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谁说都不管用-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47章 谁说都不管用

    宁飞扬看到妈妈说的兴高采烈,也不好意思打断,只能认真地听了起来。

    这个故事比电视剧上的还要狗血。

    安文的父亲安良患了一种怪病,走遍华夏山川,访遍名医,但是都没有办法治疗。

    随之时间的继续,安良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现在已经下不了床,奄奄一息。

    安文本来都不抱希望了,家里也给安良准备后事了,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到了一个消息,说是京城新开办了一家中医馆,主治医师非常厉害,绝对是神医。

    他虽然不相信,但仍旧抱着一线希望,来到了这家中医馆。

    安文不知道他们的医术,便wěi zhuāng自己生病了,装作非常痛苦的样子,让这些医生检查,借此来试探这些医生的医术。

    结果可想而知,林老等人,根本检查不出来病情。

    安文并没有罢休,嚷嚷着要见主治医生,也就是宁飞扬,测试他的真实本领。

    结果,就出现了宁飞扬让他滚蛋的一幕。

    安文也没有想到,宁飞扬居然如此强势,而且言语之中,蕴含着强大的气场,这让他更加坚定了找对人的想法。

    此人绝对不俗!

    安文来强硬的不行,便剑走偏锋,走煽情路线,在外面跪了下来,而且一跪就是一夜。

    很显然,他的策略出现了严重的失误,宁飞扬根本不吃这一套,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安文有些绝望,但早晨又接到了diàn huà,说父亲再次犯病,让他赶紧回家,恐怕撑不过今天。

    “宁神医,我父亲真的是不行了,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绝对不会麻烦叔叔阿姨。”安文声情并茂地说道。

    “你父亲怎么样,不管我的事情,你赶紧走吧,我不会医治你们的。”宁飞扬再次拒绝道。

    噗通。

    安文再次跪了下来,不停地磕着响头,额头上都渗出了血迹。

    马素梅是个软心肠的人,看到安文这个样子,赶紧拉着宁飞扬的手说道:“儿子,你看看,安文这孩子都这样了,你就念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答应他吧。”

    “是啊,飞扬,我能理解这种感受。”宁新远也劝说道。

    宁飞扬相当无奈,父母就是心肠太软了,别人说这些悲情的故事,他们就会同情别人。

    当然了,这倒不是说宁飞扬铁石心肠,如果刚开始安心表现的老实点,恭恭敬敬的求救,他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

    但是现在,宁飞扬根本不会理会这种人的,试探他,这是对他的侮辱。

    “那好,我答应了,你们回去吧。”宁飞扬开口说道。

    马素梅和宁新远看到宁飞扬答应,终于笑出声来,然后夸奖了他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安文的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了下来,连声道谢。

    “我们走吧。”宁飞扬开口说道,“一妃,你叫一辆车子。”

    “不用了,我开车子了。”安文开口说道。

    宁飞扬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各自乘坐各自的车子。”

    安文心里有疑问,但是也不敢忤逆宁飞扬的意思,只能照办。

    中医馆开办之后,宁飞扬就给了仲一妃足够的资金,让她安排各种事宜,采购车子就在其中之列。

    当然了,仲一妃采购的只是普通的宝马三系,在京城这个地方,还算是低调,因为这种车子,满大街都是,算是街车了,相比较安文的x6,根本不值得一提。

    不过,安文在驾车的时候,丝毫不敢大意,毕恭毕敬地在前面领路,一直照顾着后面那辆车的感受。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市区,安文本想着加速的,谁知道后面的车子居然停了下来。

    安文以为车子出现了什么问题,赶紧下来,快步跑过去,开口询问道:“宁神医,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我不管之前是谁告诉过你,找我父母有用,但是我现在要警告你的是,以后不许骚扰他们,不然我要你的命!”宁飞扬开口说道。

    他当然不只是恐吓,眼神里冒出了寒冷的光芒,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

    “知道,我知道了错了,对不起,宁神医。”安文赶紧道歉。

    “至于你父亲的病,不关我的事情,你回去奔丧吧。”宁飞扬招呼司机道,“我们回去。”

    仲一妃也跟着车子,本来看到宁飞扬答应,心里还挺高兴的,谁知道到了郊区,居然发生这种事情。

    “老大,你怎么反悔了?”仲一妃焦急地询问道。

    又是一个心肠很软的人。

    宁飞扬解释道:“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开了先例,不然以后麻烦不断。”

    “可是,宁神医,我父亲已经快要死了,求求你好吗?”安文的心再次慌乱了。

    “当然不行了,我刚才答应你,不过是想应付一下我父母罢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我不介意把你给杀了。”宁飞扬目光阴森。

    “那好,你就杀了我吧。”安文铁了心不愿意离开。

    仲一妃和宁飞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他还是非常的了解,就开口说道:“赶紧走啊,你这个笨蛋,不然我老大真的会shā rén。”

    “我没有请到神医,完全是我的错,我宁愿到地下陪我父亲,不愿意苟活于世。”安文心一横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宁飞扬伸出手掌,对着安文猛地拍了过去。

    他一掌正中安文的胸膛,尽管只是动用了三分力道而已,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攻击力已经算得上强横了。

    安文哪里能够支撑得住,身体斜飞出去,坠落到了数十米开外,接连喷出了好几口鲜血。

    “我们走。”仲一妃开口说道,他担心宁飞扬真的shā rén,只能催促司机。

    “等等。”宁飞扬开口说道。

    “老大,他已经被你打成了重伤,你就放过他吧。”仲一妃开口说道。

    宁飞扬没有说话,直接从车子上下来,一步一步朝着安文走去。

    仲一妃心急如焚,扯下了安全带,也快步追了上去。

    安文被攻击了不假,但是从来没又想到过退缩,看到宁飞扬走来,咬着牙爬了上去,开口说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神医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