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疑点-神医高手-赛车比赛游戏网
神医高手

第88章 疑点

    宁飞扬他们四个人,在所有寝室之中,算是最为团结的了,比亲兄弟还要亲。

    他们当初一起玩游戏,一起喝酒吃肉,当然也少不了关shàng mén一起看小diàn yǐng。

    这些年来,宁飞扬因为爆炸案的事情,加上家里情况不好,张大嘴他们三人数次要帮衬,只是宁新远拒绝不收罢了。

    时隔四年,他们再次重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宁飞扬他们聊了起来,关于这几年的遭遇,他轻描淡写,主要是畅聊当年的青春趣事。

    聊着聊着,自然又谈到了当年的爆炸案!

    “我们当时也觉得不可能,好好的怎么能爆炸呢?”张大嘴开口说道。

    “对啊,飞扬尽管不是特别优秀,但是成绩尚可,尤其是在做实验方面,每次都是优秀,他们那帮混蛋,说什么精神不好,用错了药品,真是扯淡。”老管不满地说道。

    老管全名叫管丰,有着唏嘘的胡渣,头上不少白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沧桑一些,在寝室年龄最大,情商非常高,属于很会做人的那种,担任班级的团支书,人缘也很广。

    他平日里对兄弟几个都很照顾,完全是老大哥的形象,当年的事情出来之后,他就东奔西走,帮助宁飞扬伸冤,绝对够义气。

    “我们几个后来趁着晚上,到实验室勘察了,也搜集了不少实验药品,后来经过分析,你的那些化学药品中,含有大量的甲苯,你还记得当年的实验吗?”小鲍扶了扶眼镜框说道。

    小鲍全名鲍文来,他是一个文弱书生的模样,一米七五的个头,白白瘦瘦的,加上天生忧郁的眼神,倒是俘获了不少女生的芳心。

    他也对得起这幅长相,从大一到大四,包揽了一等奖学金,甚至还在竞赛中获得了名次,用现在的话说,绝对是“学霸”!

    “我当时做的实验,就是想着把浓xiāo suān和盐酸混合在一起,做到这一步的时候就爆炸了。”宁飞扬回忆说道,关于当时的情况,他记得非常清楚。

    “盐酸?”鲍文来摇了摇头,从包里拿出一份数据,指着上面说道:“我当时分析不下十次,但是根本就没有检测出盐酸,全部都是甲苯。”

    张大嘴爱好八卦,学习成绩不好,但是最基本的知识还是懂的,就开口说道:“浓xiāo suān和甲苯混合,那那是生成什么玩意来着?”

    “剧烈的爆炸物!”鲍文来开口说道。

    “但是我当时用的分明就是盐酸,上面写的清清楚楚。”宁飞扬非常肯定,“浓xiāo suān和甲苯这种东西,我还是知道不能混合在一起的,这是高中的知识。”

    “没理由啊,咱们实验室管理向来以严格著称,不会弄错药品啊,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张大嘴抓耳挠腮。

    他们几个陷入了沉思,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也不说话。

    片刻。

    宁飞扬再次开了口,说道:“我想起来了,当时那瓶盐酸并不是学校实验室的,实验室用光了,当时是让我们班的张德利帮我买的,他那天刚好路过实验室。”

    其余三人听到这里,纷纷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面色更加凝重了。

    “肯定是那小子搞的鬼,早看那孙子不爽了,他姥姥的,在学校的时候就整天巴结领导。”张大嘴嚷嚷道。

    “大嘴,事情没有证据,不能急于下结论。”管丰开口说道。

    鲍文来催促道:“大嘴,你不是加了学校很多群吗?每天听八卦之类的,你打听一下,看有没有张德利的消息,只要找到他的人,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张大嘴点了点头,开始在各个群里询问了起来,半个小时过去了,结果全部是一样的。

    自从毕业之后,谁也没有联系过那小子,也从来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我就说吧,这小子有问题,他就不是个好东西!”张大嘴嚷嚷道。

    管丰点燃了一根烟,猛抽一口,这才询问道:“飞扬,你和张德利有什么矛盾吗?”

    “没什么矛盾啊,我和他最多也就是泛泛之交,倒是出事那天,他非常主动帮我去买了盐酸,这点有些反常。”宁飞扬回忆起了当时细微的表情。

    “买过来的盐酸有问题,毕业之后离奇失踪,应该可以肯定有问题。”鲍文来推测分析道。

    事到如今,管丰也不得不相信了,问题肯定出在张德利那里。

    “只是奇怪,那家伙为何会陷害你?”管丰有些不解。

    “我也不清楚,现在只能尽力找到那家伙了。”宁飞扬开口说道。

    张大嘴端起酒杯,开口说道:“这件事先到这里,反正老三的案子,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才行!”

    四人碰杯,又聊了些轻松的话题,到了凌晨两点,几个人方才散去。

    宁飞扬刚准备离开,管丰拉住了他的胳膊。

    “老大,有事儿?”宁飞扬询问道。

    “还真有事。”管丰笑着说道。

    宁飞扬站住了,说道:“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咱们兄弟之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刚才听张大嘴说你赌石的本事,我也上看了看,关于你的事情,传的可是神乎其神啊。”管丰开口说道。

    “碰巧了而已。”宁飞扬笑着说道。

    “我们毕业那年,我家里开了个小公司,就是做玉石生意的,最近料子紧缺,我们资金也很紧张,所以我想找你帮个忙,能不能帮我赌两块石头?

    你放心,我会按照市面价收购,只是可能要等一等,资金回笼之后才能给你钱。”管丰尴尬地说道。

    兄弟归兄弟,生意是生意,管丰把这两者混淆在一起,觉得不太是滋味。

    奈何家里的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出此下策。

    “老大,就这点事儿啊,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只是那个赌石大会今天应该就结束了吧?”宁飞扬开口说道。

    管丰看到宁飞扬答应,也松了一口气,回答道:“没错,那个是结束了,不过明天在外地还有类似的赌石大会,只是规模比较小罢了,不过我们公司需求量也不大。”

    “没问题,那咱们明天联系。”宁飞扬爽快地说道。

    “好,到时候还有个慈善晚会,我带你见识见识,不少明星都参加呢。”管丰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