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我跳舞可好看了!-婚权独-赛车比赛游戏网
婚权独

第610章 我跳舞可好看了!

    “呼”帮陈嘉肴盖上被子后,安夏长舒了一口气,“终于睡过去了。”

    乔熹好笑地将陈嘉肴的shǒu jī放下,她和安夏刚走了没几步,就又听见一声“呵呵呵呵”地笑声,吓了一大跳,忙回头往陈嘉肴的方向看过去。

    乔熹和安夏皆是一头黑线,真是够了,睡着了也不忘笑几声,陈大xiǎo jiě你是有多喜欢笑!

    安夏无奈地摇了摇头,和乔熹走出房间后,问:“白陶和沈行渊睡哪儿?”

    “好像在隔壁开了一个新的房间。”乔熹道,“没事,沈行渊在,不用管她。”

    白陶被沈行渊抱进了房,扔到了床上。

    白陶醉得迷迷糊糊的,也搞不清楚状况,被扔到床上后,白陶自己又从床上爬了起来。

    像个疯子一样,使劲地在床上乱蹦乱跳,边跳还边念念有词:“哟哟,切克闹”

    沈行渊倒了杯水走到房间,看着白陶一阵头疼。

    白陶站在床上摇头晃脑,头发散乱地盖在脸前,随着她头摆动的节奏,甩过来甩过去,摇滚气质十足。

    “”沈行渊扶额,端着一杯水站在门口,内心百感交集。

    “唉!”沈行渊长长叹了口气。

    沈行渊将杯子放到一边,走到床边,将手舞足蹈的白陶抱住,一把摁到了床上:“给我老实一点。”

    白陶半眯着眼睛,一双醉眼仔细打量着沈行渊,盯着沈行渊那张黑冷的脸看了好久,突然呵呵一笑,伸手捏了捏沈行渊的鼻子:“你说话的语气好像我男人哦!”

    “我就是你男人!”沈行渊没好气地瞪了白陶一眼。

    “你”白陶捏了捏沈行渊的脸,笑呵呵地道,“是长得挺像的!”

    “我给你跳舞好不好!”白陶嘿嘿一笑,有些神秘地道,“我跳舞可好看了!”

    “”沈行渊微微扯了扯唇角,又来了,这个不正经的!

    “你你等着”白陶说着,从床上爬起来,往床边爬去,边爬边道:“我下去跳给你看。”

    白陶爬着爬着,手落了空,直接从床上滚下了地。

    沈行渊原本想去接,可是没来得及接住,扶额看着摔在地上四脚朝天的白陶,摇了摇头。

    好在床下是地毯,床台也不高,白陶又醉得不清醒,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很快又自己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站着,面向沈行渊:“我我给你跳舞哦你看好了”

    白陶嘴里还哼着歌,自带配乐,一边扭屁股,一边tuō yī服。

    沈行渊一头黑线地看着白陶,这家伙一喝醉酒就喜欢跳tuō yī舞,逮到谁就非要逼着那人看她跳tuō yī舞。自从沈行渊第一次见识过之后,就开始禁止白陶在外面喝酒,不要说喝醉了,喝一口都不行。

    偏偏白陶每次跳完tuō yī舞都不记得自己跳过,还说沈行渊污蔑她,坏她名声。

    沈行渊看着白陶,突然勾唇一笑,掏出shǒu jī,点开了shè xiàng功能,也不再管白陶,仍由白陶忘我地跳着,衣服一件又一件地被自己脱掉,她还乐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