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折磨到死-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折磨到死

    艾米伸出三根手指,做了个的手势,然后闭眼睛,双手合起,食指靠在一起,开始念动咒语。

    此时,燕京西湾山庄,萧家别墅。

    林墨晗正躺在床休息,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让她身心疲惫。夏之柔的事情,让她心里很压抑。

    她真的是很欣赏夏之柔,已经把她当成了公司的骨干培养,然而,今天萧阳的话,却让她瞬间无失望。

    而且,萧阳还告诉他,她所服下的圣水,很有可能,是夏之柔偷偷让她服下的。

    这些事情,都让林墨晗无的失望。

    林墨晗躺在床,呆呆的看着的天花板,陷入了沉思。

    然而,在这时,她的脑子,忽然开始钻心的疼痛

    那种疼痛感,让她忍不住,痛苦的shēn yín起来。

    “唔好痛”

    别说是林墨晗这样的娇柔女子了,算是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这种痛感,也足以把他们折磨的叫出声来。

    林墨晗痛苦的shēn yín声,让刚刚洗漱完毕的萧阳听到了。

    他赶紧推开门,走进了林墨晗的房间。

    此时,林墨晗已经痛的从床跌落在地,脸全是泪水。

    “墨晗,你怎么了?你要不要紧?”萧阳把林墨晗从地扶起来,急声问道。

    林墨晗双手痛苦的抱着头部:“我的头好痛我感觉好像有人在撕扯我的灵魂痛死我了”

    萧阳皱紧了眉头,把林墨晗紧紧的抱在了怀。

    看到林墨晗这么痛苦,萧阳心犹如被插入了一柄钢刀,难受无。

    自己心爱的人,在承受着剧痛,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滋味,真的是让他十分的郁闷。

    一晃,五分钟过去了。

    在林墨晗快要撑不住,即将晕厥的时候,那种强烈的痛感,忽然消失了。

    林墨晗脸苍白的趴在萧阳怀,被折磨的全身没有一丝力气。

    “墨晗,头还疼吗?”萧阳心头的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柔声道。

    林墨晗抬起白皙苍白的脸蛋,摇了摇头,“不疼了,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这种痛感,忽然消失了”

    “墨晗,床休息吧,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替你解决这个dà má烦。”萧阳弯腰把林墨晗抱了起来,对她柔声道。

    林墨晗苍白的脸挤出一丝笑容,淡淡道:“恩,我相信你。”

    之后,萧阳把林墨晗放在了床,然后自己躺在她的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身体,看着她,慢慢进入了梦乡。

    望着身旁饱受摧残的林墨晗,萧阳暗自握紧了拳头。

    这件事,不用说,自然和那圣水有关。但是萧阳不知林墨晗的头部为何会时不时的剧痛。

    所以,他想了想,来到了隔壁沈妙君的房间。

    此时,沈妙君并没有休息,她正站在窗前发呆。

    笃笃笃。

    房门被敲响,沈妙君愣了愣了,随后走了过去。

    打开房门,她看到一脸阴郁的萧阳,正站在门口。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沈妙君对着萧阳,温柔的笑了笑。

    萧阳看着沈妙君,轻叹了一声:“妙君,刚才墨晗的头疼又发作了,疼的她差点晕过去。”

    “又发作了?”沈妙君眉头皱了皱,眼眸闪过一丝愤怒。

    “恩,又发作了。我想问下你,你是否知道,墨晗的头部疼痛,为什么会不时的发作?是不是因为喝下了那圣水,而产生的副作用?”萧阳问道。

    沈妙君摇了摇头:“不是,这肯定不会是圣水产生的副作用导致的。虽然,喝下圣水,确实会有副作用,有些人,头部会不时的疼痛,但那种痛感,并不会很强烈,而且持续的时间也不会很长。”

    “那墨晗刚才为什么会疼的死去活来的?”萧阳疑惑的问道。

    沈妙君思索了下,淡淡道:“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

    “有人在对墨晗念咒语,故意折磨她。”沈妙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满是愤怒。

    听到沈妙君的这句话,他也攥紧了拳头。林墨晗是他最爱的女人,是他的心头肉,有人故意折磨他,是和他萧阳为敌,这笔账,他一定会算清楚的。

    “那你知道,是谁在背后故意折磨墨晗的吗?”萧阳看着沈妙君,脸满是冷意。

    “这个人,应该是让墨晗偷偷喝下圣水的人。”沈妙君看着萧阳,眼眸闪烁。

    萧阳皱着眉头,看向沈妙君,“妙君,你们那个势力之,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对喝下圣水的人,念动咒语?”

    “当然不是。只有一定层级的成员,才能施咒。而且,圣水也分等级,每种圣水,对应的咒语也不相同。只有知道对方喝下的圣水等级和其他具体信息,才能对他进行施咒。”沈妙君看着萧阳,低声道。

    “但是,有一个人,不需要知道每个人的具体信息,也可以施咒。”

    “谁”萧阳皱眉问道。

    “我们这个组织的首领撒旦。”当沈妙君说撒旦这两个字的时候,不禁眼底露出一丝恐惧。

    这两个代表着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撒旦,是他们这个邪恶势力的头领,他拥有无骇人的黑暗能量,任何和他对抗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在无尽的痛苦死去

    而且,通过圣水,他控制了数以万计的成员,有无数人在替他卖命

    “撒旦”萧阳喃喃念着这个名字,抬头看着沈妙君。“他是不是非常的可怕?”

    沈妙君脸有些苍白的笑了笑,“当然,要不然,你认为我为什么要替他卖命,甚至要出卖自己的国家”

    “出卖自己的国家?”萧阳眉头皱了皱,“妙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妙君眼底闪过一丝惊慌的神,而后,又恢复了正常的神:“我的意思是,我替他卖命,为他效力,说不定迟早有一天,他会和华夏对抗,所以,我才那么说你别多想嘛”

    萧阳刚才自然看到了沈妙君眼底闪过的慌张神,不过,他知道沈妙君肯定有自己的难处,他也不打算逼问她。

    “妙君,我还是那句话,当你自己无法承受的时候,请你告诉我,任何事,都有我和你一起扛着。懂吗?”

    沈妙君的眼底,划过一丝温柔,她柔情似水的微微笑了笑,而后,轻轻的揽住了萧阳的腰:“谢谢,今生有你,足矣。”

    萧阳也揽住了沈妙君,在她耳边,柔声道:“妙君,我会带你脱离那个势力的,一定会的。”

    “恩。我相信你。”沈妙君靠在萧阳的胸口,享受着这一刻难得对的温存。

    萧阳也没再说话,这样抱着沈妙君,一直到她深深的睡去。

    等到她睡熟了之后,萧阳抱起她,把她放在了床,替她盖好被子,然后才轻轻的关门离开。

    然而,萧阳并不知道,在他关门走出去的时候,床的沈妙君,忽然睁开了眼睛。

    此时,燕京,云顶弯小区,周丰沛别墅内。

    艾米念完咒语,得意的看向周丰沛。

    “周董,可惜,你现在没办法亲眼看到林墨晗痛苦的样子,我想,她刚才,肯定头痛欲裂的想去死,咯咯。”

    艾米说完,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仿佛折磨人,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

    谁能想象的到,这个在萧氏集团众人的印象,温婉如玉的女子,此时却展现出,如此恶毒的一面。

    周丰沛看着面前的艾米,嘴角勾了勾:“小妖精,真有你的。这次面派你来协助我,真是选对人了。虽然我没亲眼看到林墨晗痛苦万分的样子,但是,只要咱们有手段折磨她够了。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的玩她。我也要萧阳感受一下,他最爱的人,被人折磨到死,是一种怎样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