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看清楚,谁的小?-婚权独-赛车比赛游戏网
婚权独

第611章 看清楚,谁的小?

    等白陶脱得只剩下胸前最后那件遮挡物了,白陶突然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部,眨眨眼睛,一脸嫌弃地道:“谁的?好小。”

    沈行渊被逗得一笑,勾唇看着白陶:“你的。”

    “你的?”白陶眨眨眼睛,看着沈行渊,“你的好小?呵呵呵呵”

    “”沈行渊表情又幽冷了下来,到底是谁的好小你给我说清楚!

    “嘿嘿嘿,你的好小。”白陶呵呵大笑起来,“好好笑,呵呵呵呵”

    沈行渊将正在shè xiàng的shǒu jī关掉,随手往沙发上一扔,大步走向白陶,伸手将白陶搂在了怀里,幽幽地在白陶的耳边吐出几个字:“你再说一遍?”

    “嘿嘿,好小。”白陶果然乖乖重复了一遍。

    沈行渊伸手往白陶的小蛮腰上捏了一下,几乎是咬着牙充满无奈地道:“让你看看到底是谁的小。”说话间,沈行渊一伸手将白陶背后的扣子解开,再一扯,胸前那唯一的遮挡也没了。

    沈行渊在白陶的耳边,轻声问:“看清楚,谁的小?”

    白陶伸手搭在沈行渊的胸口,摸了好几下,然后又摸了摸自己,嘿嘿笑得格外开心:“果然是你的哈哈哈。”

    “”沈行渊一头黑线,谁要跟你比胸大了,这特么你都比不过我,就不是胸小的问题了,是性别有问题了。

    不知道是不是好奇面前这个人为什么胸比她白陶脱完了自己的衣服后,开始动手扒沈行渊的衣服。

    扒着扒着,白陶发现沈行渊的衣服和她的不一样,根本脱不下来。

    白陶将自己眯着的眼睛使劲睁大,努力睁大,迷蒙地双眼盯着沈行渊胸前那一排衬衫扣子看了好半天,伸手抓着一粒扣子扯了扯,发现扯不动,白陶一阵不耐烦起来,推开沈行渊,有些生气地道:“不脱了,不看了。”

    “”沈行渊哭笑不得,开始自己动手将一粒一粒扣子解开。

    等衬衫敞开后,白陶看向沈行渊,醉熏的眼睛里突然放出一道亮光来,立马两大步摇晃着上前,伸手在沈行渊的胸口划了好几个圈圈。

    化完圈圈后,道:“真的好小哦!”

    “”沈行渊额头几道黑线,抱起白陶将她扔到了床上,压了上去,看着醉眼熏熏,满脸泛着红晕的白陶,勾唇,道,“上面小不要紧,下面不小就够了。”

    “唔唔”白陶还想说话,却被突然封住了嘴,沈行渊的唇瓣压了上去,堵住了白陶还没说出来的话。

    沈行渊一手搂着白陶的滑嫩的背部,一手扯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等白陶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白陶从床上坐起来,捂着头一阵奇怪,喝醉了酒头疼也就算了,身上就好像散架了一样,难道这次她喝醉了酒和人打了一架?

    沈行渊靠在门边,双臂环抱在胸前,勾着唇角,含笑淡淡的笑意,看着还有些不在状态的白陶。

    “怎么样,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沈行渊好笑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