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做狗腿子都不配-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49章 做狗腿子都不配

    老二刚被痛扁一顿,浑身是伤,现在又被猛踩了一脚,那叫一个疼啊。

    不过,他也只能默默地忍着,根本不敢反抗,甚至连大声吼叫都不敢。

    “现在,我宣布第八组的奖励,七枚一级丹药,八百块灵石,外加一本武技。”主管再次开口说道。

    这个奖励,不可谓不丰厚啊!

    即便是一千四百八十八块玉石,仔细计算兑换奖励,也达不到这种丰厚的程度。

    众人仔细想了想,也就觉得不奇怪了,他们知道除了奖励之外,还有额外的鼓励在里面,就是为了拉拢宁飞扬和巫缘。

    没办法,谁让这两个华夏人如此逆天,只要稳住他们,开采出来的玉石,比八组的都要多,说甩他们十几条街也不为过。

    “貌觉组长,这次你们组能够取得如此好的成绩,都是宁飞扬和巫缘的功劳,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吧?”主管拍了拍巫缘的肩膀说道。

    “放心吧,我们组一向都是按功分配,谁的功劳大,谁得到的奖励就越多,与咱们整个内部采矿的奖励机制是一样的。”貌觉自然知道对方指的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主管笑着说道,然后转过头去,补充道,“我就先走了,回头你们两个,一定要到我办公室坐坐,我有事找你们商量。”

    宁飞扬和巫缘自然不会拒绝,他们两个等的就是这句话。

    主管离开,气氛就变得轻松了许多,尤其是八组的人,看到那么多奖励,纷纷围了过来,眼睛里直冒星星。

    “你们都别钻进钱眼里了,咱们要按照功劳分配,宁飞扬和巫缘的那一份,你们想都别想!”貌觉提醒道。

    “当然了,我们之前就已经达成了协议,宁飞扬和巫缘的那份儿,我们是不会占有的。”黑罗提点其他人,“谁敢有非分之想,等着吃拳头吧。”

    其实,不用黑罗多说,那些人也不敢造次,宁飞扬和巫缘可是主管眼前的大红人,谁敢乱来啊。

    宁飞扬摆了摆手,说道:“貌觉组长,不用这么严格,我只要一小份就可以了,其余的都给大家分了吧。”

    “啊?这怎么能行,那是你自己应得的,我们不会要的。”貌觉开口说道。

    其余的人也都纷纷表态,不愿意收取宁飞扬的那一份儿。

    “大家不必客气,之前在那么多人指责我们,取笑我们的时候,你们依然选择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已经非常感动了。”宁飞扬真诚地说道,“这些,就当是我感谢大家的,只要大家别嫌少就行了。”

    巫缘也大方地说道:“没关系,大家拿吧,我们只要一点,嘿嘿。”

    他们两个也不缺这点灵石,做人要饮水思源,懂得感恩!

    “这”貌觉看到宁飞扬如此坚定,只能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次我们就收下了,以后就不这样了。”

    “多谢你们两个。”

    “我们就不客气了。”

    八组的人长期垫底,拿到的奖励自然也少之又少,加上资源匮乏,修炼的速度当然也就慢了。

    现在有机会得到更多的资源,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修为能够更近一层,以后开采玉石的速度,也会大大增加,形成良性循环。

    貌觉很快就分好了,尽管宁飞扬和巫缘表示只收一点,但每个人还是拿到了一百五十块灵石,外加两枚丹药。

    统计员适时地走了过来,把储物袋之中的灵石拿了出来。

    “宁先生不对,应该是宁大人,这是之前打赌的时候,你赢得的灵石。”统计员笑着说道。

    宁飞扬之前和所有人打赌,让他们押注,并且采取了三比一的方式,那些人足足押了一千五百块灵石,现在宁飞扬赢得了赌,这些东西自然都归他所有了。

    如果算上领取七组的奖励,加在一起将近三千块灵石了。

    整个内部采矿区,恐怕都没有他富有了。

    “恭喜宁大人,贺喜宁大人,还是你厉害。”

    “我们输的心服口服,之前有些误会,还请宁大人不要介意。”

    “大家都是朋友嘛,以后相互关照,相互关照。”

    那些组的人,包括组长在内,都纷纷过来道贺,不断地说着恭维之词。

    “这些缅店人,也够虚伪的啊,之前瞧不起我们,现在一个一个过来巴结。”巫缘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了,强者为尊,这是整个世界的通用法则,咱们说精通阵法,他们当然要过来巴结了,别说拍马屁了,就算是咱们伸手索要灵石,他们也得乖乖地奉上。”宁飞扬笑着说道。

    “那倒也是,这种感觉还是蛮不错的,看来以后要更加努力修炼才行啊。”巫缘品尝到了甜头,笑嘻嘻地说道。

    宁飞扬随意应付了他们一会,谢绝了各种邀请,转而向房间内走去。

    他这两天忙得不轻,不停地布置阵法,现在是时候放松一下了。

    只是,他们刚刚坐下来,就听到了敲门声。

    巫缘打开之后,发现是老二兄弟几个过来了,他们每个人身上几乎都挂了彩,身上依然缠着纱布,尤其是老二,还躺在担架上呢。

    “你们,还嫌被打的不够吗?”巫缘冷冷地说道。

    老大主动向前,拱手说道:“误会了,巫大人误会我们几个了,我们这次过来不是找事的,是过来赔罪的。”

    “赔罪?我们可不敢当,你们兄弟几个可是扛把子,嚣张的很呢。”巫缘话虽然这么说,但语气中满是不屑。

    “哪里,哪里,我们几个和二位大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就是蝼蚁罢了,你们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好吗?”老大用苦苦哀求的口吻说道。

    他们兄弟几个听说了宁飞扬和七组的赌注,每个人都在外面等着好消息,畅想着二人被羞辱的场景。

    可是,他们没有等来好消息,却看到从内部采矿区爬过来的老二,当听到老二的诉说,全都瞪大了眼睛,惊恐至极。

    他们根本无路可退,便达成了一致意见,亲自shàng mén道歉,恳求宁飞扬等人的原谅。

    “好了,你们滚吧。”巫缘没有心思和这帮人较劲,根本就是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