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等待-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603章 等待

    京城郊区。

    马家。

    今天是个相当热闹的日子,青年挑战赛的资格名单,马上就要出来了。

    除了第五支脉和第十支脉的人,其余支脉出去执行任务,早已经回来了。

    “那个什么第十支脉,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居然还傻不拉几的去执行任务,真以为能完成啊?”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大家都瞎了,就实现了呢?”

    “哈哈哈哈,别人我谁都不服,我就服你,高级黑,黑的够水准。”

    其余支脉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黑起了第十支脉的人,尽管马洪宵和马渊在场,他们也毫不避讳。

    “这帮家伙,简直太讨厌了,长老,要不然我去教训教训他们。”赵武开口说道。

    “不要冲动,咱们现在刚刚有崛起的势头,千万不能树敌大多,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马洪宵开口说道。

    马渊心里也有些打鼓,说道:“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会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吧?”

    “应该不会的,有飞扬在,你还不放心吗?”马洪宵开口说道。

    众人都点了点头。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包括马洪宵本人在内,心里也都没有底,不知道第十支脉到底现状如何。

    “第十支脉的人,显然是冲着我们去的,真是太危险了。”

    “是啊,我们队伍中,虽然也有炼气期七层的修者,整体实力也不差,但是如果说战斗力,只怕是……”

    “我听说第五支脉的人,经常出去历练,战斗经验十分丰富,这次咱们太难了,我只能帮助他们祈福了。”

    那些人尽管窃窃私语,但也逃不过马洪宵的耳朵,他并没有开口阻止,因为他心里根本不担心这个。

    马洪宵知道宁飞扬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九层巅峰,他们的对手绝对不是第十支脉的人,而是那些未知的危险。

    要知道,马家之前派到南疆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可见那边的情况不一般。

    他们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第五支脉的长老走了过来,此人名叫马周明,年龄和马洪宵相当,也是炼气期九层巅峰的高手,据说一只脚踏入了筑基期。

    马家每一个支脉的排名,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三年举行一次比试,根据各个长老的战斗力排序。

    马周明缩在的是第五支脉,可见他在马家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强悍,据说一个月之后的排名,他还能往前靠一靠,到达前三不在话下。

    至于之前得罪了宁飞扬的马荣蔚,则是第三支脉的张老,据说再次排名之后,能够问鼎第一位。

    马周明快步来到了马洪宵的面前,轻笑着说道:“马洪宵,老头儿,心里着急了吧?”

    “不要太嚣张,你们第五支脉的人,也没有回来呢。”马洪宵淡淡地说道。

    “我们第五支脉的人,肯定会回来的,因为他们的事情有点多,除了要执行家族给的任务之外,还有一些别的任务,而那个任务,就是让你们第十支脉的人回不来。”马周明冷笑着说道。

    马渊站了出来,不屑地说道:“呵呵,如果我们第十支脉的人回不来,你们第五支脉的人,休想回来。”

    “没错,如果我的消息没错,你们第五支脉的人,车子刚刚驶出京城,就已经出了车祸,就算是侥幸回来,任务也是无法完成的。”赵武不屑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车子的事情了,那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还想对我们第五支脉的人构成影响,你们那么久没有出去执行任务,脑子都变笨了。”

    “现在这个年头,规矩那是给弱者定的,而我们的第五支脉的人,那是强者中的强者,到时候说不定某个支脉的人死了,车子就被我们开回来了呢。”马周明再次开口说道。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只要脑子没问题的人,都能够听出来,马周明说的就是他们。

    “你……”赵武气喘吁吁,但是也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哈,咱们拭目以待吧。”马周明笑着说道。

    其余支脉的那些长老啊,普通修者,也都纷纷走了过来,提前祝贺马周明。

    很快,外面传来了消息,说第十支脉的车子,已经驶入了市区,马上就会回来。

    “第十支脉的车子要来了。”赵武激动地说道。

    “嘚瑟什么啊,车子是你们第十支脉的,但是里面的人是哪里的,现在还不清楚呢。”

    “就是,少在这里嘚瑟,但凡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里面不是你们的人。”

    “可笑,真是可笑至极,一群盲目自大的人,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如果你们第十支脉的人回来了,我就给你们跪下,喊你们爷爷。”

    那些人说什么的都有,归根结底,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打击他们。

    马洪宵听说车子回来了,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也终于落地了。

    “马周明,你说我们第十支脉的人不能回来,但是如果车子上是我们的人,那又怎么说?”马洪宵开口询问道。

    “呦呵,看你这意思,好像很笃定啊。”马周明在心中暗暗嘀咕道:“马家都布置了阵法,他们根本没有xìn hào来源,也不可能知道车子里面是谁。”

    至于车子内部的阵法,也只有族长才能看到。

    这帮人是故意拿架子的。

    “我当然笃定了。”马洪宵自信满满地说道,“反倒是你,现在那么迟疑,看来是没有自信啊。”

    “谁说的,既然你那么猖狂,我就和你打个赌,看看到底是那个支脉的人。”马周明看到众人投来的目光,加上本身也比较自信,就开口说道。

    “好,两百块灵石,两百枚丹药。”马洪宵说出了赌注。

    马周明反问道:“真是可笑,你有那么多资源吗?”

    “如果我拿不出来,就把家里所有修者的wǔ qì拿过来抵,满意了吗?”马洪宵气哼哼地说道。

    “好,非常好,大家给做个见证啊。”马周明神气地补充道,“到时候,别说我欺负你们这个垃圾支脉。”

    就在他们刚刚打赌完毕,车子就已经驶了进来,一行人从里面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