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白xiǎo jiě,你这个表情有点奇怪啊!-婚权独-赛车比赛游戏网
婚权独

第971章 白xiǎo jiě,你这个表情有点奇怪啊!

    她上次把沈行渊的飞机模型弄坏后,就一直在忐忑着,生怕有一天沈行渊回来找她要飞机模型。

    那可是沈行渊的宝贝啊!

    “飞机模型不在家里。”白陶装作镇定地道。

    “那在哪里?”沈行渊微微蹙眉。

    “乔熹那里。”白陶道,“在乔熹家。”

    沈行渊的眉头蹙得更高了。

    “真的真的,真的在乔熹那里。”白陶道,“乔熹特别喜欢那个模型,所以借走了。”

    实际上是白陶把模型送去了乔熹家,求冷煜霆帮她还原模型。

    后来她就忘了去要回来。

    反正模型在乔熹家没错,她也不算是说了谎话,至于怎么去乔熹家,这个她还真的不敢坦白。

    坦白就死定了!

    沈行渊狐疑地盯着白陶看了很久,过了一会儿后,沈行渊微眯着眼睛,道:“白xiǎo jiě,你这个表情有点奇怪啊!”

    白陶故作无辜地眨眨眼睛:“没有啊!有吗?我没有很奇怪啊!”

    “如果那个模型不在乔熹家,白xiǎo jiě,我相信你会死得很惨。”沈行渊道。

    白陶暗暗吞了吞口水,她也很相信她会死得很惨!

    “第三个问题,衣柜里的那件礼服是怎么回事?”沈行渊瞪着白陶,“你给我解释解释,袖子口被烧掉的那个洞是怎么来的?”

    “礼服啊”白陶抿抿嘴,微微低下了头。

    沈行渊说的那个礼服是他们婚礼的时候的礼服,沈行渊的那身西装是手工定制的,特别昂贵。

    那次婚礼之后,那礼服就一直放在衣柜里没有穿过。

    沈行渊昨晚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翻到了礼服,看到了袖子口上被烫了一个小圆洞,有点像是被烟头之类的东西烧掉的。

    他们家没有一个人吸烟,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白陶是怎么做到把礼服烫出一个洞来的。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白陶道。

    沈行渊按按太阳穴,只觉得一阵头疼:“那就长话短说。”

    “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说人话!”沈行渊声音严厉了几分。

    “哦!”白陶坐直身子,立马做出一副汇报工作的表情,认认真真地道,“事情是这样的,年会的时候,我们医院每个部门都要出个节目,我们的节目是排练了一个小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沈行渊眉头蹙了起来:“这跟你把礼服的袖口烧掉有什么关系?”

    “我演罗密欧啊!”白陶道,“我们医院穷,没有衣服和道具那些,得自己准备。我演罗密欧,就要准备罗密欧的衣服。我翻了下衣柜,我觉得你那套礼服挺合适的,所以就用作了戏服。”

    “”沈行渊上下看看白陶,好笑地道,“就你这小身板,我那衣服你穿得了?”

    “所以啊!所以,行动不便嘛!”白陶道,“然后场上点了一些蜡烛作为装饰,一个不小心就烧到了。”

    “”沈行渊看着白陶,深深地叹了口气,他也服了,这真的是没谁了!

    “好,第三个问题过。”沈行渊看着白陶的目光幽然了几分,“第四个问题,微博上的那张zhào piàn,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这句话,沈行渊几乎是咬着牙挤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