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这个我擅长-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73章 这个我擅长

    滋滋,滋滋,滋滋

    整个赌石会场,前所未有的安静,与之前的疯狂完全不符。

    三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每过去一秒钟,对于吴明江和向尚来说,都是极大的煎熬,犹如针一样刺进他们的心脏位置。

    十分钟的时间,仿佛比十年还要漫长。

    他们两个紧紧地攥着拳头,指甲都嵌进了肉里,甚至渗出丝丝血迹,二人都浑然不知。

    额头上全部都是汗水,后背也都被冷汗浸湿了,这可是八千万的赌石啊,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伴随着“咔嚓”一声,几乎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上。

    那块硕大的毛料,里面空无一物,之前品质上乘的玉石就这么断裂了,这块玉石也就两厘米的厚度而已,只是面积比较大罢了。

    而且,由于形状的限制,这块玉石只能做一些小配件,价值自然而然地就变低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向尚快要哭了出来。

    “玉石师傅,再给我切割,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吴明江已经彻底疯了。

    他们两个本以为可以大赚一笔的,联手拿出了八千万,但是现在如同打水漂一样,心里哪里能够承受得住。

    吴明江之前搞砸了一批药材,尽管制造假药材不是他的,但销往其它地方都没有被识破,单单他这一单没成,家族对他已经很有意见了。

    现在又拿出四千万赌石,再次挥霍一空,恐怕会受到更大的惩罚。

    向尚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家族之前与宁飞扬打赌,已经输掉了四千万,而且保健品的配方也被公布了出来,根本没有任何底牌了。

    公司唯一剩下的四千万流动资金,也都被他调了过来,谁知道又被坑走了。

    “我去,今天算是开眼了,剧情神转折啊。”

    “哎,不知道是该说那个年轻人运气好,还是说这两个人的运气太差。”

    “开出来那么多玉石,唯独这个出了问题,我怎么总感觉,之前那个年轻人是故意的啊?”

    在场的都是老油条,通过一系列的事情,很快便有了推测,感觉宁飞扬是故意坑他们的。

    张大嘴总算是明白了过来,竖起大拇指说道:“飞扬,真有你的,我就说嘛,好东西怎么能留给他们,原来是一坨屎啊。”

    “哼,他们这是罪有应得,想要算计我,没门。”宁飞扬笑着说道。

    “奸诈!”夏晴嘴里这么说,但看到对方的表情,心里还是挺痛快的。

    向尚心里处于崩溃的边缘,听到那么多人嘲笑,就更加无法保持淡定了,直接冲上前去。

    “宁飞扬,你这个混蛋小人,你居然敢耍我。”向尚开口说道。

    “向少,你这是什么意思?”宁飞扬一脸无辜地说道。

    向尚蹭了一下鼻子,恶狠狠地说道:“你少来这套,这块玉石那么差,你居然八千万的高价卖给我,这不是摆明了坑我吗?”

    “喂,刚才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是你苦苦哀求,让我把这块料子卖给你的,现在反过来倒打一耙,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宁飞扬嘲讽道。

    “你肯定知道里面有问题。”向尚胡搅蛮缠了起来。

    “这里是赌石大会,你也是奔着赚钱的念头来的,你好歹也是堂堂向氏集团的大少,既然赌不起,那来这里干什么呢?”宁飞扬再次提高了嗓音:“真是丢人!”

    众人也都跟着指指点点。

    向尚这才清醒了过来,他本想着算计宁飞扬的,谁知道从始至终,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被人骗的团团转,丢人还亏钱。

    吴明江也是怒气冲冲,说道:“赶紧把八千万还给我们,要不然,要不然的话”

    “你想怎么样?”宁飞扬反问道,“大家在这里给我做个见证,如果我宁飞扬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肯定就是这家伙干的。”

    “你”吴明江被气得吐了口鲜血。

    他们两个瘫坐在了地上,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在明面上进行的,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太贪了,结果自取其辱!

    “我的一百万,你之前欠我的一百万,现在还给我。”向尚已经被冲昏了头脑。

    “向尚,我建议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是不是得了老年健忘症,你说我欠你的钱,欠条呢?”宁飞扬反问道。

    欠条?

    向尚这才回想起来,刚才他已经把欠条给撕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们也不能把宁飞扬怎么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家伙嚣张。

    只不过,人家有嚣张的资本,在今晚,宁飞扬当之无愧的最大赢家。

    吴明江年龄大一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指着外面说道:“滚,我这里不欢迎你。”

    他想要尽快赶走宁飞扬,然后把这些毛料出手,尽可能地多赚点利润,弥补之前的损失,这样才能逃过家族的惩罚。

    “我当然会走了,只不过,在我离开之前,还有些话要说。”宁飞扬笑着说道。

    还有话说?

    众人也都搞不明白,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好说的。

    “相信刚才大家也都听到了,吴明江,也就是这个摊位的老板,已经说过了,这里是他们最好的毛料,我一点也不怀疑,因为开出来的玉石非常多。

    而且,我还挑选了好几块打包带走,但是我表示很遗憾,这数百快毛料之中,已经没有能够开出玉石的料子了,换句话说,这些都是废料!”宁飞扬开口说道。

    他说话的时候抑扬顿挫,声音极具干扰力,直击每个人的心灵。

    那些人刚才还非常狂热,但是听到宁飞扬的话之后,犹如被浇了一盆冷水,顿时变得清醒了起来。

    宁飞扬自从进入摊位赌石,一系列的表现,展现出来的是玉石大师的风范,他百分之百的命中,让人深信不疑。

    “你什么意思,你这分明就是砸我的场子!”吴明江指着宁飞扬说道。

    “砸场子?”宁飞扬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笑着说道,“没错,我就是砸场子,而且我也最擅长这个,可惜的是,你知道的太晚了!”

    这招!

    太毒了!

    宁飞扬不但掠走了他们摊位所有财富,还狠狠地坑了他们一把,临走的时候,短短几句话,把数千万的毛料,全部变成了垃圾废物,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