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捣乱分子-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627章 捣乱分子

    宁飞扬感受着两股能量,大为惊喜,两股气息碰撞,产生出来的能量,刚好可以供他修炼,提升修为。

    “抓紧提升修为,争取在四小古修家族聚会的时候,把修为提升到筑基期,如此一来,即便是碰上腾家,也不用担心了。”宁飞扬在心中想到。

    他想到了这里,赶紧修炼起来。

    谁知,十分钟不到,纯阳之气之中,又夹杂着一些其它的气息。

    宁飞扬陡然睁开了眼睛,变得无比警惕了起来,神识查探一下,发现自己汲取的纯阳之气,已经被被人给吸走了。

    “那帮家伙,倒是迅速啊。”宁飞扬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正处在修炼的关键阶段,哪里有心思和他们纠缠,另辟蹊径,从旁边开始汲取纯阳之气修炼。

    奈何,对方的气息太多,总共有八股,分别是从八名长老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么多人?”宁飞扬刚刚聚拢的纯阳之气,又被那些人给吸走了。

    如此再三。

    宁飞扬彻底暴怒了,他正在修炼的关键阶段,三番四次被打扰,心里肯定不痛快。

    “好啊,想要玩,那我就先不修炼了,好好陪你们玩一玩。”宁飞扬目光中迸发一丝狂暴的怒火。

    他收拢气息,不再修炼。

    “哈哈哈哈,果然起了效果,那小子怕了。”

    “嘿嘿,大家抓紧点,果然如同马荣蔚长老所说,那家伙就是个纸老虎,一捅就破。”

    “先不要离开,我觉得啊,那小子吃了闷亏,凭借他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说不定还会卷土重来呢。”

    马荣蔚等人,全部都升腾起了这个心思,静静地等待了起来。

    宁飞扬当然知道,这帮人肯定守株待兔,把他当成了猎物。

    “那就看看,到底谁才是猎物,谁才是真正的猎人!”宁飞扬再次涌动元气。

    宁飞扬涌动出来的元气,还夹杂着纯阳之气,而且还刻意放大了许多。

    嗡!

    八大支脉的长老,很快就察觉到了异常,他们不免兴奋了起来,本以为还要等很长时间,宁飞扬才会上钩呢,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分钟,那家伙卷土重来了。

    终归是年轻了些,这是所有长老内心的想法。

    在这些长老的眼里,宁飞扬刚刚进阶不久,根基还不稳,趁机掠夺他的修为,肯定非常简单。

    当然了,他们掠夺别人的修为,未必能够等量增加到自己身上,但是提取其中精纯的元气,补充体内所需,倒是可以提升修为。

    八人释放出来的元气,争先恐后地朝着宁飞扬的气息涌去。

    很快,其中一股气息,已经接触到了宁飞扬。

    “炼气期九层中期,虽然修为差了点,但是也可以了。”宁飞扬嘴角浮现出一抹邪笑。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些涌动而来的气息,可不是抱着友善的目的,全部是来掠夺他的修为。

    宁飞扬从不主动招惹别人,但是如果来者不善,或者是大恶之人,他也不介意主动出手。

    眼下就是如此!

    宁飞扬体内的元气涌动,很快就把那股气息给包裹住了。

    “瞳灭!”宁飞扬暴喝一声。

    这本武技有些邪恶,只要就缠住别人的神识,或者是元气,以此为线索,掠夺别人的灵魂之力。

    宁飞扬以前学过这种武技,也是专门用来对付坏人的,之前也只是稍稍影响别人的修为,但现在已经半只脚踏入了筑基期,强行动用这种武技,完全没有问题。

    瞳灭第三等级,灵魂吞噬!

    宁飞扬很快就散发出来这种气息,狂暴的灵魂之力,在元气和纯阳之气的掩盖之下,直接抽取对方的魂力。

    滋滋,滋滋,滋滋……

    宁飞扬可以清晰地感受得到,源源不断地灵魂之力,正在朝着自己这边涌动而来。

    “太好了,灵魂力量很精纯,我喜欢!”宁飞扬的嘴角,浮现出了淡淡地邪笑。

    那名修者还尝试掠夺宁飞扬的元气,殊不知,灵魂之力正在大量流失,等他意识到问题所在,已经晚了。

    “喝!”那名长老来不及多想,赶紧把气息切断。

    噗!

    那名张老当即喷出鲜血,倒在了修炼密室之中。

    “那到底是什么气息,怎么那么恐怖啊。”那名长老想到之前的情况,心有余悸,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哪里还想掠夺宁飞扬的修为,如果不是撤退的及时,恐怕整个人的灵魂之力,会被全部抽空。

    宁飞扬一击得手,大笑了三声,继续利用纯阳之气和元气作为wěi zhuāng,再次诱骗另一名长老。

    如此再三。

    八名长老,全部都上了当,他们的警惕程度不一样,或多或少都遭到了攻击,灵魂之力损失惨重。

    “那股气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真是宁飞扬散发出来的,这家伙怎么如此的恐怖啊,真是气死人了。”

    “我们没有掠夺他的修为,反倒是被他收割了不少灵魂之力,我不服,还要再来。”

    那些长老修者,也只是说说罢了,当真正要战斗的时候,心里还是犯怵。

    如果面对面,他们或许会勇往直前,但是看不清宁飞扬再干什么,到底是什么情况,加上刚才吃了亏,心里终究是没有底气。

    八名长老,很快聚集到了一块。

    “马荣蔚张老,你倒是说说啊,我们该怎么办?”那些修者纷纷询问,他们吃了那么大的亏,当然不愿意善罢甘休了。

    “实不相瞒,如果非要我说,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也没有办法。”马荣蔚叹了口气说道。

    啊?

    被誉为马家长老第一人,常务长老的最有利竞争者,居然都说没有办法,那该如何是好啊。

    “那也不能就这么干看着啊。”马荣蔚再次开了口。

    “还是那句话,只能等着四小古修家族聚会,在半路上lán jié他,狠狠地教训那个家伙。”马荣蔚刚才也吃了亏,心里不好受,补充道,“但是这次,至少要再多出动一名修者。”

    对付宁飞扬,动用三名长老,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享受的“待遇”啊。

    宁飞扬收获丰厚,灵魂之力暴涨,这就要静下心来修炼,谁知又察觉到了一股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