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我说了算-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58章 我说了算

    马素梅看到儿子都知道了,也就没有在隐瞒,而是开口说道:“没错,这就是你外公和小舅,他们找到我了。”

    “飞扬。”小舅喊了一声。

    “这么多年,辛苦你们了,我惭愧啊。”外公说到这里,眼眶中的泪水在打转。

    “外公,小舅,你们坐吧,咱们是一家人,那就不说两家话,有什么事情在一起商量,只要大家团结一心,我相信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宁飞扬开口说道。

    他从来不是一个畏惧困难的人,实际上修炼者除了提升修为,还需要磨练心性,能够迎难而上,对于个人的塑造,有着非常大的好处。

    如果客服了困难,心境更明澈,或许还能找到突破的机缘。

    宁飞扬数千年的修炼经验,那可是魁宝啊。

    外公和小舅二人,倒也直爽,虽然宁飞扬只是晚辈,但是他们两个还是首先告知了性命,外公名叫马洪宵,小舅取名马渊。

    “飞扬,你说的没错,家族是要团结啊,可惜的是马家现在根本不团结。”马洪宵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飞扬,有些事情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太难了,尤其是在大家族。”马渊说到这里,流露出了一丝无奈,“实不相瞒,我们在马家,属于被排斥的一脉。”

    马洪宵继续说道:“当年,我被卷入了家族掌舵人之争,被人放了冷箭,现在身上还有伤呢,从那以后,我虽然心在天山,但是身老沧州啊。”

    “如果单单是我一个人也就算了,但是那些人太过毒辣,根本不顾什么亲情,血缘关系,还是要赶尽杀绝。”

    “当然了,他们没有明目张胆的对我动手,而是打孩子们的主意,你妈妈年龄比较我担心她的安危,所以只能送出去”

    宁飞扬之前也听说了一些,现在听到外公亲口说出来,加上他老人家那种无奈,感慨颇深。

    马渊冷笑着说道:“我留在家里,过得也不好啊,处处遭人白眼,直到现在,也是寄人篱下的感觉,凡是都要看人的眼色,所以,你说的家族团结,根本就是空谈。”

    房间里沉默了起来,只有马洪宵和马渊的叹气声。

    “外公,小舅,我说的家里人,自然指的是把你真正当做家里的人,至于你刚才说的那些人,根本算不上家里人。”

    “他们可以排挤我们,但是我们要抱紧,要团结,这样才能攻克难关。”

    宁飞扬看到外公和小舅暮气沉沉,便变着法鼓舞他们,如果连士气都没有,又谈何屹立在家族之中?

    马渊摇头说道:“飞扬,你我该怎么给你解释呢,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根本不知道。”

    “是啊,你认知的东西,只是冰山一角,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很多超自然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马洪宵不忍心打击这个外孙的积极性。

    宁飞扬何尝听不出来,他们二人说了那么多,就是表明他们是修者,那些超自然的事情,自然就是修炼界的事情。

    “外公,小舅,不知道你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宁飞扬开口询问道。

    异常?

    马洪宵和马渊二人,是在马素梅的带领下进来的,成功地避开了阵法要害部位,这才安然无恙的。

    他们之前认亲心切,只是察觉到院子里能量有异常,但是并没有多想,现在听到宁飞扬的提醒,这才释放神识探测。

    检查之后才发现,果然有猫腻。

    “飞扬,你”马洪宵瞳孔中散发出一丝精光,“这都是你布置出来的阵法?”

    “阵法?什么阵法啊?”马素梅打岔询问道。

    宁飞扬并没有回答外公的话,而是开口说道:“爸妈,小妹,你们先到外面坐坐,我和外公,还有小舅有话要说。”

    “你这孩子,还神神秘秘的,有什么话不能说的?”马素梅有些不高兴了。

    “老婆子,先别问了,让他们说正事,咱们回头再问。”宁新远不由分说地拉着马素梅离开了。

    宁小涵也识趣地走了,只是望着眼前的哥哥,发现与以往不同了。

    马洪宵看到他们离开,再次开口追问道:“飞扬,你刚才的意思是说,那些阵法是你布置出来的?”

    “没错。”宁飞扬点了点头。

    “你是阵法师?”马洪宵再次追问道。

    宁飞扬回答道:“可以这么说,对阵法略懂。”

    “你的修为”马洪宵这才想起来用神识扫视,发现宁飞扬的修为比他还要高,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九层巅峰。

    “炼气期九层巅峰?比我的还要高啊?”马渊也被震撼住了。

    他们两个许久才缓过神来,没想到认亲认亲,居然认了个高手。

    “怪不得啊,你刚才表现的如此自信,果然有几分本事,炼气期九层巅峰,外加阵法师的身份,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马渊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你这个年龄,达到这种层次,的确不简单。”马洪宵也非常开心,“我决定了,暂时不能认亲,你们赶紧离开京城。”

    “啊?这话怎么说啊,外公?”宁飞扬感到更加诧异了。

    马洪宵叹了口气,解释道:“你的实力强悍不假,但仅凭炼气期九层巅峰的实力,外加略懂阵法,也无法与马家抗衡,毫不夸张地说,还差得远呢。”

    “但是你的天赋比较高,如果离开京城,苦修二十年,到时候应该可以杀回来。”

    “我希望能够活到那一天,即便是活不到,但是知道你还有希望,我就可以安心了。”

    马渊也点头赞同道:“没错,飞扬,你还是听你外公的话,就这么办吧。”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马洪宵再次开了口。

    “外公,小舅,我从来没有临阵脱逃的习惯,我不会走的。”宁飞扬开口说道。

    “飞扬,你这么说,莫非有什么依仗?”马渊补充道,“你的这身修为,是不是靠着什么大门派得来的?”

    如果有什么大门大派帮衬,或许能够与马家抵挡一二!

    宁飞扬看到他们带着希望的眼神,不忍心地回答道:“这个完全是我自己修炼的,我是个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