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静等-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592章 静等

    宁飞扬只知道巫山寺藏着卧底,但具体是谁,还难以查证。

    卧底既然对方丈动手,两天之后,肯定是要现行的,并且说明他对方丈还是心存忌惮的。

    如果方丈不装死,而是活着出现,那些家伙必然会推迟行动,甚至取消行动,到时候难以对他们进行一打尽。

    “方丈,我知道这让你很为难,但是为了彻底铲除他们,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宁飞扬开口说道。

    “没什么可难为情的,我也知道你的意思,那好,我们就按照你说的办。”方丈开口说道,“我先装作快死的样子,你让他们进来见我最后一面。”

    宁飞扬点了点头,他之前和方丈谈话的时候,就隐隐察觉到了,对方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所以才联合对方做局。

    方丈wěi zhuāng成奄奄一息的样子。

    宁飞扬收拾现场,然后开口喊道:“来人呢,快来人呢,方丈不行了,方丈不行了。”

    众人本来就心急如焚,神经都处在紧绷状态,听到了宁飞扬的话之后,纷纷冲了进来。

    “方丈,方丈”

    “方丈你可不能死,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

    “呜呜,老天啊,求你开开眼,方丈是好人,你可不能让方丈出事儿。”

    这些人进来之后,看到方丈果然奄奄一息,内心悲痛到了极点。

    李科的目光很快落到了宁飞扬的身上,指着他说道:“这个混蛋家伙,肯定是他搞的鬼,把方丈给害死了。”

    其余的人都找不到宣泄的端口,现在看到矛头指向了宁飞扬,也都纷纷露出愤怒的眼神。

    这些人步步逼近,好像要把宁飞扬给吃了一样。

    “误会,这其中肯定有误会。”高志挡在了宁飞扬的面前。

    “没错,方丈病重,谁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能够治好,现在治不好,也不能怪宁飞扬啊。”阿彩也开口说道。

    高志再次附和道:“是啊,飞扬也是好意,他是一名好医生,怎么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李科没好气地说道:“少在这里说风凉话,依我看,你们就是狼狈为奸,引狼入室,故意想要陷害方丈的。”

    其余的人也都被煽动,纷纷讨伐宁飞扬等三人。

    “住口,都给我闭嘴。”方丈的声音传了出来。

    众人只能闭嘴不言,把目光落回方丈的身上。

    “不管宁飞扬的事情,他已经尽力了。”方丈开口说道,“我的死,是我个人原因,不要责怪任何人,切记,并且,要让宁飞扬一行人在这里给我超度三天。”

    啊?

    “方丈,这个家伙是坏人,他到底做了什么,你这么包庇他?”李科不服气。

    “你给我闭嘴,这是我的遗愿,如果谁敢不从,新上任的方丈,必须要把不服从管理的给赶出去。”方丈说到这里,一命呜呼。

    “方丈,方丈,方丈”众人喊了起来。

    场面变得极为悲痛,所有人都落泪了。

    李科狠狠地瞪了宁飞扬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方丈都已经说出了最后的遗愿,谁还敢不从啊。

    宁飞扬来到了高志的面前,开口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辜负了你们。”

    “别这样说,是我们欠你的,你肯帮我们,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高志开口说道。

    “是啊,而且方丈最后也澄清了,这件事与你无关。”阿彩安慰道。

    高志点头,再次开口说道:“方丈临走的时候,也没说什么,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遗憾,这里可能会有人对你抱有敌视,我带你休息吧。”

    “也好。”宁飞扬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他不是有意隐瞒高志和阿彩,只是人多嘴杂,现在这个阶段,必须要守口如瓶,如果说漏了嘴,就可能前功尽弃。

    他刚才给方丈吃了一枚药丸,然后又用阵法覆盖住了,别说是炼气期的修者,就算是筑基期的高手,也未必能够查探出对方假死。

    宁飞扬跟着高志走了出来,马有才等人很快迎上。

    “情况怎么样?”马有才关心地询问道。

    “是啊,方丈怎么了?”马琦等待的过程中,闲着无聊,快把一棵树上的叶子都揪光了。

    高志叹了一口气,说道:“方丈圆寂了。”

    啊?

    马有才和马琦都没有接触过方丈,甚至都没有见过他,但是听闻了他的事迹,心里颇为感动,现在听说方丈圆寂,心里不免悲伤。

    “多谢大家关心,生老病死,乃是人之轮回,方丈经常这样教育我们,各位随我去休息吧。”高志带着他们来到了后院的客房。

    等到高志离开,马有才和马琦来到了宁飞扬的房间。

    宁飞扬早就察觉到他们过来,提前布置好了阵法,防止被人偷听。

    “飞扬,方丈是怎么死的?”马有才开口询问道。

    “我们在外面的时候,也向游客打听了,据说方丈突然病重,然后就圆寂了,我觉得这里面有蹊跷。”马琦开口说道。

    宁飞扬笑着回应道:“你们能够想到这一层面,我感到很高兴,说实话,我也朝着这方面怀疑了,具体情况,还需要等到两天之后。”

    两天之后?

    “为什么是两天之后?”马琦反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宁飞扬神秘地说道。

    马琦嗤之以鼻,摇头说道:“搞得那么神秘!”

    “嘿嘿,想要知道dá àn,自己多想想,多观察一下,说不定会有发现,刚好趁着这个机会,也锻炼一下自己的能力,我把结果都告诉你们,也没有什么意义!”

    “飞扬说的没错,我们自己侦查一下。”马有才开口说道。

    他们看到宁飞扬玩神秘,好奇心也被激发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办案一样。

    “这两天,我们就住在巫山寺,你们行事可以,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宁飞扬提醒道。

    他也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透露具体的危险,正如他刚才所说,如果每件事都说出来,别人也就达不到历练的效果了。

    “现在,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就等着鱼儿上钩了。”宁飞扬笑着说道。

    只是,巫山寺到底谁是卧底,倒是可以查一查。

    正当这个时候,外面就响起了吵吵嚷嚷的声音,说是有人要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