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我是不会答应的-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我是不会答应的

    房门打开之后,思思看到老管家小林清志,正站在自己的房门前。

    思思赶紧站起身,走了过去。

    “小林叔叔,快请进。”

    老管家目光谨慎的朝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快步走进了房间。

    “晴子xiǎo jiě,冒昧的进入你的闺房,很抱歉。”

    思思温柔的笑了笑,“小林叔叔,这么客气干嘛,快请坐。”

    老管家坐在思思搬过来的凳子上,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思思看着他,不禁有些奇怪。老管家肯定是有急事,才会到自己的闺房来找自己的。

    否则,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举动。

    “小林叔叔,你来找我……有事?”思思笑着问道。

    小林清志点点头,“对,晴子xiǎo jiě,我有急事告诉你。”

    “您请讲。”

    “晴子xiǎo jiě,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老爷想把你嫁出去的消息?”小林清志看着她,目光闪烁道。

    思思笑了笑,“我知道啊,父亲已经和我说了。有问题吗?”

    小林清志叹息了一声,“晴子xiǎo jiě,族长这次做的……实在是有点过分了。我就算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也要把实情告诉你。”

    思思愣了愣,“小林叔叔,到底是什么事?”

    小林清志抬起头,看向思思:“族长这次,是想向把你嫁给长谷川丰的儿子。长谷川丰你可能不了解,他是个议员,加入信长会没多久,但是很受族长他们这些元老的重视。那天,我给老爷端茶的时候,无意间,听到老爷在diàn huà。在diàn huà里,他说的好像就是晴子xiǎo jiě的婚事。”

    “小林叔叔,这有问题吗?”思思有些不明白。管他是长谷川丰还是短谷川丰呢,都无所谓。

    “xiǎo jiě,你可能不知道,长谷川丰的儿子……是个傻子。”小林清志看着思思,小声道。

    傻子……

    思思顿时愣住了。

    她虽然对千叶真一安排的人是谁,不是很在乎。但是他竟然安排自己和一个傻子结婚……这让思思的心,犹如被一把cì dāo狠狠的插进去一般。

    自己为千叶真一做了这么多事,到头来,他却想把自己嫁给一个傻子?

    呵呵。

    思思淡淡的笑了笑,这无疑,更加坚定了她脱离千叶家族的决心。

    “小林叔叔,谢谢你。”思思对他感激道。

    无论她是否真的要嫁给那傻子,就凭小林清志对她的关心,也足以让她感动。

    “晴子xiǎo jiě,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希望你能过的幸福,而不是……嫁给一个傻子……”

    小林清志无力的摇了摇头,“xiǎo jiě,请原谅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思思微笑道:“您已经做的够多的了,小林叔叔,谢谢您。”

    “xiǎo jiě,您还是赶快想办法吧,我先出去了。”小林清志站起身,朝思思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思思看着他的背影,长叹了一声,心情复杂……

    就在思思心情郁闷的同时,此时,另一个大家族内,也在上演着类似的戏份。

    东京,织田家。

    昨天夏木被织田村野带回来之后,就被关进了自己的房间内,并且被织田粗野安排了人看守她。

    夏木被关在房间内,心中虽然十分生气,但也只能对着自己床头的那个大玩具熊发泄了。

    正打着玩具熊的脑袋,夏木的房门,只有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织田村野从外面走了进来。

    “夏木。”他朝床上的夏木看了一眼,沉声道。

    夏木撅着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虽然她平时也有些惧怕织田村野,可是现在织田村野限制了她的自由,她没办法隐藏自己的不满。

    “父亲,你是来放我出去的吗?”夏木从床上坐起来,问道。

    织田村野目光复杂的看着夏木,“想出去,也可以。答应我两个条件。如果两个条件都答应了,我马上就放你出去。”

    “父亲请说。”

    “第一,以后,绝对禁止你和那个华夏小子来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能在去见他。能答应我吗?”

    夏木咬着嘴唇,心中一万个不愿意。

    “父亲,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做?我这条命,是萧阳救回来的,那天在飞机上,如果不是他……”

    “不要再说了。”织田村野打断了夏木的解释,“我的话,你现在可以不听了是吗?你认为,父亲是在害你吗!”

    “我不知道……”夏木哼道。

    织田冷着脸,瞪着夏木,道:“夏木,我告诉你,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会让你和这小子见面的。你知不知道,他对于东瀛来说,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非常危险的人物?

    夏木愣了愣,这话……什么意思啊?

    “父亲,你的话,我不明白。他哪里危险了?就因为,你怕他和我在一起吗?”

    织田村野冷哼了一声。“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其他的,属于机密,你无权知道。”

    夏木也哼了一声,小声嘀咕道:“不告诉我就算了,我还不想知道呢。”

    她并没有把织田村野说的这句话当回事。

    “父亲,那第二个条件,是什么?”夏木问道。

    织田村野看着她,目光闪烁了下:“夏木,明天,你跟我去见一个人。”

    “谁啊?”

    “高田邦志的儿子。”织田村野答道。

    夏木顿时心中一沉,她知道这个高田邦志,是东瀛国会众议院的议长,在东瀛政界,是一个很有名的人物。

    “父亲,你……什么意思?”

    织田村野冷声道:“夏木,父亲培养了这么多年,是想让你在chéng rén之后,帮帮父亲,振兴织田家族。父亲想让你,嫁给高天邦志的儿子。”

    轰!

    夏木的脑袋,顿时炸开了。

    她本以为,萧阳让依田志勋放弃了自己,她就可以不用被当成交易的筹码了,没想到,织田村野,竟然又想把自己嫁给其他人!

    “父亲,我是不会答应的!”夏木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这已经触碰了她的底线。

    在未来下半辈子的幸福问题上,她比姐姐光子要坚决的多,不可能让步的。

    “夏木,你听父亲说,高田邦志的儿子,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

    织田村野妄图说服夏木,可惜,夏木根本不给他说服的机会。

    “父亲,我累了,请你出去吧。”

    夏木转过身,不再听他的解释,淡淡道。

    织田村野的脸上,顿时浮起一丝怒气:“夏木,不管你答应如否,父亲都已经决定了。几天之后,就给你和高田邦志的儿子举行婚礼!”

    “父亲,你!……”夏木紧紧的咬着红唇,委屈的眼泪顿时如决堤了一般。

    然而,织田村野却根本不管女儿是否伤心,他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过身,拂袖而去。

    夏木呆呆的坐在床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放声大哭起来。

    哭了一会儿,她拿起shǒu jī,拨通了姐姐光子皇妃的diàn huà。

    她需要找个人发泄心中的苦闷。

    不过,她姐姐的情况,并不比她好多少。因为之前的撞车事件,光子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此时也只能呆在皇宫内。

    那晚的撞车事件,后来皇室也出面做出了解释,光子本人也在媒体面前露面,解释那辆车,只是被人偷了,撞车事件,和她无关。

    不过,皇室考虑到这件事对皇室带来的负面影响,再加上德明太子的的妈妈,本来就对光子忽视儿子的做法很有意见,所以限制了光子的人身自由。

    而那晚上发生的撞车案件,就这么被遮掩了下去,没人再去关注。

    光子接通了diàn huà之后,夏木便在diàn huà中,嚎啕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