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挤兑-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33章 挤兑

    新贵?

    这个词貌似是夸奖之意,但是从葛磊嘴里说出来,味道就变了,好像带着冷嘲讽的味道。

    这也并不奇怪,宁飞扬进来之前,刻意压制了自己的修为,控制在炼气期六层,别人看不上也就正常了。

    宁飞扬猜得并不错,葛磊也听说了濮爷被杀,京城地下势力易主的时候,当时还表现了强烈的震撼,但是打听之后,才发现是个年轻人给控制的。

    并且,地下势力大部分的修者,都已经离开了。

    也就是说,此时的地下势力,与以往的完全不同,实力更是一落千丈。

    葛磊看到宁飞扬过来,第一时间用神识扫视,当查探到了对方个修为,就更是这种感觉,所以才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样子。

    “让葛大人见笑了,还是你厉害,举办了这么一个盛大的宴会,不是我能比得上的。”宁飞扬淡淡地说道,他根本没有攀比的意思。

    “嗯,你们自己看看吧,我就不招呼你们了。”葛磊转身离开。

    石萱看到对方离开,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没好气地说道:“这个混蛋家伙,真是太放肆了,见到老大你,居然还这么嚣张。”

    “没什么,我压制了修为,他瞧不上我正常。”宁飞扬就是想要低调行事,又哪里会在乎这些啊。

    “真是气死了,这个家伙才炼气期八层而已,你一巴掌都能把他给拍死。”石萱心里还是有不小的怒火。

    宁飞扬只是笑了笑,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但,事情与他想象的似乎有点差别,在这种地方,并不是他想低调就能低调的,他不和别人计较,奈何那些人如同苍蝇一样嗡嗡响,一直在他的耳旁转悠。

    “这就是宁大人啊,杀死濮爷的那个,真是‘厉害’啊。”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真以为弄了个虚名,就成为地下势力的老大了?”

    “呵呵,现在这个年代,真是太搞笑了,大家都是修者,凭借的是个人实力,居然还有人自以为是。”

    他们在心中猜测了起来,恐怕是濮爷外出的时候遭遇到了不测,又或者是宁飞扬动用了什么阴险的手段,这才夺得了地下势力的位置。

    这帮人想到这里,变得肆无忌惮了,他们惧怕当时的濮爷,但是面对这个年轻人,丝毫没有畏惧的意思。

    仿佛奚落几句,能够报当年濮爷羞辱他们之仇似的。

    从始至终,宁飞扬都闭嘴不言,自动屏蔽了这些话。

    哗啦。

    宁飞扬正在闭目养神的时候,一杯水直接浇了过来,虽然没有弄到他的衣服上,但是却脏了鞋子。

    “坐在这里还挺悠闲的,真把自己当成了大爷了。”其中一名年轻人走了过来,不怀好意地说道,“在这个地方,不要太嚣张,炼气期六层而已,还想控制地下势力,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众人都来了兴致,纷纷过来围观。

    这名年轻人叫巴杰,是一名散修,而且是散修之中的败类。

    一般来说,当踏入修炼者法门之后,基本上就不会参与红尘俗世了,这个巴杰则不然,他经常出没红尘,强抢民女,为非作歹,做一些天理难容的事情。

    这家伙尤为欺软怕硬,以前濮爷在世的时候,这个家伙各种巴结,但仍然遭白眼。

    巴杰得知濮爷殒命,心里甭提多兴奋了,尤其是得知有人接了濮爷的位置,便出来奚落。

    “你干什么,过分了。”石萱忍不住站了出来。

    “我就过分了,怎么着?”巴杰洋洋得意地说道。

    石萱面色一沉,赶紧说道:“赶紧给我老大道歉。”

    “道歉?真是开玩笑,我巴杰向来只对强者臣服,你们这些阿猫阿狗,也配让我道歉?”巴杰呸了一声。

    那些围观的修者,也都笑出声来。

    “这家伙不是当了地下势力的老大嘛,怎么一点派头都没有。”

    “就是,还让手下出头,如果是我,早找堵墙撞死算了。”

    “回头咱们把他给干掉,也搞个地下势力的老大当当,岂不美滋滋?”

    这些人越说越离谱,反正在他们眼里,宁飞扬是绝对不会反抗的,所以也就更加肆无忌惮。

    石萱还想开口说话,但是被宁飞扬的眼神给制止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宁飞扬开口说道。

    “我叫巴杰,怎么了?”巴杰怒视宁飞扬,其中还带着几分戏谑的味道。

    宁飞扬同样盯着巴杰,淡淡地说道:“把我鞋子上的东西舔干净,我饶你不死。”

    “你……”巴杰刚要发飙,但是目光随即呆滞了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地,乖乖地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情况?

    围观的那些人,都等着巴杰发飙,甚至于宁飞扬展开战斗呢,怎么突然哑火了呢?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巴杰慢慢地俯下身子,最后跪在了宁飞扬的面前。

    这还不止,巴杰小心翼翼地端着宁飞扬的脚,在脏兮兮的鞋子上舔了起来,那模样甭提多认真了,好像并不是在舔皮鞋,而是啃骨头一样。

    这个巴杰,是不是疯了啊!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难道说,巴杰知道这个小子厉害?”

    “不可能啊,刚才根本都没有交手,怎么就突然哑火了,太不科学了。”

    “巴杰,巴杰,停下来,你干什么呢你。”

    不管那些围观的修者怎么说,巴杰好像着了魔一样,继续舔舐着宁飞扬的皮鞋,很快变得油光锃亮。

    “滚蛋吧。”宁飞扬一脚把对方给踢开了。

    巴杰翻滚了好几圈,这才停在了二十米开外的地方。

    “老大,这……这……”石萱有些难以想象。

    “没办法,高手的魅力嘛,总是无穷的。”宁飞扬臭美了一句,并没有揭秘是武技瞳灭的功劳。

    他现在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九层,魂力更为雄浑,对付巴杰这种炼气期六层的小家伙,又何须大打出手呢,只要一个眼神,对方就会臣服。

    全场哗然。

    巴杰躺在草地上,这才清醒过来,猛地甩了甩脑袋,好像做梦一样,嘴里全部都是污泥,但是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全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