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我能淡定吗?-婚权独-赛车比赛游戏网
婚权独

第181章 我能淡定吗?

    乔熹喝了一口水,差点呛到自己,双目瞪大,无比吃惊地看着白陶:“你?你说你想怀孕了?你白陶居然想安定下来怀个孕?我的天啊!沈行渊给你吃了什么药?”

    白陶斜睨了乔熹一眼:“大惊小怪!”

    “我能淡定吗?”乔熹看着白陶,“你要是怀孕,那我可惨了,我们家没有人能轻松,我肯定会被我爸还是你爸联合下任务,二十四小时盯着你,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好吗?”

    乔熹是真的怕啊!

    白陶怀孕,这绝对是天底下最可怕的事情!

    依白陶的性子,她绝对是那种怀孕八个月了,还能够挺着大肚子去fān qiáng的人。

    她和沈行渊的姻缘,就是被她fān qiáng翻出来的。

    当年白陶的医学院刚好请了沈行渊所在的部队给新生军训。

    沈行渊是白陶的军训教官。

    沈行渊在遇到白陶之前,他觉得女人应该都是温温柔柔,斯斯文文的,结果,白陶成功颠覆了沈行渊二十四年来对女人所有的认知。

    那年白陶十八岁,沈行渊二十四岁。

    军训一共只有十五天,沈行渊每天晚上必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守在学校东面的围墙边上抓白陶。

    白陶的学院管理学生很严格,有宵禁,晚上十一点校门就关了,军训期间,十点就关了。可校门口有一家白陶特别喜欢的夜宵摊,晚上十点才出来,于是,白陶不辞辛苦,每晚都fān qiáng出去,吃完了再fān qiáng回来。

    每次都被沈行渊抓个正着,然后就是一百个仰卧起坐,绕操场跑三圈。

    直到军训的最后,白陶都不需要沈行渊开口了,反正每次fān qiáng回来后,直接倒在地上就开始仰卧起坐。

    为了美食,累一点苦一点怕什么。

    乔熹听说这件事情之后,真的是一点都不惊讶。

    她和白陶一样大,从小学到中学一直都是一个学校,乔熹干的所有的坏事,都是在白陶的教育下做的。

    乔明宇是jǐng chá,对乔熹的教育自然很严厉,从小就告诉了乔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乔熹一直谨遵家规,从不逾矩。

    可白陶就不一样了,从小逃学打架,无恶不作,自己闯祸也就算了,还常常怂恿乔熹一起。可每次出了事,背锅的都是乔熹,她是姐姐,自然得认罚。

    在乔熹看来,白陶自己就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可现在,这个孩子居然告诉她,她想生孩子了。

    乔熹觉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个白陶啊”乔熹抿抿嘴,“你是认真的吗?”

    白陶点点头,一双明眸大眼无比认真地看着乔熹:“当然认真啊!我也得为我家连长考虑考虑对吧!”

    “连长?”乔熹微微蹙眉,“你们家沈行渊不是已经升了营长了吗?”

    “他就是升了jun1 zhǎng我也喊他连长。”白陶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个小连长,一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小连长。”

    “”乔熹扯了扯嘴角,好吧,她这是莫名其妙就被秀了一脸恩爱吗啊?

    “不过这事也得靠缘分。”白陶笑笑,咧着嘴有些没心没肺,“毕竟当我白陶的孩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