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我没听错吧?-婚权独-赛车比赛游戏网
婚权独

第186章 我没听错吧?

    冷煜霆和沈行渊说了几句后,便走到了一边,乔熹和白陶也不知道这两人说些什么。

    乔熹和白陶的目光顺着走廊看过去,走廊尽头的两人虽然随意地站着,可身姿依然挺拔,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精气神是长年累月养成,远远看过去,就像画里的人物,冬日的阳光铺满全身,镀上了一层金边,看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乔熹笑笑:“就是传说中的一笑泯恩仇吗?”

    “你说他们聊些什么啊?”白陶好奇地看着,露出一脸疑惑,“这会儿笑一会儿严肃的,跟变脸一样。”

    乔熹看了眼白陶:“想知道你走过去问问呗。”

    “我才不要去。”白陶努努嘴,“一会儿又把沈行渊惹毛了,就真的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乔熹无奈地轻笑一声,眯着眼睛好笑地看着白陶:“我说,你怎么那么怕沈行渊?”

    “哎呀,你不知道。”白陶郁闷地道,“你说,我对上他我多亏啊。动手吧,三招之内他就能把我zhì fú,我逃跑吧,跑步是他长项,我五十米都跑不了,就会被抓回来。诶,你知道吗,我前段时间刚学了一个新招数,跳楼。”

    乔熹愣了半响,看着白陶弱弱地问:“我没听错吧?跳楼?”

    “哎呀,就是从二楼往下跳,只要方法对了就没事。”白陶瞥了眼乔熹,“你们警校不是还专门训练过这个吗?我说的这个跳楼,你也会。”

    乔熹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看着白陶无语地扯了扯嘴角。

    “我想啊,下次我要是再落入魔掌,我跳楼啊!他肯定怕了吧!”白陶道。

    乔熹扶额,一头黑线:“那个白陶我必须要告诉你沈行渊可能知道怎么从三楼平安无事地跳下来,你那个二楼真的是小菜一碟”

    白陶顿时泄了气地瘫软了下来,将头靠在乔熹的肩头,用哭腔道:“我刚刚已经知道了,特么跳楼都不行,真的是不要活了。”

    乔熹哭笑不得,无奈地摇摇头:“你就不能安分点吗?还说要怀孕,你说就你这种三天两头出状况的性子,我真怕你留不住孩子。”

    “我又不是林mèi mèi,怀了孩子哪那么容易掉,你别被电视荼毒了,我又不是拍diàn yǐng,没事流个产好玩啊?”白陶道。

    “”乔熹无语地扯了扯嘴角,算了,白陶一直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她就当她没听见吧。

    “不过”白陶怒努嘴,看向沈行渊的方向,眸中布上了一抹忧色。

    “怎么了?”乔熹问。

    “沈连长觉得我还太不想现在要孩子。”白陶道。

    乔熹点头:“嗯,你们家沈连长是对的,你现在确实还不适合。”

    “可是,沈行渊都31了。”白陶道。

    “31怎么了?”乔熹道,“他31岁相当于你18岁,他都不急你急什么。”

    “他爸妈急啊!”白陶无语望天,“我已经被催了无数次了!他倒好,回了部队,眼不见为净,悲催的那个人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