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战术-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65章 战术

    一攻一守!

    腾老的阵法十分绚丽,整个形状如同锋利的宝剑,长度有十几米,宝剑的尖端刚好对准宁飞扬,并且在空中急速转动,散发出强悍的杀气。

    非但如此,阵法宝剑四周,还悬浮着数十柄小型能量宝剑,也都不停地转动,朝着对面猛烈地进攻。

    这些能量宝剑在高速转动的时候,产生出巨大的能量,连带着四周的空气,都被强悍的杀气充斥着。

    相比较而言,宁飞扬布置出来的阵法,就显得平淡无奇了,看上去灰蒙蒙的,好像石头一样,没有丝毫的光泽,看上去不堪一击。

    “哈哈哈哈,这次腾老必胜,必胜!”吴钦紧攥着拳头,“一定要杀死那个混蛋,把他杀的片甲不留!”

    “闭嘴,你这个混蛋,宁飞扬肯定能把你们都杀死。”叶诗诗反驳道。

    吴钦并没有动怒,而是十分冷静地说道:“你虽然有两下子,但不过是普通人而已,根本不懂得修炼上面的事情,腾老可比你的那个小情郎厉害多了。

    我最近也学了几句华夏语,知道你们经常说拿鸡蛋撞石头,蚍蜉撼树,就是这个道理,所以那家伙必死。”

    “你才必死呢,你这个无耻的混蛋家伙,你”叶诗诗骂骂咧咧,用的全部都是华夏语。

    吴钦尽管听不懂,但是从叶诗诗的表情中也大致可以判断出来,对方是在骂他,而且骂得都还挺难听的。

    他也没有在意,只要把宁飞扬给杀死,他的心里就会特别的痛快!

    “哈哈哈,你的防御阵法,不过是小儿科罢了,根本抵挡不了我的攻势!”腾老能够感应出来,自己布置出来的攻击阵法,肯定能够破解宁飞扬的防御。

    事情也正如腾老预料的方向发展,他布置出来的攻击阵法,可以说是相当猛烈,不断地蚕食宁飞扬布置出来的阵法,并且效果相当显著。

    “受死吧,混蛋家伙。”

    “华夏人,不开眼的东西,敢和我作对,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最后一击,受死吧。”

    腾老占据上风,面目变得狰狞了起来,整个人都被愤怒取代,开始朝着宁飞扬疯狂攻击。

    宁飞扬的脸色并不好看,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他布置出来的阵法,还是依靠个人的元气维持着,现在阵法受创,他的身体也遭到了创伤。

    轰!

    就在某一刻,宁飞扬的防御阵法全部被损坏,直接吐出了两口鲜血。

    “哈哈哈,现在,我看你还怎么防御。”腾老再次攻击,只是气势比之前弱了很多。

    嗖!

    让腾老感到猝不及防的是,就在他放松大意的时候,一股强悍霸道的气势陡然从地下冒了出来。

    这股气息相当寒冷,带着无比强大的气势,从他后面袭击而来。

    “糟糕,有人偷袭。”腾老哪里还顾得击杀宁飞扬,转而防御了起来。

    攻击阵法!

    腾老转过头去,再次被震惊住了,哪里来的攻击阵法啊?

    难道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第三名阵法师?

    铮!

    就在腾老失神之际,再次有攻击袭来,这次并不是阵法,而是手持长剑的宁飞扬。

    “声东击西?”腾老还没有反应过来,长剑就已经刺到了他的丹田位置。

    腾老扭过头去,瞪大了眼睛,说道:“你你怎么布置出来的阵法?”

    “嘿嘿,这还要得益于你,如果不是你,我哪里能够获得这么好的阵盘和阵旗呢?”宁飞扬笑着说道,“不要以为我布置出来的阵法弱,那是因为你布置出来一个阵法的时候,我已经布置出来两个。”

    两个?

    腾老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他好歹也是炼气期七层巅峰的高手,在战斗的时候布置出来一个阵法,已经相当勉强了,没行到对方居然布置出来两个。

    孰强孰弱,立判高下!

    “去死吧!”宁飞扬拧动宝剑,腾老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直接倒了下来。

    腾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内心充满了郁闷,如果不是得罪了宁飞扬,能够落到今天的下场吗?

    可惜,一切都晚了!

    宁飞扬长舒一口气,他能够击杀腾老,多多少少靠着运气,以及对腾老心里的把握。

    他的修为不高,刚才布置出来两个阵法,已经是非常勉强了,防御阵法几乎倾尽全力,攻击阵法不过是个幌子罢了,攻击力相当一般,的确是声东击西用的。

    如果腾老能够果断下手,直接摧毁防御阵法,然后转过头来对付宁飞扬,后者必然会落败。

    宁飞扬赌的就是腾老会被震惊住,出现短暂的失神,给他可趁之机。

    要说最为震撼的,莫过于吴钦了,他本以为宁飞扬会败在腾老的手下,谁知道剧情来了个大逆转,宁飞扬非但没有败,反而把腾老给击杀了。

    “吴钦,一直以来,都是你从中作梗,我必须要杀了你。”宁飞扬提起宝剑,朝着吴钦快步走来。

    “你你冷静点。”吴钦有些招架不住。

    宁飞扬再次开口说道:“哈哈哈哈,我冷静点?我能够把腾老那个混蛋给杀死,阵法师我都不怕,还怕你这个组长,今天我必须要把你给杀了。

    要不然的话,你回头把这件事禀告矿主,我岂不是要面临dà má烦了?”

    对,禀告矿主!

    宁飞扬击杀了腾老,就算不被杀死,至少也要被弄残,然后赶出腾矿!

    吴钦亲眼目睹宁飞扬杀了腾老,对这个家伙也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加上刚才的一番思想斗争,当即萌生了逃离的念头。

    他赶紧涌动元气,身体化为了掠影,一股脑地朝着矿脉飞去。

    宁飞扬看到对方离开,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无力地靠在了树上。

    “宁飞扬,宁飞扬”叶诗诗飞快地跑了过来,当看到宁飞扬还睁着眼睛,喜极而泣,挥动拳头朝他砸去,说道:“你没死,太好了,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哎呦喂,你轻点,我就是不死,恐怕也要被你给打死了啊!”宁飞扬疼得直咧嘴。

    叶诗诗看到宁飞扬痛苦的样子,脸色大变,再次开口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哈,我太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