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爷爷留下的东西-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爷爷留下的东西

    韩老爷子看着萧阳,又朝韩学工看了一眼,道:“老大,以后在军中,你要多帮助萧阳,听到了吗?”

    韩学工讪讪的笑了笑,“爸,您看萧阳这提拔的速度,还需要我帮助吗?他和我之间,也就差一级军衔而已。而且这小子还这么年轻,以后他帮我还差不多。”

    韩老爷子也笑了笑,“也是。不过不管以后如何,当前只要萧阳在军中有困难,你都要尽力帮助他。”

    “爸,您放心,我会的。”韩学工点头道。

    韩学工说完,他的儿子韩立,站了起来,走到萧阳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萧阳老弟,以后,咱们俩要一起搭班子了。”

    萧阳愣了下,随即便明白了过来,惊喜道:“大哥,你被提拔为中央六局的局长了?”

    他之前并不知道韩立被提拔为局长,所以此时听到韩立说要和自己搭班子,很是惊喜。

    韩立点点头,“是的,之前中央六局的古局长退休了,最高首长决定让我接替他的位置。老弟,以后咱们俩一起,把六局管理好,保证好各位首长的安全,有信心吗”

    萧阳点点头,“有信心,大哥你放心吧,咱们兄弟齐心,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韩老爷子在一旁看着,赞赏的点了点头。

    萧阳是萧家的后代,也是他恩人的后代,韩老爷子自然是希望,他和自己的后代能相处好。

    现在看来,萧阳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顿了顿,韩老爷子对萧阳道:“臭小子,这次叫你过来,除了对你双喜临门表示祝贺,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告诉你。”

    另外一件事?

    萧阳转过头,看着韩老爷子,道:“老爷子您请说,我洗耳恭听。”

    韩老爷子点点头,对旁边的韩猛道:“老二,去把我的xiāng zǐ拿过来。”

    韩猛有点惊讶的看着老爷子:“爷爷,你指的是……你书房的那个xiāng zǐ?”

    “对,就是它。”韩老爷子点头道。

    韩猛不禁有点纳闷了,韩老爷子说的那个xiāng zǐ,他是知道的。

    不过这个xiāng zǐ里,装的都是老爷子最为珍惜的东西。

    他记得小时候,他和韩立,带着韩海,偷偷打开过一次那个xiāng zǐ,看到里面放的好像是一些军功章之类的东西,那次被大人发现后,他们三个小子屁股差点被打开花了。

    老爷子现在让他去拿这xiāng zǐ干嘛啊?

    不过虽然很疑惑,韩猛也不敢多问,点了点头,走向了韩老爷子的书房。

    连韩猛都不知道老爷子想干嘛,萧阳自然就更不知道了。

    等了两分钟,韩猛拿着一个红色的老式小木箱,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红色的木头xiāng z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外面的漆都脱落了些,露出了里面褐色的木头,很有年代感。

    韩猛将xiāng zǐ放在了老爷子身边的桌子上。

    “爷爷,xiāng zǐ拿来了。”

    老爷子点点头,苍老的手,在xiāng zǐ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似乎联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沉默了会,老爷子拧kāi suǒ扣,把xiāng zǐ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布袋子出来。

    “臭小子,这东西给你。”

    老爷子把布袋子递给了萧阳。

    萧阳疑惑的看着老爷子,“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韩老爷子对萧阳微微笑了笑,道。

    萧阳纳闷的接过这个陈旧的黑色布袋子,然后打开,发现里面,好像只装着一张纸。

    他将这张纸拿出来,放在面前展开,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眼神。

    这张纸,有些发黄,应该有些年头了。萧阳发现,这张纸的质地,并不是普通的白纸,而好像是质地坚韧的羊皮纸。

    但这张羊皮纸上,却并没有任何东西。

    萧阳一脸茫然的看向韩老爷子:“老爷子,这是什么?您给我一张纸干嘛啊”

    韩老爷子淡淡道:“萧阳,这个布袋子和纸,是你们萧家的东西,我现在,物归原主。”

    萧家的东西?

    萧阳疑惑的看着老爷子:“老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老爷子目光闪烁了一阵,似乎又联想到了以前的事情,顿了顿,道:“萧阳,这是你爷爷当初留下的东西。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我和萧家是怎么结缘的吧?”

    萧阳点点头,他自然没有忘记。

    “老爷子,我记得,您说当初是我爷爷救了您。”

    韩老爷子点点头,“没错。这个袋子,是当初你爷爷他们救我的时候,丢在我身边的东西。上次你来韩家做客的时候,我光顾着跟你讲萧家和韩家的渊源了,这件东西,一直放在我的xiāng zǐ里,很久都没拿出来过,所以我也几乎都忘记了。前两天,我翻看以前物件,才发现这个压在箱底的东西,所以今天,把你给叫了过来。”

    原来如此。

    这个东西,竟然是爷爷留下来的东西……

    萧阳拿起那张羊皮纸,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但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爷爷,这张羊皮纸是做什么用的,为什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韩老爷子苦笑了一声,“我也不知道,我捡到这个袋子的时候,里面这张羊皮纸,就是这个模样,现在依然如此。因为是恩公的东西,我一直都想把这东西交给萧家的后人,所以没怎么动过,也没怎么研究。你带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吧。”

    萧阳点了点头:“好的,这张羊皮纸,我总觉得有些奇怪。”

    韩老爷子看着萧阳,道:“行了,东西给你了,我的心事,也算了了。可惜的是,当年恩公救了我之后,我就再也没机会再见他一面。如果你以后能找到你的爷爷,一定要通知我一声。”

    爷爷……

    萧阳在心中默念了一句,苦笑一声。

    这两个字,对于他来说,是如此的陌生。爷爷现在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萧阳自然不知道。他连他的爸爸现在怎么样都不知道,更别提他爷爷了。

    不过,为了不让韩老爷子扫兴,萧阳还是点点头,“老爷子,我记住了。”

    “萧阳,今晚留在韩家吃饭,哪里都不许去。咱们一家老小,给你庆祝庆祝。”韩学工站了起来,对萧阳道。

    “对,就这么定了。我现在让厨师准备饭菜,今晚不醉不归。”老二韩学农也跟着说道。

    “对了,臭小子,待会把你那漂亮媳妇也叫过来,晚上你们两人都在家里吃。”老三韩学朝萧阳道。

    额,韩家人真是好热情啊。

    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他自然盛情难却了。

    “好,晚上我留下吃饭,我现在就打diàn huà给墨晗。”

    之后,萧阳打diàn huà给林墨晗,把韩家的邀请,告诉了她。林墨晗虽然忙的快散架了,可是听到是韩老爷子的邀请,她也便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林墨晗来到了韩家,和萧阳一起,在韩家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萧阳自然没少喝,不过他的酒量没人灌得醉。

    但是韩家的几个老爷们,都喝的东倒西歪的。

    之后,萧阳和韩老爷子告了别,然后和林墨晗离开了韩家。

    回去的路上,林墨晗询问他今天为什么会到韩家,萧阳把下午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林墨晗。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那个布袋子和羊皮纸。

    “萧阳,那张纸上,不可能没有东西的吧,依我看,说不定是隐藏了起来,让人难以在正常情况下看到而已。”听完萧阳的话,林墨晗皱眉道。

    萧阳顿时眼神一亮:“老婆,你说的有道理啊,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看来,我回家真得好好研究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