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玩死你-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05章 玩死你

    宁飞扬瞳孔散发出来的气息,强大中带着几分诡异,如果直视的话,会出现短暂的眩晕。

    这是何等的妖孽?

    所幸的是,这种感觉持续的时间很短,不过一秒钟而已,转瞬即逝。

    司马浩天回过神来,也就没有当回事,对方既然会布置阵法,恐怕是提前布置好了什么阵法,故弄玄虚而已。

    “小子,你害死了我儿子,你该当何罪?”司马浩天开口说道。

    “胡说八道,我们老大什么时候害死你儿子了,你儿子分明是蛟龙杀死的。”石萱站出来说道。

    司马玲站了出来,沉声说道:“少在这里狡辩,这个家伙精通阵法,明明能够战胜蛟龙,但是却迟迟不肯出手,非得等到我们动手之后,这才坐收渔翁之利。”

    “如果他能够及时出手,我弟弟也不会死于非命,这件事就怪他!”

    “真是可笑至极,简直就是狗屁逻辑。”石萱为宁飞扬鸣不平。

    司马玲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在地下美食山庄的时候,你们得罪了我弟弟,我会带着他跟着你们吗?更加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归根到底,这件事就要你们负责!”

    “那是你弟弟咎由自取,在包厢吃饭的时候,是他主动招惹我们的。”石萱说到这里,吐出四个字,“死有余辜!”

    “哈哈哈,反正现在你们被我们围堵了起来,死路一条,我要替我弟弟报仇。”司马玲拔出了wǔ qì。

    司马家族的人看到大xiǎo jiě出手,也都纷纷亮出wǔ qì,这就要动手战斗。

    司马浩天扬起了手,制止住了众人。

    “爸,你这是怎么回事?”司马玲困惑不解。

    “闭嘴,俗话说得好,多条朋友多条路,你懂什么。”司马浩天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之前我对宁先生你也有误会,但是仔细想想,完全没有必要,如果这么说的话,犬子的确是自找的。”

    宁飞扬嘴角微微动了下,并没有开口说话,他凭借直觉可以感应到,对方口是心非。

    司马玲急得红了眼,但没有父亲发话,也不敢胡乱造次。

    “不过嘛,宁先生,能够击杀蛟龙,也要亏了我们司马家,如果不适他们誓死战斗,你也无法轻易战胜蛟龙。”司马浩天说到这里,继续道,“所以,你要分我们一半寒冰莲花。”

    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宁飞扬就知道对方没有那么好心,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把所有的寒冰莲花叫出来,对方也不会放过他的。

    “可笑,你那点小心思,我还是可以猜出来的,忽悠别人还行,但是不要拿来骗我了,行不通。”宁飞扬冷笑着说道。

    司马浩天被戳穿,脸色微变,继续说道:“你当真不肯。”

    “要战斗就战斗,不然的话,我可走了,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宁飞扬撕破脸皮道。

    “你不过是炼气期七层……咦,你的修为,居然达到了炼气期八层?”司马浩天瞳孔急剧放大。

    司马玲等人也都瞪大了眼睛,在寒潭战斗蛟龙的时候,宁飞扬不过是炼气期七层而已,尽管是巅峰状态,但是想要进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

    最重要的是,宁飞扬是在跑路啊。

    在逃跑的过程中,还有心思修炼进阶,除了宁飞扬之外,恐怕也没谁了!

    “炼气期八层又如何,我现在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九层巅峰,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司马浩天很快回过神来。

    “如果战斗力按照修为排序,那这个世界上就不需要战斗了,见了面之后,谁的修为高,谁就是老大,很简单。”宁飞扬轻蔑地说道。

    司马浩天转过头去,开口说道:“难道不是这样?”

    “哈哈哈哈,那为何我能够战胜蛟龙,而你们就不行?”宁飞扬彰显出了无比强大的自信,“实力,是要通过战斗体现出来的,而不是你们嘴上说说。”

    司马浩天看到宁飞扬如此猖狂,内心的战斗力被激发了出来。

    “给我上,杀了这个嘴硬的家伙。”司马浩天下令道,“到了那个时候,寒冰莲花都是我的,你们什么都别想!”

    石萱这就要放下柳潇潇,加入到战斗之中。

    宁飞扬提醒道:“你不需要战斗,只管看好柳潇潇就行。”

    “可是,老大你一个人怎么能行呢?”石萱担忧地说道。

    “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宁飞扬开了个小玩笑,然后拿出了阵盘和阵旗,说道,“放心吧,我们根本不需要直接战斗,全身而退很轻松的。”

    石萱不解,但是下一秒钟,她感受到了宁飞扬的强大。

    只见宁飞扬挥动双手,阵盘和阵旗舞动,手中的灵石也在急速消耗,一个接着一个的阵法从空中落下,全部朝着司马家族落去。

    八荒**阵;

    天蚕防御阵;

    乾坤攻击阵。

    宁飞扬的灵魂之力已经达到了筑基期层次,修为也大幅提升,现在布置普通的一级阵法,信手拈来。

    他的脑海之中,存在的阵法很多,都是仙界使用过数万次的,早已经烂熟于胸了,根本不需像其他阵法师那样,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去修炼。

    司马浩天带着手下的人,士气高昂,但是交手之后,才发现对方的恐怖之处。

    “这个家伙,怎么那么厉害,随便出手就是阵法啊。”

    “这速度,即便是筑基期的阵法师,也不能这么快吧?”

    “最恐怖的是,他布置出来的阵法,各不相同,非常难以破解。”

    “完了,完了,怪不得这个家伙如此有自信,原来真的有本事。”

    司马家族的人誓死血战,但是诡异的阵法,让他们焦头烂额,尤其是宁飞扬如此恐怖的布阵速度,更是让他们没有了信心。

    很快,二十几个人,就已经死伤过半。

    “大家都给我打起精神,这些阵法并没有恐怖,扛住。”司马浩天鼓舞士气。

    这些人都是司马家族的精英,如果他们都被杀死了,司马家族必定元气大伤,别说重返港岛,重塑辉煌,即便是在华夏,恐怕也保不住地位了。

    可惜的是,大势并没有因为他的几句话而改变。

    司马家族的修者,大部分都是炼气期六层七层,哪里承受得住这些攻击,伤亡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