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鸠占鹊巢-jí pǐn盗窃系统-赛车比赛游戏网
jí pǐn盗窃系统

第218章 鸠占鹊巢

    胡云飞等人的到来,悄无声息,好像就像是黑夜之中行走的游魂一般,甚至于连布满整个庄园的赵二黑的人,都没有发觉到。

    等到他们察觉到的时候,胡云飞等人已经站在了张天的身边,虽然只有二十多个人,但是那一份不动如山的气势,和恍如鬼魅的安静,却是让在场的人心中无比的震撼。

    “天哥!”胡云飞冲张天喊了一声。

    张天点了点头,看向了赵二黑,赵二黑沉默着,片刻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站了起来,冲着张天深深的鞠了一躬,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嘴肿的却是什么话也说出来,只发出呜呜的声音。

    张天指尖轻轻一弹,几枚银针打在了赵二黑的脸颊上,奇迹般的事情发生了,赵二黑肿胀的脸颊竟然慢慢消了下去。

    赵二黑张嘴吐出了一口脓血,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看着张天,随后似乎是想通了,十分恭敬的弯腰,对张天喊了一声,“天哥,以后中州不会有赵二黑了。”

    这个决定,赵二黑非常不想做,但是他很清楚张天的意思,张天之前说的那一番话,他虽然嘴不能说,但是耳朵却听的清清楚楚的。

    其实,在胡云飞等人没有到来之前,赵二黑并没有做这个决定,他是心高气傲的,他花费了大半辈子时间打下来的基业,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如果,只是张天一个人实力高,他完全无所谓,张天实力高,他完全也可以找实力更高的,这个社会,只要有钱没有什么摆不平的。

    但是,当赵二黑看到胡云飞等人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出了差距,他很想不通究竟是什么人的会带出这样的一批人!

    这些人绝对是死神的镰刀,沉稳,冷静,绝对的shā rén不眨眼。

    赵二黑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江湖了,什么样的人,他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每个人的身上绝对担着不少的人命。只有在修罗道上磨砺出来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气势,他们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利刃一般的感觉。

    而他带来的人虽然很多,但是跟这些人比起来,却完全是天壤之别。这个结果,赵二黑很肯定,不需要多少个,从这些人中只需要出来五个人,就可以杀光他带来的这一百多号人。

    这是毋庸置疑的,赵二黑很肯定,那种气势不是说装就能装出来的。

    其实,赵二黑也明白,张天把这些人叫来,一来是想给他最后一个机会,一来是展示肌肉,但是当他看到胡云飞等人的时候,他放弃了这最后一个机会了。

    放弃机会,他还有机会,如果不放弃,他绝对没有任何的机会,以后的中州恐怕连他的最后一点容身之所都没有。

    苦笑了一下,赵二黑对张天说道:“我没有想到我们中州的张医生,竟然是这样的张医生!我自愧不如,明天好像就是黄道吉日,我金盆洗手,从此不沾江湖事。”

    今天晚上这是第二个人对张天说这样的话,但是这话说的都很有内涵。

    赵二黑的确是没有想到,中州竟然会有张天这样一股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势力!

    张天点了点头,很有感慨的说道:“这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舒服,一点也不费劲,舒爽。明天你金盆洗手,我会去参加的。”

    其实,张天真的很感慨,本来今天晚上这个事情完全就是一个巧合,他并没有想着取赵二黑的中州一霸位置而代之的。但是,谁要是想要欺负到他头上,那不好意思,不把你彻底的踩趴下,就不是张老子该干的事儿,所以,赵二黑得走人。

    赵二黑猜的并没有错,张天本来就是那个想法,如果赵二黑不主动说那些话,张天就会让胡云飞等人废了赵二黑的这百人精锐,然后直接将它们撵出中州!

    面对赵二黑的这个决定,赵二黑的人里面有几个扎眼的,立马跳了出来,似乎有反对的意见,其中有一个个子很矮的十分生气的叫嚷道:“老大,你不能这么做,你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呢。”

    他这一带头,立马又有几个人跟着叫嚷了起来,他们看起来似乎是在赵二黑的团队中,有些地位的人。赵二黑看明白了,但他们完全不明白,一个个还叫嚷着,要直接弄死张天。

    张天目光忽然变得冷冽了起来,目光之中杀气分明。

    见识的越多,他心中的那个信念便更加的坚定,你若不狠,这个世界必然对你疯狂!

    尤其是当张天在见识了修真界的残酷之后,便很清楚了一点,他必须要变的强大,必须要让别人感到恐惧,才能保护自己还有身边的人!

    人都是自私的动物,这便是张天的出发点。

    张天眼神中的杀意,胡云飞立马会意,手中寒光一闪,身影疾如闪电窜了出来,他的身形快到众人根本没有看清楚他的任何动作。只是一个呼吸之间的功夫,胡云飞就回到了张天的身边,斜向下的唐刀寒光闪烁,一滴滴的血滴落了下来。

    而那个叫嚷的十分凶的人满脸凝固的惊骇,在胡云飞已经站稳片刻的时候,身子一斜,倒在了地上,显然已经死的是不能再死了。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人再敢说话,整个庄园之中连一丝的声音都没有,就连话最多的孙茯苓,也被惊吓到了,一句话没有敢说。

    赵二黑叹了口气,捂了一下眼睛,走过去蹲在地上,亲手将那些人的无法瞑目的眼睛合上了。

    事实证明,赵二黑的判断一点也没有错,恐怖的不仅仅是张天,还有他身边的这些手下。

    当血腥的气息笼罩这座奢华的庄园,似乎有很多的东西也随之发生了改变,中州从此再无赵二黑,这是赵二黑亲口说出来的一句话,也成为了此刻以后不争的事实。

    曾经的赵二黑,多么的高高在山,而此刻,他彻底的低落到了尘埃,好像猛地一下子从云端坠落进了地狱!

    而这一切,完全的来自于,不争的实力!

    孙茯苓却是有些搞不懂了,她打破了沉默,十分奇怪地小声问了身边的巫瑶姬一句,“这怎么回事?我怎么有些搞不懂?”

    巫瑶姬瞥了一眼孙茯苓,“这没有什么搞不懂的,你的男人要出世上位,最便捷的办法就是一脚将已经在位子上的人给踩下去,然后自己坐着。不过,我看今天晚上这个情况应该属于偶遇,但不管是不是偶遇,这一场应该是免不了的,林中虎迟早是要出来伤人的。不过,这赵二黑也是聪明,很清楚他这一只地头黑蛇挡不住林中虎,自动退位了。虽然你男人实力很强,但是再强的实力也要做点什么才能有效果不是,要说跟你男人比起来,这这赵二黑实在一般,但是效果也够了。”

    孙茯苓皱了皱眉头,很是无语地嘀咕了一句,“什么乱七八糟的,就不能跟我说一句让我能捋清楚的。”

    “亲爱的,我这说的还不够清楚啊,你这男人怎么带你的?”巫瑶姬十分诧异地问道。

    孙茯苓的脸颊有些羞红,娇嗔了一句,“瞎说什么呢,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他不是我男人。”

    巫瑶姬没有说什么,却是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看向了张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天哥,那我就先走了。”赵二黑冲张天恭敬的说了一句,便带上人准备离开这里。

    不过,赵大奶似乎却是有些不太服气,责怪的对赵二黑嚷嚷了一句,“赵二黑,你还是不是我亲哥了,给我报仇啊!……”

    然而,赵大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二黑给堵上了嘴巴,直接带离了庄园。

    孙茯苓没有搞懂,似乎赵大奶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赵二黑带人走了之后,张天对巫瑶姬说道:“瑶姬xiǎo jiě,要不要赏光我们一起去吃顿饭?”

    参加了一个高大上的派对,张天却是一口东西都没有吃上,折腾了有一会儿了,挺饿的。和填饱肚子相比,其他的一切事情都不重要,先把肚子照顾好,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巫瑶姬头微微一斜,笑着说道:“自然是乐意了,张医生请客,我哪有不去的道理。”

    巫瑶姬恐怕没有想到张天带她去吃饭的地方是——烧烤摊。

    不过,巫瑶姬也是随遇而安,目光只是惊诧了一下,便恢复了淡然,还十分主动的担任起了点菜代表,研究了一番哪些好吃。

    不过,这里面的除了她和孙茯苓,剩下的几乎所有人都是烧烤摊的常客,喜好吃什么,根本不用看菜单就心里有数,直接报菜名,巫瑶姬无奈只好让张天给帮忙点了。

    因为张天他们人数太多,搞得老板好一番忙活。张天和胡云飞,还有孙茯苓和巫瑶姬这两个大měi nǚ坐了一桌,坐下来之后,胡云飞却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事儿,附在张天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天哥,有一件事情我还差点忘记了,最近几天有一些很神秘的人,在悄悄的打听你的下落。”

    张天一愣,不是吧,又是来找他的麻烦的?他的门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闹了,这一波接一波的,是要干什么。

    “他们是什么人?”张天很是心累的问了一句,在最近几天的时间里,要找他麻烦的人好像真的不少。

    胡云飞看了一眼孙茯苓和巫瑶姬,将声音压的更低了几分,说道:“我派人跟踪了他们,发现他们都是修真者,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的人也弄的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他们聊天的时候,好像无意间提起过一句风语堂。”

    风语堂,张天猛地抬了下头,提起这个名字,张天真的很想说一句妈卖批!这帮人果然还是找来了。听到风语堂这个名号,张天第一时间想到了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夏老和李老这两个老爷子。

    上一次张天能弄他们一个团灭,现在他们找shàng mén又如何,张天大不了再把他们弄一个团灭,关键是两个老爷子,看样子得找个时间尽快跟他们说说,让他们多加小心一点。虽然两个老爷子的身边暗中有不少的保镖,但是让他们去对付普通人或许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对付修真者,可就有些困难了。

    “派人盯紧点,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张天给胡云飞嘱咐了一句,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看向了胡云飞,十分诧异的问了一句,“你能认出来他们是修真者?”

    胡云飞一愣,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这么说的意思是,你们也能对付他们了?”张天试探着问了一句。

    结果,胡云飞点了点头,“天哥,我们这帮弟兄,比较特殊,面对过不少的修真者,黄阶修真者我们可以应付。”

    张天惊呆了,他自己的手下,他竟然不知道他们什么样的实力,可也真的是奇怪了,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却能够对付修真者,而且还是整个黄阶的都能够对付。

    看到张天那吃惊的表情,胡云飞有些惭愧地道:“天哥,不是我故意隐瞒你,而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让你知道我们的真实来历,他们真的太强大了,我们在这里的消息若是散布出去,恐给天哥你带来dà má烦。我们的实力经过那一次事情之后,缩减了三四成,所以目前只能对付黄阶的修真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