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做局-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87章 做局

    消失了四年?

    敢与封家发生冲突?

    濮爷的推理能力极强,很快就抓住了这两个关键点,陷入了沉思。

    他身为京城地下势力的龙头,对于封家自然不陌生,封老爷子外出游历了不假,但是封永利还在呢,那个家伙也是炼气期八层修者。

    宁飞扬这个家伙,把封永利给打败了?

    濮爷丝毫不怀疑,如若不然,凭借封永利报复的性格,肯定不会轻易罢手的。

    众人也都盯着濮爷,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也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如此的丰富多彩。

    “濮爷,底下的人都等着您呢。”那名手下适时地提醒道。

    濮爷这才回过神来,继续讲解修炼之道,但是明显能够感觉出来,他已经不在状态了,讲出来的东西重复很多,而且没有丝毫营养。

    底下的人也不敢开口抱怨,只是情绪明显低落了不少。

    濮爷很快察觉到了,示意众人也都开口,大家一起交流,这才把气氛扭转过来。

    他自己却继续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宁飞扬得罪了他,尤其是把贵重的水晶球给击碎,他肯定不会轻易罢手的,但是拿捏不准主意,他也不敢贸然行动。

    “有了。”濮爷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锦囊妙计。

    与此同时,众人也都交流的差不多了。

    “各位,其实这次让大家来,除了普通的交流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濮爷站起来说道。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我发现了一个藏宝重地,里面有大量的宝贝,只要我们能够得到,修为必然会更进一步。”濮爷开口说道。

    藏宝地?

    那些修者听到这里,纷纷来了精神,他们手头的修炼资源极其有限,谁都想拥有更多的资源,如果真能找到藏宝地,那就发达了。

    不过,这些修者也只是短暂的精神,神色旋即变得黯淡了起来。

    毕竟,修炼资源十分珍贵,谁也不愿意共享,濮爷怎么会贸然告诉大家了。

    这其中必然有蹊跷。

    濮爷老谋深算,一下子就看出了众人的迟疑,开口说道:“可能大家会有怀疑,我在这里也不隐瞒,既然是藏宝重地,自然是有危险的,我之所以告诉大家,也是想让大家一起过去,齐心协力,共同挖掘宝藏!”

    这么一解释,众人心里释然。

    宁飞扬心里却在不停地琢磨,到底这个濮爷的话,有几分是可信的。

    他仔细分析了一番,觉得可能性非常大,但是对方显然没有那么好心,恐怕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对付他。

    “就算如此,我也要走一趟。”宁飞扬已经打定了主意。

    他虽然只是炼气期七层,但是战斗起来,丝毫不逊于炼气期八层,更何况还有阵法辅佐,即便无法杀死濮爷,至少可以自保。

    宁飞扬想到这里,心中便释然了,更何况,藏宝重地这种地方极为罕见,说不定真有什么好东西呢。

    濮爷接下来的话,印证了宁飞扬的猜想。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朋友一场,我肯定会带你们一起的。”濮爷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宁飞扬,笑着询问道,“不知道宁先生去不去?”

    “濮爷你们都去了,我当然也要过去了。”宁飞扬开口说道。

    濮爷暗自松了口气,他辛辛苦苦做局,甚至把藏宝的秘密都说了出来,如果再无法让宁飞扬上钩,那就亏大发了。

    紧接着,那些修者也没有什么心思交流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讨论宝贝之上。

    濮爷趁热打铁,详细地讲述了藏宝重地:“据说当年有一次战斗,三名筑基期高手,带着一百多名炼气期修者厮杀,那些炼气期修者,也都在六层以上。

    他们厮杀了三天三夜,天昏地暗,最后引发了雪崩,所有修者都没有幸免于难,自然包括那三名筑基期高手,他们手中的宝贝,也都掩埋在了雪崩之中。”

    三名筑基期高手啊?

    他们可是连一名筑基期高手都未见过,现在听说三名高手,心里非常震撼。

    “不知道濮爷从哪里听说这个传说的?”宁飞扬适时地问了一句。

    “宁先生,莫非你怀疑我?”濮爷有些不满地说道。

    宁飞扬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了,如果年代久远,这个藏宝重地可能被别人先挖掘了,我们即便涉险,也未必能找到宝贝吧?”

    众人点头,感觉宁飞扬说的有道理。

    “年代肯定很久了,不过我是从一本古籍上看到的,那本古籍是我从地下挖掘出来的,应该不会有人看到过。”濮爷回答道。

    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宁飞扬的身上,显然都想看看他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就肯定没问题了,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发?”宁飞扬开口询问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如果宁先生有时间,咱们现在就走都行。”濮爷颇为大方地说道。

    宁飞扬当即敲定,回答道:“今天已经很晚了,要不然咱们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出发。”

    “就按照宁先生所说,明天一早在这里会和,然后出发去藏宝重地。”濮爷开口说道。

    宁飞扬他们又商量了一会,这才四散离开。

    “宁大人,你真的准备去探宝?”石萱看到四下无人,这才开口询问了起来。

    “当然去了,为什么不呢?”宁飞扬回答道。

    石萱有些迟疑,道:“但是,我感觉濮爷好像要设计你,你把他的水晶球打碎了,而且还不给他面子,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想杀我,还没有那个能耐。”宁飞扬十分笃定地说道。

    石萱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开口询问道:“宁大人,可不可以带我一起过去?”

    “只要你愿意,当然可以跟着去了,我会尽可能保障你的安全,至于能不能找到宝贝,我就不敢打包票了。”宁飞扬开口说道。

    “不需要,不需要,只能要跟着宁大人就行了。”石萱不停地点头,欣喜若狂。

    宁飞扬继续往回走,刚刚上车,shǒu jī响了起来,拿出来之后,皱眉说道:“这个女人,怎么会打diàn hu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