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点破-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52章 点破

    扑通。

    安良的身体刚才悬浮在三米空中,失去了宁飞扬能量的拖衬,倏地坠落到了床铺上,发出冲天巨响。

    “爸,爸”安文有些发懵,但很快反应了过来。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宁神医居然不顾父亲,直接把他扔到了半空中。

    众人也都瞪大了眼睛。

    然而,安良的身体坠落到了床铺上,发出剧烈地颤抖,喉咙里的一股黑血,直接吐了出来。

    “这是帮我爸爸排毒?”安文猜测来起来。

    他见到宁飞扬的时候,就有一种直觉,此人绝对不简单,更加不可能作出不靠谱的事情。

    对方既然摔了他父亲一下,肯定是有原因的。

    “爸,爸”安文再次喊了起来。

    “喊什么喊啊,你爸爸已经死了,还在这里折腾,你就是一个完全不靠谱的人,你就是一个垃圾。”安镇趁机说道。

    那些人本来还处在震撼之中,听到了安镇的话之后,纷纷把目光转向了安文。

    “你爸爸都已经死了,你还在这里瞎折腾,你真是太过分了。”

    “小文,我本来以为你是个懂事的孩子,现在看来,你太让我失望了。”

    “赶紧滚吧,你父亲的后事,也不让你料理了,给咱们家族丢脸,丢脸呢。”

    安镇的狗腿子不嫌事大,开始声讨了起来,纷纷指责安文。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安良剧烈咳嗽了起来。

    活了?

    安文哪里还管的了别人,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爸爸身上,再次呼喊道:“爸,爸,你醒醒,醒醒啊。”

    “小文。”安良睁开了眼睛,而且开口说话了。

    这太匪夷所思了!

    有的人揉眼睛,有的人挠耳朵,唯恐自己听错看错,但是擦亮眼睛之后,发现果然如此,眼前的并非虚幻。

    “爸,你活了,你又活过来了。”安文喜极而泣。

    “争点气,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更何况,我刚才根本就没死。”安良开口说道。

    安文不可思议,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幸亏有人救了我,我这才清醒过来,不然真的死了。”安良再次说道,“把我扶起来。”

    安文照办,把爸爸扶了起来,让他靠在床头。

    “老董事长,您真的醒了?”

    “您没事吧?”

    “太不可思议了,真是太震惊了,居然还能活过来,太太”

    那些人之前指责安文,现在看到安良醒来,支支吾吾,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不自然了。

    安良冷笑着说道:“刚才你们说的话,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呢!”

    嘶!

    那些人倒吸一口凉气。

    安文的年龄他们可以仗着资质老,加上安良病危,可以指手画脚的。

    现在安良又活了过来,而且看上去面色红润,根本不像大病初愈的人,身体好着呢。

    他们哪里还敢有半点造次啊!

    “不是,老董事长,你误会了,这其中其中有误会啊。”

    “是啊,我们刚才也是听新董事长不对,听安镇经理说的,你已经不行了,所以才”

    “不知者无罪,这件事和我无关,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一直希望董事长您病情转好的。”

    这帮人认清了形式,赶紧掉转风向,把矛头对准了安镇。

    “安镇,你什么意思?”安良没好气地说道。

    “大哥,我我”安镇心里咯噔一下,眼下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安良冷哼一声,说道:“你趁着我病危的时候,故意拿过来一份遗嘱,骗我说是将集团转让给小文,谁知道是转入你的名下,你就是个骗子,你这个混账东西,亏我还是你亲哥呢。”

    他的一番话,犹如重磅炸弹,立即掀起了腥风血雨。

    原来安镇是故意的,说的难听点,这是犯罪啊!

    那些不明真相,两边倒的人,顿时明白了过来,然后装成卫道士,落井下石,开始对安镇指责了起来。

    “安镇,董事长一直待你不薄,你却做出这种事情,你的脸呢?”

    “大家都是一个家族的人,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你这样的人,就该滚出集团,不能再为集团办事了。”

    安文觉得有些可笑,这帮人在几分钟之前,还对自己指责,现在情况变化,他们又把矛头对准了安镇。

    不管如何,都是利益驱使啊!

    “安镇,你滚出去吧,我念在兄弟情分上,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了,但是你的股份,也别想要了。”安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大哥,你原谅我吧,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我知道错了,我错了”安镇当即跪了下来。

    无规矩不成方圆。

    安良身为董事长,一言九鼎,既然说出来的话,就不会更改,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必须要立下规矩才行,不然以后还不乱了套啊。

    “不行。”安良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还不走的话,我可就报警了。”

    安镇看到事情没有转机,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凶狠。

    “好啊,安良,既然你不顾兄弟情义,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咱们两个,还是把账算清楚吧。”安镇从地上爬了起来。

    “安镇,你想怎么样?”安文指责道,“我爸刚才已经给你机会,你还不知道珍惜?”

    就在这个时候,宁飞扬站了起来,神轻气淡。

    “你们两个是他给他机会了,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会得病?”宁飞扬一字一顿地说道。

    安良反问道:“这位是”

    “爸,这位就是救治你的神医,如果不是他,也无法把你救活。”安文介绍了起来。

    “多谢神医,多谢神医,我刚才听你话的意思,好像我这病另有隐情?”安良开口询问道。

    宁飞扬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害你生病,让你病危的人,正是这个叫安镇的家伙!”

    啊?

    不单单是安良和安文父子,就连普通的人听到这里,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安镇,是这样吗?”安良看到这个弟弟的表情,心里也有所猜测。

    “好,很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没错,你就是我害得,那又如何?”安镇疯狂地笑着说道,“我今天要把你们都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