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神物-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17章 神物

    祖传宝贝?

    宁飞扬微微怔了一下,他刚才也听到了,宽爷之所以能够把常青叫过来,完全是因为他的承诺,说是要把祖传的宝贝给常青。

    难道说,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真的有什么宝贝不成?

    砰!

    不等宁飞扬发话,常青就已经动手,大耳刮子直接甩到了常青的脸上。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宁老大说不愿意见到你,你必死无疑,还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常青暴喝一声。

    “可是,可是……”宽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要怪就怪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他刚才大放厥词,说是要杀了宁飞扬,而对方如此厉害,肯定要报仇的。

    常青再次厉声说道:“至于你宽家的祖传之物,当然要孝敬宁老大了。”

    “我认了,我可以去死,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保证我家里人衣食无忧,他们是无辜的,他们也不知道我做的事什么生意。”宽爷低着头说道。

    宽爷家里人只知道他在京城做生意,而且生意做得非常大,但至于是什么,从来都没有说过。

    “好,我答应你,现在,把宝贝取出来。”宁飞扬答应道。

    他不会放过坏人,但从来也不滥杀无辜,这就是他的准则!

    “还不赶紧谢谢宁老大?”常青又给了宽爷一个响亮的耳光。

    “多谢宁老大。”宽爷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示意众人打开地下密室。

    宁飞扬之前还真没有注意到,这里居然要有地下室,而且地下室入口非常隐蔽,还模模糊糊有阵法的笼罩。

    “怪不得之前没有察觉到,没想到连我都给骗过去了。”宁飞扬有些诧异。

    居然还有阵法笼罩?

    这更加出乎他的预料了,看来这个宽家,还真有点本事呢。

    “我也下去看看。”宁飞扬开口说道。

    宽爷被人抬着往下走,临行的时候,开口说道:“我祖上也是做中医的,而且还真有本事呢,但是越往下传,就越是没落了,到了我父亲那一辈,还能做点生意。”

    “可惜的是,西医横行,我们中医根本走投无路,我也只能稍微调整一下,改成了中医理疗馆。”

    “呸,净找理由!”宁飞扬没好气地说道,“中医不是没落了,而是你不求上进!”

    宽爷本想打打悲情牌的,没想到一下子被对方给识破了,只能闭上了嘴巴。

    宁飞扬嘴上这么说,但听到他说祖chuán shì家,心里又多了几分期待。

    “我警告你,在宁老大的面前,说话要老实点,要真诚,不然的话,我分分钟杀了你。”常青觉得威胁不够,改口道,“不对,是杀你全家。”

    宽爷哪里还敢造次,也不敢多说话了,老老实实地带着他们走进了地下室。

    常青考虑的非常周到,当即从储物袋拿出十几把手电,交给背后的光头大汉,叮嘱道:“打开灯。”

    十六把强光手电开启,把这里照射的灯火通明,十分刺眼。

    仲一妃感觉有些阴森恐怖,距离宁飞扬只是半步之遥,越是往下,就越是担心,只能用手揽住了宁飞扬的胳膊。

    宁飞扬察觉到强烈的寒气袭来,也就没有拒绝,阴阳交汇,这种自然而然地修炼,能更快地提升修为!

    他早已经用神识扫视了起来,看到空地广场之上,居然放在一口大鼎。

    这口鼎至少有三米多高,长度两米有余,宽度也达到了一米,上面雕刻了八条龙,这些龙栩栩如生,每一个都张开了嘴,对准了鼎的下方。

    “大叔,这是什么,看上去好恐怖啊?”仲一妃开口说道。

    她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内心已经安稳多了,一来抓着宁飞扬,而来体内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元气。

    修者无谓小鬼,心中自然神明!

    仲一妃只是感觉恐怖罢了,胆子却放开了不少。

    “这是药鼎,炼制丹药的。”宁飞扬回应道。

    他上前走去,感受到了这口药鼎的气息,果然亘古,至少有数千年之久。

    并且,这口药鼎至少达到了灵器的级别!

    宁飞扬有些心驰神往,他之前也有药鼎不假,但级别太低太低,紧紧炼制了数十炉丹药,就已经残破不堪,随时都有崩裂的风险。

    他一直渴望有一口上好的药鼎,最好是达到灵器级别的,没想到还真让他给碰上了。

    “宁老大果然好眼力,这就是我们宽家祖传的宝贝,只是我不会用,所以一直搁浅在地下室。”宽爷说道这里,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狡黠,

    “这口药鼎绝对是神物级别的,也就宁老大这种高手,才配得上这种药鼎,别人根本就不够资格,还请宁老大笑纳!”

    如果是寻常人,看到这种宝贝,然后又听到一顿溜须拍马,恐怕早已经得意忘形了,说不定分分钟就会冲上前去。

    但是宁飞扬不是这样,他依然保持着冷静,纹丝不动。

    常青也有些纳闷,他眼神里散发着光泽,开口说道:“宁老大,我也查探了一下,这口药鼎果然不是俗物,相当不错,你还是赶紧收下来吧。”

    他不知道宁飞扬会炼制丹药,但是不管是谁,遇到了宝贝,肯定要先拿下来的。

    “我当然要收下来了。”宁飞扬沉默了片刻,手持阵盘和阵旗,快步向前走去。

    噗嗤,噗嗤!

    他快速挥动了几下,药鼎上的光泽很快被抹去,他滴血认主,药鼎迅速变小,放在手中把玩了一番,然后放进了储物袋。

    “这……这怎么可能?”宽爷瞳孔急剧放大。

    “怎么?”宁飞扬回过头去,质问道,“是不是很奇怪,这口药鼎上的机关,怎么没有伤到我?”

    “不是,当然不是,药鼎上哪里有机关,我并不清楚,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宽爷摇头否认道。

    “还在这里装蒜,本来我念及你给我那么贵重的宝物,还考虑饶你一命呢,没想到你却图谋不轨,想让我殒命与此。”宁飞扬杀气顿起,说道,“常青,把他带出去,以后不要再害人了。”

    常青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宁老大,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居然把暗藏的机关都看透了。

    “是!”常青挥动手臂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