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晚辈-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724章 晚辈

    寒族长何其聪明,加上对寒如雪的了解,从对方的表情之中,便察觉到了什么。

    “看似狂妄,其实说的话,全部都办成了?”寒族长追问道。

    “差不多吧这家伙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要不然的话,根本别想着成功。”寒如雪开口说道。

    寒族长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你的观点不一样,我觉得宁大人心思缜密,绝对是罕见的绝世天才!”

    “族长,他的天赋是高了点,但是你没有必要这么抬举他吧?”寒如雪有些不满。

    “我行走江湖多年,不会看走眼的,如果你不相信,咱们走着瞧就行了。”寒族长没有过多的争辩。

    寒如雪嘟囔着小嘴,看上去颇为不满,但是心里也开始打鼓。

    难道说,那个家伙真有几分本事?

    “如果他真的厉害,刚才就不会被打昏过去了。”寒如雪找到了突破口。

    “如雪,你查探一下,天潭那边,战斗似乎呈一边倒的趋势了。”寒族长开口说道。

    寒如雪动用神识扫视,根本没有什么发现。

    寒族长提醒道:“你别用神识扫视,你动用灵魂之力感知一下试试。”

    嗡!

    寒如雪的灵魂之力,顿时涌动了出来,很快蔓延到了天潭附近。

    “族长,居然有阵法。”寒如雪大为惊讶,“不对劲啊,蒲家三名修者,已经足够厉害了,刚才都把宁飞扬给打昏过去了,现在没有必要动用阵法吧?”

    简直多此一举。

    寒族长微微点头,回应道:“怪就怪在这里,我怀疑阵法不是蒲家修者布置的。”

    “你是说宁飞扬?”寒如雪反应了过来,“那家伙之前和我一起行动,倒是表现出了布阵的天赋,还挺强大的。”

    “那就对了。”寒族长缓缓点头。

    寒如雪眉头微皱,说道:“就算他会布置阵法,那又如何,蒲家可是三名筑基期九层高手,他布置出来的阵法,不过是杯水车薪。”

    “如雪,我这次执意让你出来历练,看来是对了,你的经验严重不足,我要告诉你的是,宁飞扬布置出来的阵法,可不普通。”寒族长娓娓道来。

    寒如雪不相信有什么特殊之处,再次用魂力探测,很快发现了不同寻常。

    魂阵!

    她一直跟着寒族长修炼,耳濡目染,知道的自然就多一些,魂阵尽管没有接触过,但在古籍中也曾经读到过。

    这种阵法布置起来相当困难,类似眼前这个魂阵,即便是金丹期高手,也要耗费七天七夜,或许才能成功。

    “这个应该不是他布置的吧?”寒如雪不敢相信,“或许这里本来就存在呢?”

    “如雪,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更何况,你看阵法中的战斗,宁大人占据绝对优势!”寒族长再次开口说道。

    寒如雪自己也知道,刚才的说辞有些无力,尤其是查探到阵法内的情况,更是无话可说。

    此时此刻,宁飞扬厮杀的酣畅淋漓,不停地改变魂阵,把三人分隔开来,逐一击破。

    蒲耀一行三人,不知道吐了多少鲜血,脸色苍白。

    “如果我们再继续下去,恐怕都要死。”

    “是啊,千算万算,没算到这小子如此精通阵法,蒲耀,赶紧拿个主意!”

    两名修者叫苦不迭!

    蒲耀刚要说自己没主意,又是一股狂暴的魂力袭来,几乎要了他半条命。

    他的瞳孔之中,闪现出一抹狡黠,咬着牙说道:“对付这个家伙,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听我的。”

    “事到如今,赶紧说。”另外两名修者催促道。

    “你们两个先引开他的注意力,然后我发动攻击,或许有效。”蒲耀开口说道。

    两名修者没有多想,左右开弓,发起了全力冲击。

    二人还等着蒲耀进攻呢,谁知道转过头去,发现蒲耀这家伙已经逃之夭夭了。

    “混蛋!”

    两名修者破口大骂,这才意识到被骗了,然而为时已晚,伴随着宁飞扬的攻击,他们当场陨落。

    蒲耀使出了遁走的秘法,几乎耗费了所有的灵魂气息,遭到严重创伤,这才从阵法角落撕开了一个口子,仓皇而逃。

    轰隆!

    宁飞扬斩杀了两名修者,身上的气息也消耗的所剩无几,根本没有力气去追蒲耀,只能任由对方逃走。

    “宁飞扬。”

    “宁大人。”

    寒如雪和寒族长二人,目睹了宁飞扬斩杀两名筑基期修者那一幕,心灵遭到了强烈冲击。

    太震撼了。

    “宁飞扬,你真的杀了两名筑基期九层修者?”寒如雪不敢相信。

    “你难道看不见吗?”宁飞扬没好气地说道。

    寒如雪倒吸一口凉气,在宁飞扬的面前,丝毫提不起半点脾气。

    她比宁飞扬的修为还高一些,但是面对筑基期九层高手,别说抱着战胜对方的想法,甚至连战斗都不敢去想。

    反观宁飞扬,不仅击杀了两名,而且还重创了一名,二人之间的差距,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寒如雪心里这么想,但是看到宁飞扬的表情,那叫一个不痛快。

    “你厉害啊,最后一个怎么不去追杀?”寒如雪没好气地说道。

    “如雪,闭嘴!”寒族长走了过来。

    寒如雪不满地说道:“族长”

    “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寒族长沉声说道。

    寒如雪现在的修为比族长要高,但她从小跟着族长修炼,早已经把族长当成了最亲近的长辈,哪里敢不听族长的话,只能闭上了嘴巴。

    熟料,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气愤!

    寒族长继续说道:“如雪,向宁大人道歉。”

    还要道歉?

    寒如雪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但是看到寒族长的眼神,也不得不挤出了几个字:“对不起,宁大人。”

    “没关系,晚辈嘛,说话难免没什么顾忌。”宁飞扬笑哈哈地说道。

    “你说谁是晚辈?”寒如雪不想被占便宜。

    “在江湖经验上面,你的确是宁大人的晚辈,战斗力也不如对方,这么说也没问题。”寒族长插话道,“如果你想和宁大人平起平坐,我倒是有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