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遭遇仇敌-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495章 遭遇仇敌

    众人也都觉得如此,宁飞扬多多少少有些夸大其词的味道,就连见多识广的濮爷都不清楚,他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啊。

    “大家继续出发,我感觉前面好像有珍贵的药材。”濮爷开口说道。

    这些人都来了精神,他们不由地加快了速度,那股药香的味道也越来越浓。

    “有宝贝。”不知道是谁率先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冲了上去。

    一大片草药,各种各样的都有,每一株的寿命都在三百年以上,甚至还有五百年的草药。

    这些修者好像发了疯似地,开始疯抢了起来,每个人的速度飞快。

    至少五百株的药材,一分钟不到,全被抢夺一空。

    修者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多多少少都有所收获。

    柳潇潇弄到了五株,全部收入囊中,脸上波澜不惊。

    石萱弄到了十株,快步来到了宁飞扬的面前,笑着说道:“宁大人,我获得了这么多,真是太爽了,对了,你刚才怎么没有动手?”

    “不值得!”宁飞扬淡淡地回应道。

    四周的修者都停止了讨论,目光落到了宁飞扬的身上,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了。

    他们疯抢的东西,到了宁飞扬的嘴里,居然成了一文不值的东西。

    太羞辱人了!

    “你的修为是比我们高点,但也不能这么讽刺人吧?”其中一名炼气期六层的修者说道。

    “我并没有讽刺你们,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的确没有什么用处。”宁飞扬淡淡地说道。

    炼气期六层的修者冷哼一声,说道:“你装什么清高啊,自己没有弄到药材,就在这里酸酸的,真是有意思!”

    “就是,这些都是数百年的灵草药,拿到外面,你知道能够换取多少修炼资源吗?”

    “对,这些都能够炼制丹药的,你根本不懂。”

    这些人纷纷讨伐,大有群起而攻之的态势。

    宁飞扬微微摇头,也不再解释,在这个世界上,炼丹师都非常罕见,更加不用说收买药材的人了。

    这些药材看似年份久,但里面蕴含的灵气极低,根本不足以用作丹药的炼制,这些东西也就忽悠一下外行人,骗取点华夏币罢了。

    宁飞扬对于金钱根本不在意,所以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根本没有用处。

    众人怀恨在心,觉得宁飞扬口出狂言,根本就是不懂装懂而已。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想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大家打起精神,谁也没有心思在谈论药材的事情了,虎视眈眈地望着四周。

    眨眼间,一行十几人就走了过来,为首的修者是一个女人,修为已经达到炼气期八层巅峰,与濮爷的修为不相上下。

    这帮人来势汹汹,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狰狞,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非常强,让人不寒而栗。

    “小威,是他们这帮人吗?”为首的女人沉声说道。

    “没错,就是那个家伙!”被唤作小威的男人,正是昨天在地下美食山庄包厢内,与宁飞扬交手的那个家伙。

    为首的女人上前一步,目光落到了宁飞扬的身上,开口说道:“站出来,把自己废了,我就饶了你的狗命!”

    濮爷等人摸不清楚状况,但是从对方的话中可以得知,他们似乎与宁飞扬有仇。

    这些人本来就看宁飞扬不爽,现在仇家追shàng mén来,他们心里反倒十分窃喜,双手环抱在胸前看戏。

    “混账东西,居然敢和我们司马家族作对,简直就是找死,我姐姐司马玲,可以轻松虐杀你。”司马威大摇大摆地说道。

    他昨天在宁飞扬的手下吃了亏,丢了面子,心里甭提多郁闷了,回到家里之后,便找到了姐姐司马玲,把情况详细地描述了一遍。

    司马玲当即派人出去打听,最后得知了宁飞扬一行人的住处,但是当赶往酒店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离开,便寻觅着来到了这里。

    “昨天还嫌被打的不够惨嘛,现在又要送上来被虐?”宁飞扬不屑地笑着说道。

    “少用这种激将法,没错,我是打不过你,但是我们家族的实力强悍,不是你能招惹的。”司马威开口说道,“姐,你看到了吗,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道歉的意思。”

    司马凤没有回答司马威,而是在人群之中扫视了起来,她发现这帮人居然都是修者,而且每个人的实力都不俗。

    尤为重要的是,濮爷的修为与她相当,如果真的战斗起来,恐怕自己这边的人也不好受。

    濮爷早就想除掉宁飞扬了,但苦于没有机会,眼下如果有人能够帮自己一把,何而乐不为。

    他看出了司马凤的迟疑,便推波助澜道:“宁先生,这是你自己招惹的麻烦,希望你自己搞定,不要连累大家。”

    “对,我们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刚好同行而已。”

    “你们尽管动手,我们绝对不会插手的。”

    这帮修者赶紧撇清关系,恨不得拔出wǔ qì,在他们之间划一条银河。

    司马威嘴角浮现出了笑意,开口说道:“嘿嘿嘿,看来你混的也不咋滴嘛,在关键时刻,没有人愿意出手帮你。”

    “小子,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今天你必死无疑。”司马玲换换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宁飞扬暗叫不妙,他倒是不怕司马凤,即便对方是炼气期八层巅峰修者,他凭借出色的速度和阵法,也能够巧妙脱身。

    他担心的是,濮爷这个老混蛋会在背后捅刀子,给他猝不及防的一击。

    宁飞扬的修为本来就处于弱势,如果对方再来个两面夹击,加上要估计石萱和柳潇潇,他肯定承受不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宁飞扬狂笑了起来。

    司马玲停了下来,反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傻。”宁飞扬一字一顿地说道。

    司马威提醒道:“姐,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咱们赶紧动手,然后离开这里。”

    司马玲倒是没有这么做,而是皱着眉头询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帮人当然希望你杀了我,然后你们离开,他们就可以独得宝贝了。”宁飞扬回答道,表情淡然,不显山不露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