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史无前例-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607章 史无前例

    马周明不停地后退,脸色煞白,他之前在打赌的过程中,输掉了两百块灵石,两百枚丹药也就罢了。

    后来,听说了支脉的中流砥柱,全军覆没的消息,变得非常伤心。

    而现在可倒好,又是一个赌注,直接把主管的家族业务给丢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

    马周明的脑袋一团浆糊,根本就理不清楚头绪,完全像个傻子一样。

    “马周明,赶紧把业务交出来吧。”

    “你们第五支脉的人,出卖家族,不顾家族的荣辱,这种人根本就不配留在家族。”

    “管理手下的人不力,这种长老,应该也要受到惩罚吧?”

    第十支脉的人,现在占据绝对上风,想到以前受到的屈辱,现在自然都要发泄出来,要不然难以平复心情。

    马洪宵冷哼一声,再次开口说道:“马周明,所有人都可以替我们作证,你不可能再反悔了。”

    “是啊,大家之前都听到吧?”马渊提高了嗓音,说道,“如果谁包庇他们,相信那些人的心里,也不顾家族的荣辱,是不是啊?”

    众人漠然。

    如果放在以前,他们几个支脉的人,或许会抱团取暖,即便是第十支脉的人占据上风,他们依然能够颠倒黑白。

    但是这次不同,问题实在是太严重了,谁也不敢乱说话,不然只能给自己添麻烦,有可能受到责罚。

    众人也没有意识到,事态会发展到这一地步,谁也不敢乱说话了。

    “看到没有,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马周明,你还有什么话可说?”马渊笑着说道。

    “马一坡,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朗了,我们有shì pín作为证据,身为刑罚的长老,现在该怎么做,应该不要我教你了吧?”马洪宵有种咸鱼翻身的感觉。

    第十支脉的人,全部都把目光落到了马一坡的身上。

    说实话,马一坡也有些恼火,本想把心里的不快,全部都发泄到第十支脉的人身上,谁知道现在可倒好,他不仅没有发泄成功,反倒是当成了对方的助力。

    “大家伙,你们说,该怎么判罚?”马渊趁机呼吁道。

    众人在马家待了那么长时间,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旦出现这种状况,那肯定是要受到重罚的。

    别的不敢说,但是第五支脉的主管的业务,怕是保不住了。

    而这个担子,绝对有可能落到第十支脉的身上,毕竟他们有赌约在身,而马家对于个人的赌约,一向是绝对保护的。

    现在不巴结好第十支脉的人,以后等到他们发放这些补给,肯定会报复克扣的。

    几乎是在瞬间,这些修者就明白了过来,到底该站在哪一边了。

    “我觉得,第十支脉的人说的有道理,该把业务交给他们。”

    “我也是这个意思,谁让第五支脉的人,做出这种事情呢,天理不容。”

    “践踏我们马家的荣耀,这个谁也保不住啊,必须要接受惩罚,不然以后成何体统。”

    第十支脉的人,本来处于劣势,但是因为一个赌注,彻底翻身了。

    谁还敢看轻他们?

    没有人。

    马一坡单独对待第十支脉,或许还会硬气点,但同时面对这么多人的质疑,也不得不服软。

    “按照马家的规定,第五支脉的相关业务,移交给第十支脉。”马一坡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不行,那是属于我们第五支脉的荣耀!”马周明歇斯底里地吼道。

    然而,根本没有人理会他。

    马一坡看到对方跑到自己面前,又哭又闹的,只能搪塞道:“马周明,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们第五支脉的人,那么不争气呢?”

    是啊,面对凶残的敌人,马轶等人没想着战斗,反倒是求饶投降,任谁也接受不了。

    “马一坡,大哥,难道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马周明垂死挣扎。

    “我会把这件事转达给族长,至于他怎么处理,那我就管不到了。”马一坡回答道。

    马周明无力瘫倒在地,事情如果传到族长的耳朵里,必然会执行的。

    马一坡的话,无异于宣判了马周明的死刑!

    “大家都散去吧。”马一坡开口说道,“至于青年才俊赛的资格,名单会发放到各个支脉的,到时候你们留意一下就行了。”

    他说完之后,直接转身离开。

    其余支脉的长老,也都转身离开。

    至于那些普通的修者,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看到自家老大走了,这才转身来到了第十支脉修者的面前。

    “马洪宵长老,以后多多关照。”

    “以前的事情,是我们不懂事,其实咱们都是一家人,情同手足,当然要互相关照了。”

    “来日方长,相信马洪宵长老,一定会感受到我的诚意。”

    这些人纷纷上前巴结了起来,甭提多虚伪了。

    如果放在以前,马洪宵断然不屑,但是数十年的沉淀,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能树敌太多。

    没错,这些人是曾经的罪过他,只是如果耿耿于怀,就无法走入这些人的内心,无法真正的驾驭他们。

    马洪宵之前没有想那么多,但是现在地位陡然提升,达到了历史从未有过的高度,那就要重新审视问题了,需要从长远角度考虑。

    “没问题,没问题。”

    “一定,一定。”

    “以前的事情,什么事情啊?我早忘了,啊哈哈哈。”

    马洪宵也和他们打马虎眼,随意地应付着,直到他们全部都离开。

    “爷爷,咱们如今扬眉吐气,用得着对他们这么客气吗?”马琦有些不满地说道。

    其余的修者没有说话,但也都投来询问的目光。

    “你们鼠目寸光,我们第十支脉的人,难道一直要这样?”马洪宵说到这里,目光遥望远方,沉声说道,“我的目标,是做第一支脉的长老。”

    啊?

    众人听到这里,心中骇然,这个目标,实在是太大了吧?

    “爷爷,你不是说胡话吧?”马琦有些不敢相信,“咱们取得了一些成绩不假,但是能够守住就不错了,你还想着一步登天?”

    马洪宵没有理会孙子,而是把目光转向宁飞扬,询问道:“飞扬,你怎么看?”

    “长老,如果按我的意思,你至少也要做到族长的位子。”宁飞扬淡淡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