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拆穿-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6章 拆穿

    “林老太客气了,药材你应该是行家啊。”宁飞扬开口说道,当着众人的面,他可不想抢了林老的风头。

    “别人不知道,我难道还不知道吗?”林老十分认真地说道:“在你面前,我就是小学生!”

    小学生?

    大家听到这里,更是丈二的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

    而在这个时候,又从药材店走出来一个人,年龄与林老相仿,气色看上去不错,应该是常年保养的效果。

    “林老,这位是?”那名老年人开口询问道。

    “哈哈,侯老头,这个就是我给你说过的,中医针灸术非常高明的宁飞扬,可惜之前的shì pín你没有看到。”林老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飞扬,这都怪宫方彬那个混小子,故意不让我去的,要不然”

    “林老,我找你不是说这个的,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宁飞扬笑着说道,这根本就不管林老的事。

    “快点进来,给侯老头长长眼,他刚进了一批药材。”林老笑着说道。

    侯老把宁飞扬引了进来,客气地说道:“之前林老一直在夸你呢,这老家伙看重的人,绝对没错!”

    “林老谬赞了。”宁飞扬笑着回应道。

    他们在说话间,就已经来到了后院,院子中央有几个木xiāng zǐ,旁边还站着好几个人。

    “侯老,你来的正好,这药材你赶紧签收吧,我们还等着回去给老板汇报呢。”其中站在最前面的年轻人开口说道。

    “吴明江,你急什么啊,我们总要验验货吧。”侯老开口说道。

    被唤作吴明江的男人,笑了笑说道:“侯老,我们合作都那么多年了,什么时候出过差错啊,千里迢迢赶过来,如果真的有问题,还不得运回去啊,你不嫌麻烦,我们还嫌麻烦呢,哈哈。”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药材店也有自己的规矩,开箱吧。”侯老依然坚持。

    吴明江的嘴角微微抽搐,不过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示意旁边的人把xiāng zǐ打开。

    趁着这个功夫,林老向宁飞扬介绍了起来。

    原来这侯氏药材店,在南阳市开了数百年了,往上数几辈,这里开办的是医馆,不但零售药材,还帮人看病治疗。

    不过中医式微,加上医术失传,导致侯氏药材店专门经营药材生意了。

    侯氏药材店不仅在南阳市,甚至在整个省都是颇有名气的,而且口碑非常好,价格也相当合理。

    宁飞扬看到侯氏药材店的建筑,依然还是祖传下来的,只是后期又修葺了,有种古香古色的感觉,置身其中,非常舒服。

    就在这个时候,吴明江的人,已经打开了过半的xiāng zǐ。

    “侯老,开始验货吧。”吴明江开口说道。

    “林老头,这批百年银瑰花价格太高了,一两要五万多块,一斤就是五十多万,这次购买了十斤,足足五百万的货,可以说下了血本,根本不容出问题。”侯老开口说道。

    林老点头,说道:“放心吧,就算是我把关不过,飞扬也是可以的,他的造诣深着呢!”

    “那就有请宁先生帮忙了,回头我送你一张卡,但凡在我这里购买药材,一律九折优惠!”侯老开口说道。

    “飞扬,这老家伙抠门的很,当初我要打折卡的时候,他可都没有那么豪爽,你就帮忙看看。”林老开口说道。

    “侯老,那我就不客气了,这次我还真打算购买些药材呢。”宁飞扬笑着说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侯氏药材店还算不错,能够满足他的需要,有折扣自然就更好了。

    林老开始检查了起来,一箱接着一箱,非常的认真。

    侯老同样做着检查。

    宁飞扬到没有急着出手,目光一直落在吴明江的脸上,看到他的瞳孔中,似乎透露几分紧张。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林老拍了拍手。

    “我觉得也是,差不多。”侯老说完之后,把目光转向了宁飞扬,询问道:“宁先生,你认为呢?”

    吴明江当即开口说道:“侯老,林老,你们两个都是火眼金睛,看了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喽,一些无知的人,又哪里懂什么。”

    无知的人?

    宁飞扬听到这里,怒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脸色变得不好看了,开口说道:“那我这个无知的人,还真要说说,你的这批银瑰花有问题!”

    “胡说八道!”吴明江当即反驳道。

    “被我识破了,现在变得恼羞成怒了?”宁飞扬开口说道。

    “我们吴家的药材绝对没有问题。”吴明江断然说道。

    侯老连忙走了过来,开口说道:“安静一下,宁先生,这批药材当真有问题?”

    “飞扬,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好像还没有看药材呢。”林老敬重宁飞扬不假,但他还是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

    “就是,所以这人根本就是胡扯的,侯老,我建议你赶紧把这种人赶出去,他就是看不得别人好,唯恐天下不乱。”吴明江再次开口说道。

    侯老当然没有那么做,而是诚恳地询问道:“宁先生,你可不可以指点一二?”

    宁飞扬来到了其中一个xiāng zǐ面前,把手伸进去,从里面拿出一朵蒸干的银瑰花,然后说道:“打一盆清水过来,外带一瓶白醋。”

    东西很快就准备好了。

    宁飞扬目测了一下水的容量,然后加入小白瓶白醋,最后把银瑰花扔到了里面。

    “你要干什么?”吴明江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

    林老和侯老也不知道宁飞扬要干嘛,但是都没有说什么,而是紧紧地盯着盆里的变化。

    很快,清水开始染色,刚开始是淡粉色,最后变成了红色,再到最后,蒸干的银瑰花上的红色,褪的几乎一干二净!

    “假的!”林老和侯老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他们和药材打了一辈子的交道,知道银瑰花本来就是红色,不管是蒸干还是放在普通的酸性环境中,根本就不可能褪色。

    而现在盆里的情景,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银瑰花是染上的。

    侯老快步走上前去,捞出了银瑰花,看到是腐木做成的,气得喘着粗气,扔到了吴明江的面前,大声质问道:“这就是你口中的无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