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冤大头-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72章 冤大头

    张大嘴和宁飞扬同学四年,而且是一个寝室的兄弟,说句难听的,对方撅起屁股,都知道拉的是什么屎。

    张大嘴刚开始不相信宁飞扬,现在看来,这小子离奇失踪四年,回来之后还是老样子,没有把握的事情不干。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刚才很多人都已经说了,这块玉石全部开出来,至少价值一个亿,你现在八千万出手,肯定是亏了啊。”夏晴还是没有想明白。

    “你别听张大嘴胡说,人家待我也不错,一百万的欠条都撕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宁飞扬笑着说道,“对了,你们两个跟我来,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们,一人一块石头吧。”

    一人一块石头?

    如果在进入赌石大会之前,宁飞扬如果说送石头这话,张大嘴肯定会喷他一脸。

    但是现在是赌石大会,宁飞扬说出这话,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这些毛料之中,可是能够开出天价宝贝的好东西。

    “你这小子,今天赚了一亿多,我必须要宰你一顿。”张大嘴爽快地答应道。

    他们同学四年,彼此之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张大嘴这货直接挑选了一块大的。

    宁飞扬启用神识扫视了一下,当看到里面的东西,也有些惊讶。

    “怎么着,你小子想反悔啊,告诉你,晚了,哥们就要这个!”张大嘴笑嘻嘻地说道。

    “当然不反悔了,吴兄,这块我要了,报个价吧。”宁飞扬开口说道,他刚才探测了一下,张大嘴这家伙的运气还算不错,里面的宝贝价值两百万左右。

    吴明江也没有多要钱,开价四十万成交。

    张大嘴当即让玉石师傅帮忙切开。

    而夏晴就不一样了,她还从来没有挑选过这么贵重的东西,所以犹豫了半天,还没有看中一块。

    “要不然就这块吧。”夏晴指着地上的一块小石头说道。

    “你这也太节省了吧?”宁飞扬望着那块石头,只有篮球大就知道夏晴不想接受太贵重的东西,“还是换一个吧,就这个,稍微大点。”

    他之所以帮助夏晴换毛料,是因为这个女人的运气不如张大嘴,挑选的毛料之中,根本没有玉石。

    宁飞扬看到夏晴有些犹豫,就劝说道:“你今天帮了我的忙,这个就当是还礼了。”

    “那好吧,就这块。”夏晴也没有僵持。

    这块料子开价八万,吴明江根本没有亲自动手,摊位的助理就已经chū shòu了。

    张大嘴那边已经切开了,里面出来的玉石不很快吸引了玉石商人的注意,以两百二十万的价格成交了。

    夏晴也有些按捺不住,也让玉石师傅切割,与别人不同的是,她的这块石头开出来的是红色的玉石,体积虽然小了点,但是总价值更高。

    三百万成交!

    夏晴本来也就是玩玩,没想到居然卖出了这么高的价格,顿时说道:“不行,真是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收下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之前已经说过送给你了,你就拿着。”宁飞扬开口说道,“再说了,在购买之前,我也不知道里面的玉石有那么大,这完全是你的运气。”

    夏晴心里感动不已,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这块石头根本不是她本人挑选的,而是宁飞扬帮助她挑选的,而且还是他付的钱。

    也就是说,这三百万是宁飞扬白白送给她的。

    “谢谢你。”夏晴开口说道。

    “嗨,说这个干嘛,之前你不是说你爷爷帮人打理古董,不小心碎了其中一个,还欠人家将近三百万嘛,这个赔给别人刚好。”宁飞扬笑着说道。

    夏晴眼眶中有些泪花,她之前是说过这件事,但也是不经意的一提罢了,没想到宁飞扬居然还记得,而且用这种方式帮她的忙,也避免了尴尬。

    “这个男人,还真是细心。”夏晴再次望向宁飞扬,对这个男人多了几分好感。

    他们两个的谈话内容,别人没有听到,但是那种表情,却被每个人都捕捉到了。

    尤其是他们当年的同班同学,更是羡慕不已!

    要说最为后悔的,莫过于躲在角落里的石萱了,想当初她贪慕虚荣,把宁飞扬给甩了,转头到了向尚的怀抱。

    向尚的总资产是比宁飞扬高,但是这家伙也是抠门,每次买个几千上万块的包包,都要撒娇好几天才行,这些年送给她的东西,加在一起也不过几十万而已。

    反观宁飞扬,出手相当阔绰,三百万的玉石都不眨眼!

    石萱欲哭无泪!

    宁飞扬可不管那么多,神识探测了一下,又购买了六块石头,不过却没有切割,而是让人打包运走。

    四周赌石的人,看到这里才回过神来,纷纷嚷嚷着要购买毛料,也要沾沾喜气。

    “等一下,稍等片刻,我们打算现场切开这块料子,然后再chū shòu玉石。”吴明江暂停了业务,然后开口说道:“今天的暖场,我们已经把最好的料子都拿上来了,让大家买个过瘾!”

    他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等到这块料子开出上亿的玉石,那么摊位的毛料价高,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到时候肯定还会有人买账的。

    众人也都看穿了吴明江的心思,但谁让摊位是人家的呢,他们也无话可说。

    “向少,那就继续切了?”吴明江征求向尚的意见。

    “切,必须要切开,咱们还等着出手呢。”向尚笑着说道。

    玉石师傅小心翼翼地打磨,很快又深入了一厘米,玉石的纯度依然走高。

    向尚和吴明江更加兴奋了,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别说一个亿了,可能卖出更高的天价!

    然而,就在五分钟之后,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状况,那精纯的玉石戛然而止,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老板,向少,还要接着开吗?”玉石师傅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开,必须给我开。”吴明江开口说道。

    向尚也紧张到了极点,刚才问家里要钱的时候,也是信誓旦旦,谁知道玉石居然断层了。

    玉石师傅继续打磨。

    整个赌石现场都变得紧张了起来,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如果里面没有料子,那可就成了冤大头,赔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