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独领风骚的人-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631章 独领风骚的人

    马荣蔚的确害怕了,在他的眼里,乃至八大支脉的人眼里,此时此刻的宁飞扬,就是一个疯子,彻底疯狂的家伙。

    这家伙和族长周旋了一个小时,居然安然无恙,而且修为隐隐有进步的迹象。

    难道有什么奇遇?

    又或者说,修为再次提升了?

    谁也说不准,也就没有敢招惹他,万一这家伙真的有本事,或者是采取独特的方式偷袭,他们可就惨了。

    马荣蔚身为第三支脉的长老,而且是常务长老的有力竞争者,怎么可能和宁飞扬去赌啊,更加不会答应什么生死战,简直就是开玩笑。

    “马荣蔚长老,你不敢和他战斗啊,他都已经发出生死战的挑战了,你不如趁机把他干掉啊?”其中一名长老开口说道。

    “是啊,马荣蔚长老,你身为我们几个支脉最厉害的长老,难道也不是他的对手?”

    “马荣蔚长老,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其余的几个长老,之前都已经商量好了,要好好教训宁飞扬,但是根本没有机会。

    而刚才,宁飞扬主动发起生死战的挑衅,他们以为马荣蔚肯定会答应下来的,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干掉宁飞扬,省的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他们对马荣蔚抱着很大的期待,但是对方的表现,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

    马荣蔚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心虚,当即停了下,沉声说道:“你们真以为我怕他?”

    “额……”众人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看到马荣蔚生气,也不敢说出来啊。

    马荣蔚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道:“我哪里是怕他啊,我这么做,只不过想要试试族长的态度。”

    族长的态度?

    那些人更是听不明白了。

    “相信你们也知道,我接下来要竞争常务长老,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太大的事情,担心让族长不舒服,到了那个时候,如果有人捅一刀子,我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我需要请示一下族长,如果他老人家没有意见,我就没有什么顾忌了,可以肆无忌惮的动手。”

    “哼,倘若那个时候,那小子还敢发起挑战,我必然将他杀死。”

    马荣蔚半真半假的说道,身为常务长老的竞争人,如果现在承认害怕宁飞扬,简直太丢人了。

    说出去的话,肯定会让人笑话,到时候别说做常务长老,就是普通长老的位置,恐怕也保不住了。

    “马荣蔚长老果然英明,真是厉害。”

    “高瞻远瞩,不是我们可以猜测的。”

    “马荣蔚长老刚才真是对不起,我们不该那么说你的,在此向你道歉。”

    那些长老被对方忽悠住了,也就纷纷闭嘴不言,然后开口道歉。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找族长单独议论,回头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马荣蔚开口说道。

    那些长老悉数离开。

    马荣蔚把他们支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快步朝着族长的别墅走去。

    与此同时,第五支脉别墅门前,一片欢腾。

    “太好了,实在是太棒了,那些个老家伙,估计要气死了。”

    “宁飞扬长老,实在是威武霸气啊,刚才我都担心死了,没想到居然变强了。”

    “好,实在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我们晚上要摆宴席,哈哈哈哈哈……”

    第五支脉和第十支脉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比他们获得修炼资源,以及修为进阶都要高兴。

    “宁飞扬长老,你够可以的啊,刚才把我们吓死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们刚才扫视你的身体,发现根本没有修为啊?”马琦开口询问道。

    宁飞扬与族长交手的时候,已经隐匿了部分气息,并且在身上布置了阵法。

    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可能是密室的缘故吧。”宁飞扬淡淡地说道。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状况呢。”马琦挠着头说道,“不过这也好,废了马荣蔚手下两个人,估计那个老家伙要吐血吧?”

    宁飞扬赶紧摇头,说道:“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并没有废了他们,那是他们咎由自取,遭到了上天的惩罚而已。”

    众人哄笑。

    这当然不可能是真的,但是大家心照不宣,这种事情不能乱说的。

    “对了,飞扬,你和族长交手的事情,是不是真的?”马渊开口询问道。

    马洪宵等人尽管没有开口,也都投过来询问的眼神。

    “当然不是的了,是我一个人左右战斗而已。”宁飞扬随意地回答道。

    呼!

    众人松了口气。

    “行了,现在没事了,大家都散去吧,我还有事和马洪宵长老聊聊呢。”宁飞扬开口说道。

    众人看到宁飞扬没事,悬着的心也都放了下来,然后转身离开了。

    “刚才宁飞扬长老实在是太霸气了,面对八名长老,一点也不犯怵。”

    “没错,尤其是面对马荣蔚长老的时候,更是发出生死战的挑战,更可笑的是,那个老家伙居然不敢答应。”

    “想想都觉得痛快,实在是太刺激了,我都跟着热血沸腾,你们注意到了吧,马荣蔚离开的时候,眼睛都是绿的。”

    那些人离开的时候,还津津乐道呢,他们虽然只是普通的修者,但是身为宁飞扬长老的人,看到老大翅膀那么硬,也都感觉解气。

    第五支脉的会客厅,只有宁飞扬,马洪宵和马渊三人。

    宁飞扬随手布置了一个阵法。

    “喂,你这小子,身手够可以的,现在布置阵法,信手拈来啊。”马渊笑着说道。

    现在没有外人,他也没有必要做样子了,宁飞扬是他的外甥,直呼其名也是应该的。

    “我不过是熟能生巧而已。”宁飞扬谦虚地说道。

    马洪宵没有接这茬,而是开口询问道:“飞扬,你把我们单独留下来,肯定是有话要说吧?”

    “没错,外公,小舅,刚才我隐瞒了事情的真相。”宁飞扬开口说道。

    “什么事情的真相?”马渊一头雾水。

    马洪宵开口说道:“飞扬,你的意思是说,之前一个小时之内,你真的和族长交手了?”

    “没错,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不能说出来。”宁飞扬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