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形势危急-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626章 形势危急

    宁飞扬轻叹一口气,通道能够带来更多的修炼资源不假,但是危险也是同样存在的。

    马洪宵之前身体受了伤,战斗力不足,没有什么信心,闭关锁国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带我进去看看。”宁飞扬开口说道。

    “宁长老,别怪我多嘴,我觉得,你还是别进去为好。”小青再次开口提醒道。

    “没关系,随便看看,反正我今天修为进阶了那么多,现在就算浪费点,也是无所谓的。”宁飞扬笑着说道。

    这个长老,还真是够奇葩的啊,居然都不把自己的修为当回事。

    小青想了想,也就觉得不奇怪了,宁长老的修为提升那么快,有挥霍浪费的资本啊。

    “那好,我这就带你进去。”小青劝说无果,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二人先后走进了修炼密室,那股纯阳之气变得更加明显了。

    “宁长老,我只能带你走到这里,这是长老令牌,你滴血认主,密室的内门才能识别,不然你进不去。”小青开口说道。

    宁飞扬点了点头,接过令牌之后,随意甩给了小青十块灵石。

    “多谢宁长老。”小青脸上绽放出了笑容,“如果宁长老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嗯。”宁飞扬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全部放在了密室之上,哪里还顾及那么多。

    小青走出去之后,依然没有离开,面对着密室,唉声叹气的。

    “小青,你站在这里干什么?”马志等人刚好路过这里。

    “宁长老,他……他……”小青指着密室说道。

    马志瞪大了眼睛,开口询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宁长老到里面修炼了?”

    “没错,刚进去。”小青回答道。

    马志等人脸色大变,嗔怒道:“小青,你也是第五支脉的老人了,什么事情都知道的比较清楚,你怎么不拦着宁长老呢?”

    “是啊,那个修炼密室,是随随便便可以进去的吗?”

    “惨了,惨了,本来指望着宁长老给我们指点一下,多tí gòng点修炼资源给我们,现在可倒好,一切都完了。”

    他们唉声叹气,本以为找到了一个好长老,能够多得到一些修炼资源呢。

    现在看来,希望渺茫啊!

    宁飞扬在修炼密室中,修为肯定会被抽走,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他有修炼资源,恐怕也要为自己所用了,哪里能轮得到他们这些人啊。

    “你以为我不想啊,但是我说了,根本不管用,宁长老他才是老大,哪里会听我的。”小青开口说道。

    “那倒也是。”马志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

    其余的修者,也都不抱什么希望了。

    这一消息很快传开了,第五支脉的人,刚刚兴奋起来,现在只能唉声叹气。

    他们本来已经商量好了,这件事不外传,或许其余支脉的长老不知道情况,不会在这个时候修炼,不会抽走宁飞扬的修为呢。

    遗憾的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一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

    几大支脉的人,全部都听说了,尤其是那些长老,本来还没有到密室修炼,但听说宁飞扬在密室修炼,纷纷钻了进去。

    眼下,绝对是报复的好时机!

    “叔叔,爷爷,不好了,不好了,刚才第五支脉那边传来消息,宁飞扬长老……他……他……”马琦喘着粗气说道。

    “他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别磨磨唧唧的。”马渊沉声说道。

    马洪宵没有说话,暗中输入一股元气,让马琦的情绪恢复了平稳。

    “宁飞扬长老到密室修炼了。”马琦终于说了出来。

    什么?

    马洪宵和马渊二人,噌地站了起来,脸色变得煞白。

    “之前不是提醒过他嘛,暂时不要到密室修炼啊。”马渊开口说道。

    “是啊,我没说具体的原因,但他……他怎么不听话啊,难道他不知道修炼密室的秘密?”马洪宵反问道,暗暗自责之前没有说清楚。

    马琦摇了摇头,说道:“我打听了,他是知道的,但依然坚持进去修炼。”

    “这个飞扬,怎么就那么任性呢。”马渊沉声说道。

    “并且,其余支脉的长老,也都得知了这个消息,全部开始修炼了起来。”马琦把这一消息也说了出来。

    马洪宵长叹一口气。

    他们知道宁飞扬的修为高,战斗力也很强,但是其余支脉的人,全都把宁飞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肯定要趁着这个机会报复的。

    毕竟,家族有明确规定,长老在修炼的时候出现竞争,不管谁的修为倒退,都不准追究别人的责任。

    这个规矩,并不是族长制定的,而是家族的那位神秘祖辈制定下来的,为的就是让长老之间相互竞争,刺激他们努力修炼。

    “叔叔,爷爷,我们现在该怎办,是不是要劝阻宁飞扬长老,让他赶紧从修炼密室中出来啊?”马琦紧张地询问道。

    马洪宵摇了摇头,他知道宁飞扬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九层巅峰,此次进入密室,肯定是要冲击筑基期的,如果贸然打扰,可能会走火入魔,迈向万劫不复的地狱。

    “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宁飞扬长老修为被抽走?”马琦更加着急了。

    “这样,总比走火入魔要好。”马洪宵回应道。

    第十支脉,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其余几大长老,早已经相互通讯,等到进入修炼密室之后,全部对宁飞扬发动攻击,抽取他的修为。

    一时间,整个马家,再次变得躁动了起来。

    之前青年才俊赛,宁飞扬的表现太惊艳了,夺得了冠军不说,还创造了马家的历史,修为频频进阶,以一个外姓人的身份,坐上了马家长老的位置。

    宁飞扬的事情,大家还在谈论的时候,又听说了这已经劲爆的消息。

    其余八大支脉的人,全部都乐开了花,平心而论,他们不愿看到宁飞扬变得强大,对于接下来的较量,无比期待了起来。

    宁飞扬进入密室,便盘腿修炼起来,静静地感受着纯阳之气,发现与体内的气息碰撞,两股类似的气息,并没有相容,反而产生了巨大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