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打赌-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章 打赌

    宁飞扬点了点头,说道:“以前跟别人学过几年中医,略懂针灸疗法,或许对柳老的病情有帮助。”

    柳潇潇打量了一下宁飞扬,心里有些拿捏不准。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医生也走了进来。

    “年轻人,你师出何门?”马主任开口询问道。

    宁飞扬不过是想和柳潇潇搞好关系,才想着把柳老医治好,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已,谁知道这个马主任居然如此认真。

    他也不是傻子,马主任既然这么问,肯定对中医圈子里的人了解,想要试探一下。

    “这个不方便说。”宁飞扬打起了马虎眼。

    “哼,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装医生,那还要我们干嘛?”马主任身后的一名年轻人站了出来,语气相当不善。

    宁飞扬看到了来人,不由地乐了起来,此人居然是周医生,这家伙换了身衣服,不过头上和胳膊上都缠上了纱布,脸色煞白,看起来非常狼狈。

    宁飞扬淡淡地说道:“我只是说略懂针灸之术,并没有装医生,也没有必要去装,这件事情的决策权在柳潇潇的手上,而不是你!”

    “马主任都说治不好,你还要试,不是逞能又是什么?”周医生依然不甘示弱。

    他在诊断室想要陷害宁飞扬,熟料被对方戏耍,惹得一身伤,而且还被宫方彬痛骂一顿。

    他简单包扎处理之后,就开始搜寻了起来,刚好在重症病房这边碰到了宁飞扬,而且听说对方要治病,自然不会错过羞辱对方的机会。

    “周医生,我劝你还是回炉重造吧,双氧水和浓硫酸都分不清,有资格教训我?”宁飞扬冷哼一声说道。

    周医生被戳痛了伤疤,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尤其是想到在诊断室之中的惨状,无明业火噌地升起,怂恿道:“马主任,这个家伙穿成这个样子,破破烂烂的,根本就是招摇撞骗,不能相信他。”

    “你倒是人模狗样的,但是办过人事儿吗?”宁飞扬回击道。

    “你我懒得跟你废话,我要报警把你抓起来。”周医生这就要掏出shǒu jī。

    “既然你说我无法治好,不如我们打个赌,假如我治好了,你给我十万块,反之我给你十万,如何?”宁飞扬开口说道,他现在是一毛钱都没有。

    既然这个家伙对他穷追不舍,他也要从对方身上捞点好处。

    宁飞扬使出这么一招激将法,也是不想把jǐng chá招过来,消失四年重新回来,被jǐng chá审问算是轻的,如果让科学怪蜀黍带回去切片,那可就麻烦了。

    “好,我答应你。”周医生当即应了下来,十万块顶他大半年的工资加奖金了,他也认定了宁飞扬傍上了柳潇潇这个富婆,手里肯定有钱。

    “年轻人,这里是医院,我们要为病人负责,不是你说治病就治病的。”马主任呵斥道。

    他对于宁飞扬的举动,也是相当不满,他刚才都说治不好了,这个家伙还大言不惭,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马主任,难道你们治不好,就要让柳老一直躺在这里?”宁飞扬看出了马主任的心思,针锋相对地说道。

    “你不管如何,就是不能治!”马主任冷哼一声,“我是医院的副主任,我有这个权利!”

    “马主任,我想尝试一下。”柳潇潇不愧是女强人,很快权衡利弊,做出了最佳判断。

    她非常清楚爷爷的情况,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她阅人无数,自认还是有些判断能力的,从宁飞扬的样子来看,应该不会信口开河的。

    马主任依然不想答应。

    柳潇潇再次开口说道:“宁飞扬是林主任的亲戚,应该不会胡来的。”

    林主任的亲戚?

    马主任听到这里,微微有些动容,他在医院之所以没有坐上正主任的位置,就是因为有林老的存在。

    他也一直找机会,想要把林主任弄走,奈何对方没有任何把柄可以抓住,这让他郁闷了很久,如果能够在这件事上做做文章,或许有戏!

    周医生趁机走上前去,附在马主任的耳边,低声说道:“马主任,这个家伙一看就是装出来的,肯定是想在女rén miàn前表现一下,恐怕也没有什么多大本事。

    既然他想出名,那咱们就成全他,等到他治不好,咱们就报警抓他,给他个教训!

    再说了,他是林主任的亲戚,如果出现差池,那岂不是给了咱们理由,到时候嘿嘿,马主任你就能换办公室了!”

    “既然潇潇答应了,那我也无话可说,潇潇,你在这张纸上签个名就行了。”马主任松了口,拿出了免责书,周医生最后一句话,的确打动了他。

    主任的位置,他可是觊觎很久了!

    众人还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宁飞扬的手中就多了几枚银针,快步朝着柳老走去。

    “等等,你还需要什么帮助吗?”柳潇潇看到这里,心里也有些打鼓。

    “如果我在施展银针的时候出汗,希望你帮我擦一下。”宁飞扬回答道。

    柳潇潇满脸黑线,真是个荒唐的要求。

    宁飞扬已经用元气给银针消毒,根本没有仔细看,二十公分的银针已经刺到了柳老的头部,在他的手指捻动之下,迅速向里面没入。

    一根。

    两根。

    三根。

    宁飞扬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短短半分钟之内,就下了十五根银针。

    嘶!

    不单单是柳潇潇震惊了,就连马主任也说不出话来,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周医生也是讶然,且不说宁飞扬有没有那个本事治好,能够如此娴熟运用银针,单凭这点,就堪比那些专业的老中医。

    宁飞扬没有理会他们的表情,他这一手炎火银针,足足修炼了数千年,融入身上的至阳之气,闭上眼睛也能施展出来。

    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轻轻地在银针上一一弹了起来,那些银针便开始晃动,每当银针要停下来,他都会在上面弹一下。

    治疗看似简单,其实他体内元气消耗严重!

    柳潇潇本以为宁飞扬之前是开玩笑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家伙的额头上,脸颊上,的确满是汗水。

    她为了爷爷的安危,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拿出湿巾帮他擦拭了起来。

    宁飞扬元气所剩无几,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柳潇潇的接触,让他汲取了不少至阴之气,体内又源源不断产生了元气。

    他在接下来的治疗中,变得轻松了很多。

    倒是马主任与周医生,额头上渗出了一层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