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打得你爬不起来-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14章 打得你爬不起来

    宁飞扬刚才一招打昏四名保安,小露一手,这些人已经被震撼住了,哪里还敢造次。

    尤其是那名měi nǚ接待员,面对宁飞扬这种凶煞的人,差点都要吓尿了,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呜呜,呜呜,呜呜……”那名小女孩也失声哭了起来。

    宁飞扬一阵头疼,现在让他面对炼气期巅峰高手,他都不会产生任何畏惧的心里,但是听到女孩子呜呜的哭声,就完全忍受不住了。

    “别哭,千万别哭,我不是坏人。”

    “你看着我的脸,我长得那么帅,怎么可能是坏人。”

    那名小女孩捂着眼睛的手移开,露出了些许缝隙,哭声果然减弱了不少。

    宁飞扬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这张脸还是挺管用的嘛,至少在小女生的面前, 还是具有一定的杀伤力。

    可是,下一秒钟,小女孩再次哭了,而且哭声更大,更惨!

    宁飞扬那叫一个郁闷啊,哥们长得那么帅,怎么还能吓哭人啊。

    “别哭了,如果我是坏人的话,会打他们吗?”宁飞扬提高了嗓音。

    那名小女孩或许被吓到了,停止了哭泣,只是身体哆哆嗦嗦的哽咽。

    “你是不是被她们强迫到这里来的?”宁飞扬开口询问道。

    “我叫仲一妃,我是被她们骗进来的,呜呜呜……”女孩子继续哭着说道,“我当时准备去县城打工,但是那些人嫌弃我年龄小,不愿意要我。”

    “我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了几个妇女,她们说可以带我找到工作,而且工资丰厚,我就跟着她们走了,谁知道……”

    尽管仲一妃描述的断断续续,但是宁飞扬却听出了大致的意思,对于这帮人就更加痛恨了。

    五分钟之后,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měi nǚ接待员首先推开了房门,紧接着走进来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此人穿着睡衣,好像还没有睡醒一样。

    “刚才是谁闹事?”中年人揉了揉眼睛说道。

    “宽爷,是他。”měi nǚ接待员继续说道,“他一拳把四名保安都打昏过去了。”

    嘶!

    被唤作宽爷的年轻人听到这里,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狠狠地瞪了měi nǚ接待员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你**的怎么不说清楚啊。

    měi nǚ接待员装作没有看到,没办法,她如果把对方说的太厉害,宽爷说不定就不下来了,到时候倒霉的还是她。

    “这位兄弟,怎么个意思?”宽爷满脸的横肉,挤出了一丝笑意。

    “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不惯你这地方。”宁飞扬没好气地说道。

    仲一妃看到宽爷和měi nǚ接待员进来,犹如受了惊吓的小兔子,直接往宁飞扬的身后钻,不敢说话。

    宽爷看到了这一幕,笑着说道:“兄弟,如果你看上了这个小姑娘,随便玩,我不收钱。”

    “我纯粹看不惯你这场子。”宁飞扬淡淡地说道。

    宽爷咬了咬牙,继续赔笑说道:“要不然这样吧,兄弟,这个小姑娘你带走,我二话不说,给你赔礼道歉,怎么样?”

    他身为生意人,知道京城这个地方藏龙卧虎,高手如云,指不定就会得罪哪尊大神呢。

    所以,宽爷奉行的准则就是,宁可赔点钱,也不愿意得罪人,这也是他生意能够长久做下来的原因。

    可惜的是,他今天遇到了宁飞扬。

    “我说了,纯粹看不惯你,你干这种丧心病狂的勾当,危害社会,罪该当死!”宁飞扬的言辞变得激动了起来,再次补充道,“你现在自废双腿,把这个地方转给我,我饶你一命!”

    宽爷听到这里,脸色大变,用低沉的声音询问道:“看来,你是找茬的喽?”

    “随便你怎么想,如果你不是猪脑子的话,刚才的话应该记住了。”宁飞扬开口说道。

    “你以为我是好惹的?”宽爷面色也变得阴狠了许多。

    宁飞扬再次开口说道:“我现在给你机会,让你自废双腿,如果你不识抬举,我不介意给阎王送一条小鬼。”

    他说到这里,猛地伸出拳头,对着墙壁打了起来。

    轰隆!

    二十公分厚的墙壁,硬生生地被砸出来一个洞,如果单单砸出来一个洞,那倒也就罢了,关键是那个洞非常圆润,如同机器开凿出来的一样。

    这份功力,可就不是寻常人能够媲美的了。

    宽爷吓得直冒冷汗,他把手放进口袋里,悄悄地拿出了shǒu jī,这就准备叫人。

    啪!

    宁飞扬直接抓住了桌旁的杯子,狠狠地朝着宽爷的手砸去,力道之大,十分凶残。

    “啊!”宽爷惨叫一声,shǒu jī跌落在地,反观右手,早已经鲜血淋漓。

    “再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宁飞扬开口说道,“要么死,要么把自己的双腿打断。”

    宽爷这下慌乱了,他从宁飞扬的身上,可以清楚地感应到浓烈的杀气。

    他环视一圈,目光落到了花瓶之上,拿起来递给了měi nǚ接待员,咬着牙说道:“把我的双腿打断。”

    měi nǚ接待员花容失色,连连摇头,她哪里敢这么做啊。

    宽爷毫不留情地甩给了对方一个耳光,开口说道:“臭婊子,让你砸你就砸,如果不动手的话,我把你的腿给砸了。”

    咔嚓,咔嚓!

    měi nǚ接待员当然不敢忤逆,为了保住自己的双腿,不得不把宽爷的腿给砸了。

    她砸过之后,拔腿就跑,恐怕从此也不敢出现在京城了。

    “带着你的人,滚蛋。”宁飞扬让宽爷签订了相关合同,然后站了起来,又给了对方一脚,把他踢飞了出去。

    外面尖叫声连连,不管是顾客还是女人,一溜烟地跑开了。

    宁飞扬不用想也知道,这帮人肯定跑得干干净净,然后目光落到了仲一妃的身上。

    “你还不走?”宁飞扬低声询问道。

    仲一妃摇了摇头。

    “不怕我把你给卖了?”宁飞扬再次开口询问道。

    “不会的,你是好人。”仲一妃坚定地说道。

    宁飞扬摆了摆手,说道:“你走吧,赶紧回家,如果没钱的话,就到外面的柜台去拿,那帮保命的家伙,领钱肯定舍不得带走,足够你用一阵子了。”

    “我不走,你的力量强大,我想跟你学武!”仲一妃紧攥着拳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