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感情深-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71章 感情深

    运气这种东西,看起来非常玄乎,但是有时候又不得不相信。

    吴明江的这个摊位,不可能百分之百出玉石的,但是宁飞扬挑选了三块,无一例外的都出绿了,尤其是之前那块,价格更是高达三千六百万。

    而这块刚刚擦绿的玉石,还没有完全切开,价格就达到了五千万,而且还有上涨的趋势!

    向尚不得不相信,宁飞扬今天的运气的确是爆棚!

    他现在哪里还想着对付宁飞扬,因为这个方法根本就行不通,眼下最重要的是,从他的身上捞点好处再说。

    毫无疑问,从半路截胡,直接把玉石抢购下来,然后自己再慢慢切开,从中攫取利润。

    吴明江有些打鼓,反问道:“这能行吗?”

    “你不是带着玉石师傅嘛,赶紧让他看看,这块毛料之中,开出来的玉石,到底能卖出什么价格。”向尚催促道。

    吴明江当即让玉石师傅上前,开始全面检测了起来。

    他们很快便回来了。

    “怎么样?”向尚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现在还不是特别确定,如果能再开出来一点就好了。”玉石师傅开口说道。

    吴明江追问道:“你就说吧,现在有几成把握?”

    “只有七成把握,如果旁边的能延伸五厘米,开出来的玉石至少价值过亿。”玉石师傅开口说道。

    向尚和吴明江变得激动了起来,价值过亿的玉石,那可不是小数目,如果能够拍下来,绝对大赚一笔,在玉石市场紧俏的今天,赚钱不费吹灰之力。

    “宁兄弟,你这玉石还能不能接着开一点?”向尚开口询问道。

    “怎么?”宁飞扬反问道,“向兄对这个也有兴趣?”

    向尚笑着回答道:“我们做生意的,对于这种东西都有兴趣,不知道我刚才的提议”

    “向兄,咱们在商言商,这玉石如果再开的话,我肯定会全部切开,然后整体chū shòu,不会只开一点点。”宁飞扬婉言拒绝道。

    赌石分为两种,其中一种就是宁飞扬这样的,直接购买毛料,然后切开出手。

    至于第二种,那就是购买擦出绿的毛料,这个俗称半赌。

    半赌的风险并不比全赌看似擦出来一些率,如果打眼的话,里面开不出来更多的玉石,可能赔的更多!

    这个就要看玉石师傅的经验了,经验老道的玉石师傅,的确能够看出来一些端倪,把风险降到最低。

    “宁兄弟,你在我这里都开了两块,大赚一笔,要不然的话,就再开一点点。”吴明江也觉得风险太大了。

    “那好,既然你们执意如此,我就再开一点。”宁飞扬转身走向了玉石。

    在众目睽睽之下,宁飞扬又开始打磨了起来,沿着之前的痕迹,继续深入了两厘米。

    依然是绿色,而且纯度好像变得更高了!

    会场再次疯狂了起来,别小看这两厘米,至少能够让这块玉石的价格提高两千万,甚至更多。

    “不能再多了,这块料我准备就这么出手,弄起来太累了,现在有意向的可以喊价了。”宁飞扬拍了拍手上的灰说道。

    报价从五千万开始,一路走高。

    “怎么样?我们两家联手还是单干?”向尚开口说道。

    “向少,南阳是你的地盘,我们吴家只是过来混口饭吃的,还是联手吧,获利五五分账。”吴明江也心动了起来。

    玉石师傅说多开出五厘米,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宁飞扬只开出了两厘米,而且玉石成色更好了,按照以往的经验,应该问题不大。

    接下来就是拼财力的时候了。

    他们两家很快达成了协议,然后开始加价,很快把价格拉到了七千万。

    “七千五百万。”向尚再次喊价。

    “七千六百万。”有人加价。

    “七千八百万。”向尚有些着急了,这些人每次都紧追不舍。

    “七千九百万。”又有人跟价了。

    吴家只从事毛料生意,向氏集团更是没有染指玉石行业,他们两个竞拍下来这块料子,也是准备切开转手的。

    他们两家财力雄厚不假,但毕竟不能进行终端xiāo shòu,如果价格太高,他们可就没有多大的赚头了。

    “宁兄弟,什么都别说了,我们出价八千万,这块料子给我们。”向尚开口说道。

    “是啊,看在咱们的情分上,你务必要帮这个忙。”吴明江也附和了起来。

    宁飞扬没有说话。

    向尚再次开口说道:“我知道当年的事情,你心里肯定不痛快,但当年真不是我的错,是石萱那个女人投怀送抱的,我在这里给你保证,等到结束之后,我肯定狠狠教训那个贱女人!”

    还真是有意思!

    宁飞扬看到他们两个的嘴脸,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向尚为了表明决心,当即把躲在后面的石萱拉了过来,直接拽住了她的头发说道:“跪下,给宁兄弟认错!”

    “我”石萱想要开口解释。

    啪!

    向尚一巴掌扇了过去,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你不听话,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

    石萱感觉委屈到了极点,紧咬着嘴唇,面对这个曾经她看不起的男人,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对不起,我错了。”石萱磕头赔罪。

    “算了,你走吧。”宁飞扬摆了摆手,他早已经把那些事情都忘了。

    向尚两眼放光,再次追问道:“宁兄弟,这块料子”

    “八千万到账,就是你们的了。”宁飞扬回答道。

    “宁兄弟果然爽快!”向尚竖起了大拇指。

    吴明江也担心他反悔,这就准备好了合同,然后两家筹集资金,凑足了八千万,打入宁飞扬的账户。

    四周的玉石商人看到这里,纷纷表示抗议,觉得这次拍卖不公平。

    “没办法,谁让他们两个是我兄弟呢,对吧?”宁飞扬笑着说道。

    “没错,好兄弟,之前那一百万就算了,这是欠条,我这就给撕掉。”向尚为了表达他们之间的情意,直接将欠条给撕了。

    而在这个时候,夏晴走了过来,有些不解地询问道:“他们两个之前那么对你,你现在还让他们赚钱,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

    “宁飞扬这小子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但绝对不是吃亏的主儿,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等着瞧好。”张大嘴隐隐期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