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震撼-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739章 震撼

    宁飞扬把蒲扇杀了之后,取走了他的储物袋,直接扔给了司徒流光。

    “拿着,送给你!”宁飞扬开口说道。

    司徒流光有些惊诧,这可是筑基期八层修者的储物袋,而且他还是蒲家的御用治疗师,里面的宝贝不言而喻。

    “老大,这……”司徒流光太震惊了。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筑基期修者的东西,我用不着了。”宁飞扬开口说道。

    司徒流光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当即把宝贝收了起来,开口说道:“多谢老大,多谢老大……不对,老大,你刚才说,筑基期的东西用不着了,是什么意思?”

    宁飞扬击杀了蒲扇,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也都留意了他刚才的那番话。

    “飞扬兄弟,你的修为,莫不是……”樊子林瞳孔急剧放大。

    他说话的时候,同时释放了神识,当查探到了宁飞扬的修为,满脸惊骇。

    寒族长查探不到,只能把给寒如雪使了个眼色,让她看看宁飞扬的修为。

    寒如雪根本不需要交代,早已经查探过了,她已经达到了筑基期九层,但依然查探不到宁飞扬的修为。

    “他……他不是筑基期九层巅峰。”寒如雪摇头说道。

    如果宁飞扬仅仅是筑基期九层巅峰,她肯定有所察觉,但现在一无所知,也就代表他的修为,已经突破了筑基期。

    金丹期一层!

    宁飞扬已经达到了金丹期。

    寒如雪推测到这里,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她在幻炼魔区之中,不停地厮杀历练,根本不敢停歇,多少次面临生命危险。

    她最终达到了筑基期九层,本以为缩小了和宁飞扬的差距。

    然而,宁飞扬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她的美梦!

    宁飞扬成为了金丹期修者,二人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拉大了很多。

    寒如雪有种心痛的感觉,不过她很快调整气息,这家伙能够活着出来,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宁大人,恭喜恭喜,没想到你进阶成为了金丹期修者。”

    “十几天的时间,居然把修为提升到了金丹期,绝对创造了记录。”

    “从此,你就是年轻最小的金丹期修者了,佩服,佩服!”

    那些散修与宁飞扬有患难之交,看到他的修为提升,由衷地恭贺起来。

    他们在幻炼魔区的时候,就已经见识了宁飞扬的本领,凭借筑基期九层的修为,就可以逆天斩杀金丹期一层修者。

    而现在,他已经达到了金丹期一层,倘若爆发起来,战斗力不可限量。

    这些人看起来其乐融融,但是蒲家的修者,脸色就变得难看了,尤其是金丹期修者。

    宁飞扬当着蒲家高手的面,直接斩杀了蒲家修者,一点面子都没有给他们,这让他们颜面无存。

    “该死!”其中一名金丹期一层修者开口说道。

    “呵呵,如果你觉得我该死,那就过来杀我。”宁飞扬淡然说道。

    他并不是一个嗜杀之人,但是对方步步紧逼,他不得不出手。

    还有一名金丹期二层修者,当即叮嘱道:“不能冲动,我们一起对付这家伙。”

    蒲家所有修者领命,纷纷拔出了wǔ qì,开始厮杀起来。

    嗡!

    宁飞扬瞳孔急剧放大,魂力疯狂涌动出来,直接压在了这些人的身上。

    瞳灭。

    宁飞扬只是金丹期一层修者不假,但是灵魂之力早已经达到了金丹期四层左右,灭了蒲家这些修者,根本不是问题。

    仅仅几十招的功夫,蒲家的修者,尽数被杀!

    那些围观的修者,许久才反应过来。

    一招灭了那么多人,太震撼了。

    “飞扬兄弟,真是痛快啊,你比我强多了,我做事还瞻前顾后的,你畅意恩仇,没有任何心魔,修炼的速度也是蹭蹭上涨!”樊子林走了过来,感慨说道。

    “子林兄,只要你愿意,也是可以做到的。”宁飞扬笑着说道。

    樊子林叹了口气,身为四大古修家族的人,他代表的不单单是自己,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贸然行动。

    “行了,幻炼魔区已经结束,我也要走了。”宁飞扬开口说道。

    “咱们后会有期。”樊子林笑着说道,“你的能力那么强,很快就会成为华夏修者界的焦点!”

    “承蒙吉言。”宁飞扬客气地说道。

    他在离开的时候,不忘警告在场的修者,如果谁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他就算翻遍整个华夏,也要把对方揪出来杀死。

    宁飞扬达到了金丹期不假,但自问还没有能力与四大古修家族叫板,他斩杀蒲家修者的事情,暂时还需要隐瞒。

    他当然也知道,如果蒲家真的想要彻查此事,早晚会查出来。

    宁飞扬也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修为肯定会节节攀升,到了那个时候,即便蒲家所有修者,包括族长在内找他报仇,他也不会有半点畏惧。

    所有修者相继离开。

    一边是四大古修家族之一的蒲家,另一边是强大如斯的宁飞扬,潜力无限,而且还有樊子林这个朋友。

    两边都不能得罪。

    他们从幻炼魔区出来,收获颇丰,这些东西,足够他们消化一段时间的了,刚好可以隐匿起来,避一避风头。

    寒族长和寒如雪还想说什么,宁飞扬已经告辞,直接带着司徒流光离开了。

    “这个混蛋!”寒如雪看到宁飞扬离开的背影,跺了跺脚说道。

    “现在知道珍惜了,可惜宁大人已经走了。”寒族长摇了摇头说道。

    寒如雪拉着族长的手,用撒娇的口吻说道:“族长,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我就是看不惯那家伙!”

    “既然看不惯,人家离开,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寒族长笑着说道。

    “我就是高兴啊。”寒如雪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寒族长摇头说道:“你这叫高兴?比哭还要难看。”

    “族长,我决定不理你了!”寒如雪这就扭头离开。

    宁飞扬在回去的路上,不停地打着喷嚏。

    “老大,是不是有人惦记你?”司徒流光开口说道。

    “当然了,我杀了那么多人,只怕很多人都说我坏话呢。”宁飞扬摇了摇头。

    司徒流光坏笑着说道:“我看不像,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寒如雪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