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马家扛鼎之人-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698章 马家扛鼎之人

    众人感受到凌厉的杀气,这才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

    腾族长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期六层,而宁飞扬不过是刚刚进阶筑基期五层罢了,两个人孰强孰弱,立判高下。

    最重要的是,修为越高,战斗力相差越大,达到他们这个层次,五层和六层的悬殊,相当于炼气期三层和六层的悬殊。

    不说秒杀,最多百招,就可以解决对方!

    “飞扬,你要小心。”马渊提醒道。

    “没错,面对这个老混蛋,一定不能大意!”马洪宵也补充道。

    宁飞扬给他们一个安慰的眼神,再次向前,负手而立,说道:“你确定不用秘法了?”

    他刚才的确有些没过瘾,本身就是纯阳体质,平时受到纯阳之气的侵袭,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狂暴的能量。

    相比较而言,腾族长的纯阳秘法攻击,不过是小儿科罢了,刚好给他tí gòng修炼的能量,顺势进阶了。

    宁飞扬意犹未尽!

    “当然。”腾族长不知道这家伙耍什么花招。

    “既然你不用了,那该我用了。”宁飞扬淡淡地说道。

    该他用了?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宁飞扬要动用秘法?

    一连串的疑问,在众人的脑海中浮现,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怎么回事,若有若无的气息,就把他们包裹住了。

    他们置身其中,灵魂之力受到了极大的干扰,整个人也变得浑浑噩噩,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紧接着,所有人都处于煎熬之中,抑或面临强大的敌人,又或者和高等灵兽战斗,总之他们处于绝对下风,不停地被追杀,甭提多狼狈了。

    他们想要逃,但是根本就逃不掉,绝对是煎熬!

    就连腾族长也没能幸免!

    魂魇!

    早在马族长和腾族长战斗的时候,宁飞扬已经悄然布局,把附近都笼罩了起来,现在只需要轻轻催动,便可以掌控大局。

    那些长老以及普通的修者,根本不必多说,他们的心性非常差,经过魂魇的洗礼,基本上都会变成疯子。

    宁飞扬要对付的是腾族长。

    “腾族长,你还好吧?”宁飞扬也进入了魂魇之中。

    这是他缔造出来的秘法,身为掌控者,在里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折磨腾族长,自然不在话下。

    腾族长刚开始还嘴硬,但是经过各种魂力酷刑,脾气荡然无存!

    “我求求你了,不要折磨我了,再这么下去,我会疯的,我会疯的。”腾族长经过一天的折磨,已经处于半疯癫状态了。

    腾族长求饶了?

    那些修者看到这一幕,浑然忘记了危险,全部被震惊住了。

    在他们的眼里,腾族长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何等威风,现在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唯唯诺诺,甚至还跪在了地上。

    宁飞扬那个家伙到底多么强大?

    “腾老头,你刚才不是要杀我吗?”宁飞扬淡淡地说道。

    “我错了,我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说大话了。”腾族长唯唯诺诺。

    马洪宵和马渊二人,也适时地走了过来。

    “飞扬,我不是在做梦吧,腾族长给你下跪了?”马渊开口询问道。

    “是啊,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他可是筑基期六层呢。”马洪宵也感到非常意外。

    宁飞扬开口说道:“外公,小舅,修为高固然重要,但是我和他的修为相差并不是特别大,所以还是要靠拳头说话。”

    小舅?

    外公?

    马家的修者听到这里,再次被震撼住了,恍然大悟。

    “这小子,莫非是张小娥的孩子?”

    “肯定是的,怪不得对族长那么痛恨,想当年争夺族长之位,那可是相当惨烈。”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咱们马家的人,他潜入马家,弄了这么一出,恐怕就是为了报仇。”

    “现在族长不在了,当年那事儿,族长做的是有点过分了”

    马家的修者,之前畏惧族长,现在族长身亡,也就无所顾忌了。

    “飞扬,太棒了。”

    “你真是给我们挣了脸面。”

    马洪宵和马渊两个,之前还各种担心,但是宁飞扬一路走路,所向披靡,全部都在计算之中,基本上没有误差。

    他们两个自然激动,毫不夸张地说,宁飞扬现在是马家的扛鼎之人!

    “宁大人,你想怎么样,尽管开口,我绝对配合你,只求你放我一马。”腾族长开口说道。

    “我们两个的仇恨,又岂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宁飞扬淡淡地说道。

    腾族长眉头紧皱,再次望向宁飞扬,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困惑道:“宁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两个没有什么关系啊。”

    “你有脸说没关系?”宁飞扬的怒火噌地燃烧了起来,“四年前,你派人到南阳市杀我,难道就这么忘了?”

    四年前?

    腾族长听到这个敏感的数字,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身体也瑟瑟发抖。

    如果说别的事情,他或许不记得,但是四年前的事情,记忆犹新!

    “你是纯阳之体?”腾族长开口询问道,“你怎么追查到这里的?还有,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呵呵,人算不如天算,我没有死,倒是你儿子腾九,已经被我杀了。”宁飞扬淡淡地回应道,“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腾族长当然知道儿子被杀的事情,为此耿耿于怀了很久,那可是他相当看重的儿子,准备重点打造传位的人,只是最近沉湎于在逆天狂灵阵中修炼,才没有功夫报仇。

    现在倒好,敌人直接shàng mén,他非但没有能力报仇,反而要给对方下跪!

    腾族长也彻底明白了,为何儿子会被杀,为何此人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现在,你明白了吗?”宁飞扬想到这四年的委屈,狂暴的气息再次迸发而出。

    魂魇之中,无尽的杀戮涌来,腾族长再次遭到严刑拷打。

    腾族长的精神崩溃,如果不是宁飞扬最后住手,并且释放魂力帮助他修复,只怕他早都死了。

    “那件事,不能全怪我,宁大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腾族长头发凌乱,衣服破败不堪,外貌形象比要饭花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嗯?”宁飞扬感觉另有隐情,继续追问道,“快说,当年为何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