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砸场子的?-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45章 砸场子的?

    宁飞扬把那股闪亮的雷电吞服进去,迅速盘腿坐下,开始修炼了起来。

    石萱很快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这就走到了门口,默默地帮助宁飞扬护法,让他安心地修炼。

    半个小时过去了,宁飞扬纹丝不动。

    一个小时过去了,宁飞扬依然没有起来的意思。

    越来越久的时间流逝,但是宁飞扬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也看不来修炼到何种程度了。

    石萱压制住心中的好奇,默默地等待,一天一夜之后,宁飞扬才睁开了眼睛。

    “老大。”石萱紧张地询问道,“刚才吓死我了,你怎么修炼了那么长时间?”

    “得到了点好东西,消化起来当然难了。”宁飞扬笑着说道。

    石萱继续追问道:“老大,那是什么东西啊?”

    “你看。”宁飞扬说完之后,手臂猛地甩动。

    一股狂暴的雷电之力从丹田处涌来,从经脉中迅速流动,直接到了手指顶端,然后嗖地释放了出去。

    砰!

    石萱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强大的力量就已经轰击到了钢板做成的门上,至少半米厚的钢板,硬生生地被打出了一个洞。

    “这得多大的力量啊!”石萱不可思议地说道。

    她刚才尝试着推门,知道这扇门的坚硬程度,里面还蕴含了大量的稀有材质,比单纯的钢板强硬十倍之多。

    “老大,你刚才吸收的是什么,我看有点像雷电啊。”石萱继续追问道。

    “没错,就是雷电。”宁飞扬解释说道,“刚才的那块石头,见证了雷电本源,恰好存储到了里面,这种罕见的宝贝,没想到却让葛磊得到了。”

    石萱听得云里雾里,也没有细问,反正知道那种东西很厉害就是了。

    宁飞扬心中激动不已,这可是雷电本源的力量啊,相传雷电本源总共有十缕,集齐之后,可以毁天灭地,威力之大,难以想象。

    “纵是雷神那个混蛋,也才集齐了四缕雷电本源而已,当初他造谣,说天地间的雷电本源只有四缕了,根本不可能存在其它的。”宁飞扬在心中说道。

    除了雷神之外,根本没有人再找到雷电本源,数千年的时间,大家也就信以为真了。

    “哈哈哈哈,看来,天地之间还存在雷电本源,如果我找到更多,而且修炼雷电的武技,岂不是秒杀雷神?”宁飞扬想到这里,更加激动了。

    他一直惦记着雷神联合众人,把他从仙界打下来的场景,这个仇不能不报!

    “咱们走吧。”宁飞扬想要报仇不假,但是现在距离巅峰还远着呢,根本不可能对抗雷神。

    二人先后离开了庄园,这里往日熙熙攘攘,现在却无比冷清。

    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葛磊被杀,树倒猢狲散,所有人都跑路了。

    “你把温刚炼制的丹药带给他,还有部分我们购买的丹药,拿回去奖励给部分修者,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宁飞扬吩咐道。

    “是,老大,那帮修者如果能够得到好处,以后肯定会对你更加毕恭毕敬的。”石萱开口说道。

    宁飞扬微微点头,先把石萱送到了地下势力大本营,然后才返回中医馆。

    他来到门口,看到中医馆之内灯火通明,外面也围了不少人,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他制定的规矩来算,中医馆早就应该下班了,而现在那么多人,莫非出现了什么麻烦?

    “啧啧啧,这个中医馆本来还不错,没想到居然出了这事。”

    “哎,真是可惜了,我看这家中医馆也开不下去了。”

    “可不是嘛,本来是惠民的,都怪那个年轻人,肯定是故意的。”

    宁飞扬没有心思细问,直接推门进入,还没有开口询问,就听到了吵吵嚷嚷的声音。

    “你们这是什么中医馆,我身上的毛病,你们怎么看不好啊?”一名中年人暴跳如雷。

    这名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长得温文尔雅,按理来说不应该表现出这种暴躁的样子。

    “安文先生,我们的医生应尽力了,没有达到你的要求,也是正常情况。”仲一妃解释说道,“要不然你先等一下,等我老大回来了,就可以帮你治疗了。”

    “我不管,赶紧让你们老大回来。”安文再次提高了嗓音。

    仲一妃开口说道:“你先冷静下来,我们本来已经下班了,破例为你治病,已经算是额外给你面子了。”

    “我是病人,你们是医院,替我治病是应该的,如果你们不把我的病治好,我让你们医院办不下去。”安文扬言道。

    仲一妃张了张嘴,气得脸通红,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余的老中医,年龄都大了,更是无理争辩,不知所措。

    宁飞扬暗中观察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敢情这名年轻人是医闹啊,而且是无理取闹那种类型的。

    “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们中医馆办不下去的。”宁飞扬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老大。”

    “宁神医。”

    仲一妃和老中医看到宁飞扬回来,悬着的心都落了下来,好像找到了主心骨。

    “你就是主治医生?”安文开口询问道,目光中带着询问。

    他本以为主治医师应该是个老头,再不济也是中年人,没想到宁飞扬如此年轻。

    “没错,就是我,现在你可以滚了。”宁飞扬摆手说道。

    “你什么意思?”安文反问道。

    宁飞扬淡淡地说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滚蛋。”

    他的声音犹如惊雷,在安文耳旁响起,把他的耳膜几乎都震碎了。

    安文心里哆嗦了一下,但依然鼓足了勇气,开口说道:“你凭什么赶走我,你们开办医院,就是要为病人看病的,你这么做违反医德?”

    “医德?”宁飞扬冷笑道,“我的医德,只给懂得尊重别人的人,而你,根本不懂得尊重别人!”

    “你刚才也说了,这里是我的医馆,我有权决定给谁看病。”

    “别人来可以,但是你,我不会答应的,现在,立马,给我滚蛋!”

    宁飞扬的声音铿锵有力,其中蕴含着元气,每一声都直刺安文的灵魂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