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下半辈子的幸福-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下半辈子的幸福

    “萧阳,光子皇妃难道真的失踪了吗?会是谁对她下的手呀?”思思在萧阳身边,嘟着小嘴问道。

    萧阳把手机还给思思,笑了笑,道:“她没事,昨晚和我在一起呢。”

    “和你在一起?”思思瞬间瞪大了眼睛。“好啊,萧阳,你真的好色,竟然连光子皇妃都不放过……”

    萧阳顿时一头黑线……

    难道,自己在这些女孩子的眼中,真的就有那么色狼么……好冤枉啊……

    “你想什么呢,昨晚我也是偶然才遇到她的。正好,我亲眼目睹了这场蓄意的谋杀……”萧阳对思思道。

    “蓄意谋杀?到底什么情况,快说给听听……”思思抱着萧阳的胳膊,赶紧道。

    于是,萧阳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思思。

    思思听完,皱着黛眉,陷入了沉思。

    “我想,我可能知道,是什么人对她下手了。”

    “哦?你知道?”萧阳不禁顿时来了兴致。“这件事,是不是和信长会有关?”

    “你知道信长会?”思思看着萧阳道。

    萧阳点点头,“对,昨晚光子也说了,怀疑这事是和信长会有关。”

    “我怀疑,是信长会的竞争对手共进社,在背后的搞的鬼。”思思坐在萧阳房间内的沙发上,淡淡道。

    “共进社?”萧阳重复了一句。

    “对,共进社,这个团体和信长会一样,在东瀛的影响力也很大。他们和信长会斗了很多年,彼此各有输赢。不过,总体来说,共进社要占了上风。但是前两年,信长会的藤原太郎,击败了来自共进社的竞争对手,成功上任东瀛最高长官。”

    “我猜测,共进社之所以对光子皇妃下手,是想警告信长会的元老织田村野,让他不要以为自己和皇室扯上了关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光子的身份,虽然是皇妃,但还是织田村野的女儿,如果光子出了事,受冲击最大的,自然就是织田家族了。”

    思思的话,让萧阳不禁有些刮目相看了。

    这丫头的思维,倒是也十分的缜密啊,一点都不输给自己。

    不过,她怎么对信长会的事情,了解的这么清楚?

    “思思,你是怎么知道信长会和共进社之间的冲突的?你知道的好像非常细致啊。”萧阳纳闷道。

    思思看着萧阳,眼皮翻了翻,撅着小嘴道:“当然了,因为千叶真一和织田村野一样,也是信长会的元老。”

    “哦?”萧阳又是一惊,原来,千叶真一和织田村野一样,都是信长会的元老啊。

    “原来,他们在政治上,确实有着共同的利益。”

    思思点点头,“嗯,之前我虽然是在千叶家族,但并没有关心过这些事。这两天自从你认识了夏木之后,我就认真捋了捋千叶家族和织田家族的关系,这么一捋,我就想到了很多事情。所以,得出上述的结论并不难。”

    萧阳点点头,他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抬头对思思道:“思思,昨天晚上,光子和我说,织田村野,也准备让夏木嫁给她不喜欢的人。而千叶真一,也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要介绍你和别的男人认识。看来,他们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

    “织田夏木……也要面临共同的命运?”思思惊愕的张大了小嘴。

    萧阳点点头,“对,她和你一样,都是维护家族利益的牺牲品。”

    思思的脸色有些难看,她轻叹了一声,看向萧阳。

    “萧阳,我打算明天就回千叶家族。昨天千叶真一给我打电话,我不能拖太久。”

    萧阳点点头,“嗯,你先回去,咱们保持联系,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情,我肯定做得到。我绝不会让你和夏木,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

    思思抬起头,看着萧阳,一双美眸,神色闪烁。

    忽然,她紧紧的抱住了萧阳,无声无息的流下了两行清泪。

    萧阳温柔的笑了笑,也抱住了她的身体。

    “乖了,没事的,有我在,不怕。好吗?”

    思思在他怀中点点头,抽噎了几下,然后和他分开了。

    萧阳为她擦了擦眼泪,“别哭了,再哭就变成花猫了。”

    “哼,你才是花猫呢。”思思破涕为笑,看着萧阳,满是柔情。

    “萧阳,你执行任务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管是千叶家族,还是织田家族,亦或是信长会,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对付的。他们的城府很深,心思很重,你一定要小心。”思思叮嘱道。

    萧阳点点头,“我知道,放心吧。”

    “嗯。”思思又抱住了萧阳,把头埋在了他的怀中。

    两人就在房间里这么抱着,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很快消逝了。

    午饭过后,萧阳寻思着,要不要带着思思出去逛逛,可是又怕被千叶家的人发现踪迹,于是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思思知道萧阳想哄自己开心,对他笑了笑,“萧阳,下午你自己好好休息,不用陪我的。我想一个人待会。离开千叶家族有段时间了,我想提前回到以前的状态,以免自己露出破绽。”

    萧阳点头,“也好,谨慎一点,总没有错。那我送你回房间。”

    “干嘛,突然间对我这么好,我有点不适应呢。”思思抬着头,看着萧阳,娇嗔道。

    萧阳笑了笑,“这就算好了么,我还想对你更好呢,要不,我抱着你去房间?”

    “讨厌,流氓,不理你了……”思思红着脸,跺了跺脚,跑出了萧阳的房间。

    萧阳站在房间内,坏坏的笑了起来。

    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萧阳正打算给夏木打个电话,询问她现在的情况,这时,夏木的电话,却主动打了过来。

    “喂,夏木,这么巧,我正要打电话给你呢。”萧阳对着电话笑道。

    “萧先生,你方便出来见个面吗?”夏木的声音似乎有些低沉,情绪感觉不是很好。

    萧阳疑惑道:“夏木,你怎么了?”

    “等见了面再说吧。你现在到东京西区的杏奈咖啡厅,我在那里等你。”夏木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萧阳收起电话,换了身衣服,和王小虎和思思说了声,然后便离开了酒店。

    杏奈咖啡厅,坐落于东京西区的繁华地段。

    萧阳打了车,花了四十分钟,然后才来到了这个咖啡厅。

    咖啡厅内明亮整洁,此时人不算多,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坐在隔断内,轻声细语的聊着事情。

    萧阳在咖啡厅内扫视了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北面角落里的夏木。

    不过,此时的夏木,戴了一顶遮阳帽,脸上带着墨镜,所以也没人认出她来。

    萧阳快步走了过去,站在她身旁,淡淡的笑了笑:“这位美女,请问这边有人坐吗?”

    夏木转过头,看着萧阳,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萧先生,你来了。”

    萧阳坐在夏木的对面,点了一杯咖啡。

    等服务生走了之后,萧阳看着夏木,道:“夏木小姐,刚才在电话中,你好像不怎么开心,是吗?”

    夏木看着萧阳,点了点头。

    “对。”

    “因为什么?”

    “因为……刚才在家里的时候,姐姐和父亲吵了一架。”夏木淡淡道。

    “哦?光子皇妃和你父亲吵架?因为什么?”萧阳好奇道。

    “因为很多事情吧,父亲指责姐姐,不安心做皇妃,对姐夫太冷淡,姐姐说父亲,把家族利益看的大于一切,她差点都成了家族斗争的牺牲品,昨晚的那场车祸,就是冲着织田家族来的……”

    夏木顿了顿,看着萧阳,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们吵完架之后,姐姐告诉了我一件事……”

    “你的说的这件事……是不是关于你下半辈子的幸福?”萧阳试探性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