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滚出去-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46章 滚出去

    安文身体忍不住哆嗦了起来,但还是没有被吓倒,依然坚定地站着。

    “主治医师,我错了,我不该对你们这样。”安文诚心地说道,“我道歉,我认错。”

    “难道你听不懂人话吗?”宁飞扬上前走了一步。

    安文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

    宁飞扬再次开口说道:“我说,让你滚!”

    这一声蕴含着极强的元气,狂暴的冲击力全部聚集到了安文的身上,几乎把他的五脏六腑都冲散了,他的身体撞击到了门上,发出轰然的炸裂声。

    安文翻滚了十几米,吐了好几口鲜血,这才堪堪停了下来。

    “哇,这是什么情况啊,太猛了吧。”

    “肯定是宁神医回来了,这个医生非常有个性。”

    “真的是超级厉害啊,就一个字,服!”

    围观的人看到这里,不免热血沸腾,他们大部分人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件事分明就是安文不对,身为病人,还在这里牛气哄哄的,太过分了。

    “老大,你这么做固然解气,但对方是个病人啊。”仲一妃开口说道。

    “关我屁事。”宁飞扬冷哼一声说道,“在我这里,就要遵守我的规矩,看我的心情。”

    倒是那几名老中医,脸上闪现出喜悦之色。

    “我们年轻的时候,医生和患者还能和谐相处,但是到了后来,医患关系就比较紧张了,有些患者觉得医院碍于舆论压力,肯定会偏向他们那边,更加肆无忌惮。”

    “是,对于这种人,就要好好教训,只是以前在公立医院,加上有工作,不敢乱来。”

    “呵呵,跟了宁神医,果然不一样,解气啊,我今天必须要多喝一杯。”

    他们不是蛇蝎心肠的人,奈何安文太过分了,这让他们相当恼火,同仇敌忾!

    “行了,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地盘,那些不遵守医院规则的人,不尊重我们的人,一概不医治,尽早让他们滚蛋。”宁飞扬补充了一句,“回头我会调集多一些人手,过来帮助你们。”

    林老纷纷点头,总算是跟对了人,本来给病人治病,就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哪里还需要再看别人眼色啊。

    画风完全不对!

    宁飞扬说到这里,直接给石萱打了个diàn huà,让她暗中派两个人盯着,如果有人过来闹事,而他又不在的话,及时出面解决。

    这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石萱挂断了diàn huà,当即安排人手,二十四小时守护中医馆。

    “行了,赶紧关门吧,我给你们上课。”宁飞扬开口说道。

    那些老中医相当兴奋,赶紧跑到了会议室,犹如小学生一样,认真地听讲了起来。

    十分钟的时间,足够他们消化一整天的了。

    仲一妃看到宁飞扬下课,快步走上前去,开口说道:“老大,那个叫安文的家伙,还在外面呢。”

    “随便他。”宁飞扬不以为然。

    “而且,他还是跪着的。”仲一妃强调说道。

    哦?

    宁飞扬微微有些诧异,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老大,我刚才说话,你有没有听到啊?”仲一妃继续追问道。

    “当然听到了。”宁飞扬回答道。

    仲一妃再次开了口:“哪不对劲啊,你为什么如此淡定?”

    “跪下就跪下呗,别说是区区一个凡人,就算是天上的仙人跪在我的面前,我也是这样。”宁飞扬随意地说道。

    吹牛!

    仲一妃撇了撇嘴,然后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宁飞扬把仲一妃的表情看在眼里,但是什么也没说,他根本不需要对方理解。

    更何况,他刚才的那番话,不管是谁听到,肯定都会以为他是在吹牛。

    宁飞扬钻进自己布置好的洞天福地,开始努力认真地修炼起来,这可是个好地方,自然不能浪费了。

    相比较其它地方,在这里修行一个晚上,相当于其它地方至少一个月的时间。

    这种修炼的效率,可不是普通地方能够相比的。

    一夜无话。

    咚咚咚……

    宁飞扬刚刚收敛起息,就听到了外面急促的敲门声。

    “有事?”宁飞扬看到来人是仲一妃,微微皱眉。

    他布置好了洞天福地,聘请了这么多的中医,为的就是潜心修炼,不被外界的俗世打扰。

    现在可倒好,仲一妃这个小丫头,三番四次的过来打扰,他心里自然不痛快。

    仲一妃也察觉到了宁飞扬身上的气息,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老大,只是,安文那个家伙,还在下面呢。”

    “我说过了,不用管他。”宁飞扬有些恼火。

    “可是,他把叔叔阿姨也叫来了。”仲一妃补充道。

    宁飞扬眉头微皱,神识扫视了起来,发现父母果然也在楼下,不由地叹了口气。

    父母心肠太软,肯定是安文找到他们,又说了什么煽情的话,这才让父母过来。

    “走,下去看看。”宁飞扬开口说道,他如果不下去,父母肯定马上就会上来。

    仲一妃跟在后面,再次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在心中暗暗想到:“原来老大怕父母啊,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只要让二老出面,比说什么都管用啊。”

    宁飞扬如果知道仲一妃的想法,肯定会狠狠地训斥她一顿的,自己的这个命门,可不能告诉别人,不然就麻烦了。

    “飞扬,你下来的正好,我们刚要上去找你呢。”马素梅开口说道。

    “是啊,我听说你晚上都没有回去,太辛苦了,开医馆固然重要,但是身体同样重要啊,不能不管不问。”宁新远心疼自己的儿子。

    宁飞扬叹了口气,回答道:“没办法,中医馆刚开业,本来就有很多琐碎麻烦的事情,但是偏偏有一些不开眼的人,还过来捣乱,让我们的工作更加麻烦。”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目光一直在安文身上游走,说谁的不言而喻。

    安文低着头不说话,犹如霜打的茄子,俨然没有昨天的嚣张气焰了。

    “你这孩子,不要冤枉人,安文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马素梅帮忙解释说道:“你听我给你说,事情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