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不够刺激-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617章 不够刺激

    马周明?

    宁飞扬的声音不小,在场的所有人都几乎都听到了,但是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马周明长老?你没搞错?”主持人也有些错愕。

    “没错,就是马周明长老,我相信他不会拒绝的。”宁飞扬说到这里,补充了一句,“反正,他是负责这次青年才俊赛后勤工作的,再说了,他们支脉也没有人参加啊。”

    这不单单是捅刀子,这是捅刀子之后,还在伤口上撒了盐。

    马周明抬头望去,发现宁飞扬正朝着自己这边看,还释放出了挑衅的眼神,喉咙再次翻滚出鲜血。

    “这个家伙,居然让马周明颁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两个不是对头吗?”

    “这都不知道啊,正因为他们是对头,宁飞扬才这么做的,这小子是故意让马周明难堪的。”

    “原来是这样啊,狠,实在是太狠了!”

    众人说到这里,方才明白宁飞扬的真正意图,暗叹这个家伙有心计。

    第十支脉的人,可都热闹了起来。

    “哎呦喂,飞扬这小子,实在是太坏了,不过我喜欢。”马琦第一个笑着说道。

    他在青年才俊赛之上,发挥超常,跻身前十名,这让他相当高兴,修炼信心也不自主地膨胀了起来。

    其余的修者,也都竖起了大拇指,对于宁飞扬的举动,赞不绝口。

    马周明长老的脸上,变得非常不好看,体内的气息全部散发了出来,附近也没有人敢和他说话。

    “马周明长老,难道你没有听见?”宁飞扬提高了嗓音说道。

    马周明装作没有听到。

    宁飞扬开口说道:“主持人,现在你该发挥作用了,不要让大家觉得,你只是花瓶吧?”

    主持人被宁飞扬一句话绑架,非常恼火,但身为主持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马周明长老,现在请你上来颁奖。”

    “我……我不想颁奖。”马周明盛怒之下,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

    主持人只能继续说道:“按照家族的规矩,你必须要接受冠军的要求,不然的话,你这个长老是要接受惩罚的,自己考虑。”

    马周明被呛了一顿,他身为马家的长老,自然知道失败要接受的惩罚,只能咬着牙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步一步走向武台。

    他越是靠近武台,心里就越不舒服,犹如千斤巨石压在心口窝,甭提多难受了。

    “马周明长老,你太威武了,我以你为荣。”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之前那么对我们第十支脉的人,现在反过来要颁奖,哈哈哈。”

    “等会颁奖结束别走啊,我想对你来个一对一的采访,谈谈你此时此刻的感受。”

    宁飞扬创造了那么好的机会,他们自然不会错过,纷纷配合他,开始对马周明各种嘲讽。

    什么君子不君子的,现在就要落井下石,报仇雪恨!

    修者,如同古代的侠者,快意恩仇!

    “马周明长老,真是辛苦你了,你身体不舒服,还要过来给我颁奖。”宁飞扬淡淡地笑着说道。

    “我的身体好着呢。”马周明怒气冲冲。

    宁飞扬继续笑着说道:“是吗?但是我刚才看的很清楚,你好像……吐血了,不会是被我气得吧?”

    马周明上台的时候,心里已经积压了很多怨气,喉咙里也涌出了一口鲜血,强压着才没有喷出来的。

    噗!

    而现在,他又被宁飞扬给气了一顿,再也压制不住,当场喷出鲜血。

    厉害了,居然把人给气得吐血,而且对方是马周明长老。

    太刺激了。

    第十支脉的人,全部都乐呵了起来,更是各种言语讽刺攻击,嘴下毫不留情。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其余支脉的修者,长老,他们嘴角不停地抽搐,心中暗暗好奇了起来,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怎么那么厉害啊。

    城府太深了。

    “马周明长老,如果你的血吐好了,现在可以给我颁奖了。”宁飞扬再次笑了出来,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谁也不会想到,他刚刚把人给气得吐血。

    马周明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刚才失态,肯定被人笑掉大牙了,心里甭提多恼火了。

    他深吸一口气,刚才吐出好几口鲜血,现在感觉顺畅了许多。

    反正都已经被人知道了,现在也不用担心面子问题了,索性开始反击。

    “没错,我就是看你不痛快,怎么了?”马周明开口说道。

    “哦?你身为长老,居然和我过不去,是不是太掉价了?”宁飞扬反击道。

    马周明冷哼一声,说道:“让我给你颁奖,不就是想让我难堪嘛,好啊,你满足了,奖品给你。

    宁飞扬把奖品接了过来,顺道讥讽道:“真是不好意思啊,马周明长老,你们这一脉没有参加比赛,而且还要跟我颁奖,等下我们第十支脉的庆功宴,你可一定要参加啊。”

    “你不过是在青年才俊赛得到了冠军而已,想当年,我也拿到过冠军,你算个屁啊。”马周明反击道。

    “那都是过去式了,现在是我的时代了。”宁飞扬不屑地说道。

    马周明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向前走了一步,与宁飞扬面对面,说道:“你小子不要太嚣张了,不过是炼气期六层而已,敢和我叫嚣?你还差得远,我闭上眼睛都能杀了你。”

    他在宁飞扬的激将法之下,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咆哮起来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

    “我也告诉你,别说闭上眼睛,你就算是多长两只眼睛,也别想杀我!”宁飞扬气势更盛。

    “呵呵,既然你这么说,敢和我过招吗?”马周明听到这里,顺道发起挑衅。

    宁飞扬摇了摇头。

    马周明刚刚抓住借口,没想到对方不上当,只能使出激将法,说道:“刚才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多厉害,现在就不敢了?”

    “我不敢?我只是觉得,单纯的过招,并没有什么意思,不够刺激。”宁飞扬回应道。

    “你想如何?”马周明问道。

    宁飞扬开口说道:“当然是……生死战!”

    生死战?

    不单单是马周明,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里,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