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这不是冷煜霆的遗书!-婚权独-赛车比赛游戏网
婚权独

第670章 这不是冷煜霆的遗书!

    乔熹顺着声音看过去,在看见顾子琛后,眸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不是冷煜霆。

    乔熹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自己插着针头的手背,问:“我怎么到医院来了?”

    “你晕倒了,医生说,你有点贫血,再加上”再加上悲伤过度,可后面的话顾子琛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很是心疼地叮嘱道,“乔乔,你不能为难自己知道吗?”

    乔熹看着顾子琛,为什么她会晕倒?

    晕倒前的记忆一点一点窜入脑海里,原来那并不只是一个梦!

    不是梦!

    乔熹双腿弓起,双臂抱着双膝,将头微微埋下,眼眶再次红了起来,却努力咬着牙不让眼泪落下来。

    “不知道这个该不该给你看。”顾子琛将一封信拿在手上,看着乔熹。

    乔熹微微抬眸朝顾子琛手中瞥了一眼。

    那是一封信,信封上的字是冷煜霆的笔迹,她认得。

    这是他们每次出任务前都会写的一封信,或者说是遗书。

    万一回不来了,这封信就是他们对最亲的人一个最后的交代。

    为什么要给她这个东西?

    冷煜霆只是失踪了,她有没有死,为什么要给她看遗书?

    “拿走!”乔熹冷然地道,“我不要看这个东西,把它拿走。”

    “这不是冷煜霆的遗书。”顾子琛道,“我也不知道冷煜霆是不是预感到了他这次会遇到危险,他在走之前,将这封信交给了我,他说如果他没有回来,就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你。”

    乔熹怔怔地看着顾子琛手里的那封信,没有说话。

    顾子琛将信放到乔熹面前,道:“信我交给你,至于看不看,你自己选择。”

    “乔乔,我知道,我不管我说什么,都没有办法减少你内心的悲痛。”顾子琛看着乔熹,哪怕乔熹没有给他任何反应,他还是要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你可以难过,可以放声大哭,但是别让这种情绪折磨自己太久,我认识的乔熹,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

    在顾子琛说话的时候,白陶走了进来,站在门口听着顾子琛和乔熹说话,目光一直落在病床上抱着自己缩成一团的乔熹,也很是心疼。

    乔熹没有任何反应,好像全然听不见顾子琛说话一般。

    白陶走上前,对顾子琛道:“我来陪她吧,你去忙你的。”

    顾子琛有些不放心,满眼忧色地看着乔熹,眉头一直高蹙着。

    “你留下来也帮不了她。”白陶道,“放心吧,我会陪着她的。”

    顾子琛点点头,他确实手上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必须要尽快赶回基地,只好叮嘱白陶道:“有什么事随时打我diàn huà,尽量不要让她一个人待着。”

    “好,我知道。”白陶点头。

    待顾子琛走后,白陶坐到乔熹的床边,伸手搂过乔熹,轻轻拍了拍乔熹的后背,道:“乔乔,你跟我说说话好不好?你要是难过,要是心里不舒服,你就哭出来,我陪你哭。”

    好半天后,乔熹才微微抬眸,看了眼自己的吊瓶,问:“还有多久打完?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