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霸道收割-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695章 霸道收割

    第二支脉长老看到宁飞扬的笑意,总觉得不对劲,心里发毛。

    “你你想干什么?”第二支脉长老不停地向后退。

    “当然是帮你了。”宁飞扬拔出了宝剑。

    第二支脉长老开口说道:“人在那边,你向我这边攻击干嘛,你要杀腾家的人。”

    “我只说过帮你,但是并没有承诺帮你杀腾家的人。”宁飞扬冷笑道,“实力不如人家,那就不要怪我,我送给你归西,也是给你一个解脱,好过死在别人的手中。”

    “宁飞扬,你啊!”第二支脉长老还没有把话说完,性命就已经被终结了。

    聒噪之人,只有死路一条!

    宁飞扬从来不会对这种人手软,之前没有动手,那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

    他转过头来,目光落到了腾家那名修者身上。

    腾家修者本以为可以斩杀第二支脉长老,但是刚刚重创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动手,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被马家修者所杀。

    “这家伙连自己人都杀,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第二支脉长老想到这里,冷汗涔涔,掉头就跑。

    宁飞扬也没有追上去,不过炼气期九层修者而已,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族长以及长老之间的战斗,已经发生了转移,他们走出密室,来到了更为广阔的武场战斗。

    他们的修为虽然高,但在全力厮杀的情况下,身体的损耗也非常之大,眨眼间就已经体力不支!

    战斗力自然也弱了很多。

    马洪宵和马渊二人,接连斩杀几名修者,然后迅速后退,来到了宁飞扬的身旁。

    “刚才真是太痛快了,我还没有过瘾呢。”马渊反问道,“飞扬,你干嘛让我回来?”

    “现在战斗进入了疲劳期,大家战斗的时候,都明显保存体力,留有后手,如果你继续战斗,最后可能会吃亏。”宁飞扬开口说道。

    马渊摇了摇头,尴尬地说道:“多谢你提醒,我还真没有考虑到这一层面。”

    “飞扬说的没错,我之前也没有想那么多,现在细想一下,的确不能太拼了,现在形势不明朗,我们要保存体力。”马洪宵开口说道。

    关于战斗经验,他们在宁飞扬面前,自叹不如!

    宁飞扬预测的非常精准,几分钟之后,战斗趋于平缓,修者纷纷从空中降落,缓缓地到了地面之上。

    “腾老头,你的实力也未必比我高多少,咱们这么战斗下去,其实没有任何意义。”马族长开口说道。

    “混账东西,我是不会罢休的!”腾族长没有罢休的意思。

    马族长开口说道:“要不然这样吧,咱们休息一下,等到体力恢复之后再战,如何?”

    “去你七大姑八大姨的,我才没有那么傻呢,你既然得罪了我,我一定要杀了你!”腾族长愤愤地说道,“我还有秘法没有动用呢。”

    秘法?

    腾家的人听到之后,精神大振。

    马家的修者,心中骇然。

    马族长并没有流露出胆怯之意,而是开口说道:“秘法吗?哈哈哈哈,腾老头,你以为只有你会秘法?”

    “你也会秘法?”腾族长有些诧异。

    “你当我是傻子吗?如果我没有看家本领,我敢到腾家来?”马族长涌动魂力,讪讪地笑着说道,“哼,之前我在你的秘法之下吃了亏,今天,我必须要讨回来!”

    两人迅速涌动气息。

    宁飞扬目光紧紧地盯着腾老头,察觉到一股阳气涌动出来,霸道的气息迅速弥漫,很快笼罩在了场中央。

    “纯阳秘法!”

    腾族长暴喝一声,那些纯阳之气开始转化,氤氲之气凝结成液体,开始缓缓地流动,碰触到了马家修者身上,很快胶着上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直接把我粘住了。”马渊嘴里骂骂咧咧,他想要挣脱,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移动。

    马洪宵亦是如此,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着急地说道:“飞扬,你赶紧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宁飞扬眉头紧皱,纯阳气息太过浓郁,一旦碰触到修者的身体,就会渗透进去,抓换成狂暴的能量,迅速占领身体。

    这种诡异的能量,绝非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当达到临界值,能量就会发生爆炸,修者难逃一死!

    “你们注意点,不管用多少元气,都要尽量阻挡能量的侵袭。”宁飞扬叮嘱道。

    马洪宵和马渊不敢大意,不再动弹挣扎,紧闭双眼,开始抵挡了起来。

    反观那几名挣扎的修者,越是慌乱,后果就越严重。

    “族长。”

    “救救我们。”

    马族长只是让他们撑住,又怎么会出手相救,当即释放灵魂之力,暴喝一声:“魂魇!”

    灵魂气息涌动,腾家的人也脸色大变。

    腾族长这就释放气息抵挡,本以为对方的秘法有多厉害,但是当真正碰触到,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马老头,这就是你引以为豪的秘法?”腾族长大笑了起来,“真是笑死人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差劲的秘法。”

    其余的修者,也都轻松抵挡,纷纷攻击嘲讽马族长。

    马族长眉头紧皱,再次释放魂力,如此再三,根本无法使出秘法。

    他赶紧释放神识,目光很快落到了宁飞扬的身上!

    “宁飞扬,怎么回事?”马族长十分恼火。

    “什么怎么回事?”宁飞扬装作什么都不清楚。

    马族长呵斥道:“你还跟我装疯卖傻,我指的什么,你心里最清楚。”

    “你说秘法?马族长,你身为马家族长,关键时刻无法使用秘法,现在反倒是怪我一个常务长老,而且还是位置不保的常务长老,你不觉得很搞笑吗?”宁飞扬讪讪地说道。

    马族长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从宁飞扬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来,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宁长老,赶紧告诉我,不然我们都要死。”马族长的语气没有之前那么强硬了。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翻脸无情,必须要死!”宁飞扬声音冰冷。

    马族长的心跌入谷底,依然不敢相信,开口说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之前使用过魂魇,现在怎么不灵了?”

    “呵呵,我告诉你吧,之前使用秘法的人并不是你,而是我!”宁飞扬一字一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