来的时候,都被蒙上了眼睛,就算不蒙眼,咱们也别想逃出去,这根本就不现实。”那人拍了一下脑袋,说道,“三个月之前,有人想要逃出去,结果你猜怎么着?迷路死了。

    后来,上面的人找到他的尸体,然后带了过来,那家伙尸体只剩下了皮包骨头,模样甭提多惨了。

    上面的人也发话了,让一些人主动出去,尝试一下,结果都迷了路,根本就走不出去,如果不是上面的人,全部都要饿死。”

    那人越说越激动,其中掺杂着方言和乱七八糟的口音,导致意思不是太清晰。

    宁飞扬和巫缘也听出来了,恐怕就是幻阵导致的,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逃走了。

    他们两个又打听了一下,不过此人的级别比较低,知道的东西寥寥无几,也没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行了,咱们逗留的时间也不短了,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就惨了。”那人开口说道。

    宁飞扬和巫缘跟着那人,快步朝着更衣房走去,给他们每个人拿了两套衣服,还关心地询问道:“给你们分地方住了吗?”

    他们二人摇头。

    “走,我带你们过去。”那人吃了两盒罐头,变得热情了起来。

    宁飞扬和巫缘随着他走向了宿舍区,整整两栋四层楼,里面住满了人,每个房间至少住了八个人,甚至还有更多的。

    他们是新来的,被分配到的地方,是十二人间的,二十平米不到的房间,除了床之外,几乎都没有落脚的地方!

    “新来的吧,就住在靠门的地方,你们两个人睡一张床。”一个留着板寸头的家伙开口说道。

    巫缘看了一眼,这个房间还有三张床呢,每个人一张不为过,没想到对方却然他们两个人睡一张床。

    “为什么?”巫缘不服气。

    “呵,难道你的眼睛瞎了吗?没看到其中两张床被我霸占了吗?”板寸头没好气地说道。

    剩下的两张床,其中一张放着鞋子,另外一张放着衣服,凌乱不堪。

    “老五,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赶紧腾出一张床出来。”带宁飞扬来的那人说道。

    “头儿,不是我不给面子,你好像也管不了那么宽吧?”被唤作老五的板寸头冷笑着说道。

    “老五,你过分了,不能欺负新人啊。”头儿再次开口说道。

    “欺负新人?我还就欺负新人了。”老五说到这里,直接抽出了皮带,在手上晃了晃,眼睛里全部都是威胁。

    宿舍之内,还有不少矿工,显然都为老五马首是瞻。

    “两个华夏人,还敢和我们五哥较劲,找死。”

    “该死的华夏人,等下找个机会,把他们两个给弄死。”

    “居然嫌一张床铺等下找个巴掌大的地方,把他们两个给埋起来。”

    这帮嘲讽的时候,还肆无忌惮地大笑,同时做出各种鄙视的手势。

    老五在众人的追捧之下,也有些忘乎所以,直接抡起了手中的皮带,这就朝着巫缘抽去。

    啪!

    皮带从空中落了下来,眼看着就要抽中巫缘,引得众人一阵欢腾。

    熟料,巫缘在皮带抽下的那一刻,稳稳地抓住了,任凭老五怎么用力,都无法将皮带给抽开。

    “放开!”老五恶狠狠地喊道。

    “你不是挺能耐的嘛,来啊?”巫缘冷笑着说道。

    他说完之后,陡然发力,强大的气息冲击而去,直接把对方给震开了。

    老五倒在床铺上,摔了个狗啃泥,模样甭提多狼狈了,他把手放在了被褥里面,直接抽出了一柄bǐ shǒu。

    众人看到这里,脸色大变。

    “老五,不要乱来,放下bǐ shǒu。”头儿也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

    “哼,这两个华夏人,居然敢对我动手,我怎么能这么轻易把手呢,我要让他们死。”老五恶狠狠地说道。

    然而,不等他动手,巫缘的胳膊再次发力,手中的皮带好像长了眼睛一样,直接在老五的bǐ shǒu上打了个结,然后从他的手上飞了出去。

    “还给我!”老五有些懵了。

    “如你所愿。”巫缘嗤之以鼻,连带着手中的皮带扔了回去。

    他在力道和角度上把握的非常精准,稳稳地刺在了老五的大腿上,鲜血哗哗地流了出来。

    “啊!”老五疼得倒在了地上。

    那些矿工也是惊骇不已,纷纷向后退去,再次望向巫缘和宁飞扬的时候,眼神里全部都是恐惧。

    “这,这怎么可能,他居然把五哥给刺伤了。”

    “不知道啊,我都没有看清楚他们的动作。”

    “华夏功夫,肯定是华夏功夫,太厉害了,咱们还是不要招惹他了。”

    那些人也就仗着自己早来一段时间,戏弄新人,如果真刀实枪的话,他们顿时怂包了。

    巫缘指着这帮人,开口说道:“还有没有人不服气的?”

    鸦雀无声!

    宁飞扬来到了老五的面前,直接拔出了他大腿上的bǐ shǒu,又猛地刺了进去,再次开口说道:“把你的床铺收拾出来,自己滚到地上去睡。”

    又是一声惨叫!

    “是是。”老五额头上直冒冷汗,顾不得腿上的伤势,赶紧倒腾自己的床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