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也有可能是巧合-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也有可能是巧合

    萧阳看到索菲娅在对着自己举杯,于是也把手的酒杯举了起来。

    两人相视一笑,喝完酒之后,随后便又各自忙碌了起来。

    之后,萧阳回到了林墨晗几人身边,这三个女孩子,还在那里聊着衣服、化妆品的话题,让萧阳十分无语。

    “萧阳,你干嘛去了?”林墨晗看到萧阳回来,好的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萧阳苦笑一声,“没事,我刚才在大厅外面转了转。”

    他没把刚才危险至极的事情告诉林墨晗,省的她跟着担心。

    不过,萧阳的脑海,一直在思考,刚才到底是谁在关键时刻救了他。

    但是想了很久,他也没有确定具体目标。

    算了算了,反正在关键时刻对自己帮自己的人,肯定不会是坏人。既然如此,自己也没必要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过了一会儿,司空婉容和伊莎贝尔也回到了大厅,六个人互相聊了一会儿,酒会便到了尾声。

    这时,索菲娅站在酒会大厅央,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作为结束语,然后酒会算是正式结束了。

    不过,萧阳注意到,直到酒会结束,索菲娅的搭档,那个叫哈里斯的家伙,也始终没有露面。

    他心一沉,难道,刚才那个想要杀自己的男人,是那个哈里斯?

    在萧阳看来,哈里斯并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他现在手里没有任何证据,只能靠猜测。

    “萧先生。”在萧阳和其他人,即将离开的时候,索菲娅朝着他们走了过来。“今晚喝的还尽兴吗?”

    “感谢今晚的招待,我们都很开心,如果您以后去燕京,一定要告诉我,我和墨晗,全程给您安排好。”萧阳对索菲娅笑道。

    “好,萧先生的话,我可是记下了。”索菲娅这时,又朝司空婉容看去,微笑道:“罗斯夫人,下次有机会,咱们再聚。”

    “恩,下次罗斯家族的酒会,也希望索菲娅总裁到场。”司空婉客气道。

    “那好,我不打扰大家回去休息了。再见。”索菲娅对众人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准备离开。

    但在她刚要转身的时候,她的身子,忽然顿了一下,然后只见她那晚礼服后背的绑绳,忽然啪的一声,崩开了。

    而后,她的整个香肩和玉背,全都暴露在了萧阳面前。

    而当萧阳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她的玉背吸引,扫了一眼之后,他的目光,忽然一怔。

    只见,她那光滑如玉的后背之,萧阳看到了一条长长的伤疤。

    这道伤疤,大约有十厘米左右,在她小蛮腰往几厘米的位置,看起来,相当醒目。

    “啊这”索菲娅紧紧的捂着胸口,惊声叫了起来。

    司空婉容和林墨晗几个女人,快步走了过去,把她围在了间,防止她走光。

    而这时,林墨晗朝萧阳瞪了一眼,嗔道:“萧阳,你抬脚啊。”

    抬脚?抬脚干嘛啊?

    萧阳一脸懵逼的看着林墨晗。

    “哎呀,你这个笨蛋,你没看到自己踩到索菲娅的裙摆了吗。”林墨晗又瞪了萧阳一眼。

    “啊,我我不故意的”萧阳回过头,果然看到自己的左脚,不小心踩到了索菲娅裙摆。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刚才的尴尬。

    几个女孩,七手八脚的帮索菲娅整理好衣服,费了点事,把她身后的绑带扣好了。

    萧阳红着老脸,对索菲娅道:“实在是抱歉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

    索菲娅也是脸绯红,“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没关系的。时间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不过,萧阳却没有离开,他眼眸闪烁的看着索菲娅,道:“我能不能再冒昧的,问你一个私人问题?”

    “恩,什么问题?”索菲娅茫然的看着萧阳。

    萧阳沉默了下,道:“你后背的这条伤疤,是怎么回事?能和我解释一下吗?”

    “这重要吗?”索菲娅不解的看着萧阳。

    “重要,很重要。”萧阳目光坚定道。

    索菲娅眼眸微微闪烁了下,然后看着萧阳,轻声道:“好吧,那我告诉你好了。这条伤疤,是小时候有了。不过,我并不知道伤疤是怎么来的,因为小时候的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

    萧阳点点头,眼底划过一丝复杂的神。“好,我这一个问题,打扰了。”

    索菲娅不解的看了萧阳一眼,没再说什么,然后转身离开了。

    索菲娅走后,其他几个女孩,都用一脸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萧阳,你怎么这么变态啊专门盯着人家女孩后背看呢”林果果娇哼道。

    “哼,人家一走光,你盯着人家看了,太liú máng了吧”伊莎贝尔也跟着附和道。

    萧阳都快哭了,这两个小妮子,都想什么呢。

    “伊莎,果果,你们俩别误会萧阳,萧阳刚才那么问,肯定有他的道理。”司空婉容对两个女孩道。

    两个女孩都伸了伸舌头,然后没再说话。

    这时,林墨晗朝他看了一眼,道:“萧阳,咱们回去吧。”

    萧阳点点头,面肃然,“恩。走吧,回去我再和你解释。”

    于是,他们六人离开酒会大厅,下了楼,了商务车,很快回到了希尔顿酒店。

    希尔顿酒店,客房内,萧阳和林墨晗,洗漱完毕后,躺在床,轻声聊着天。

    萧阳朝林墨晗看了看,淡淡的笑了笑,道:“墨晗,你肯定很想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问索菲娅那个问题吧?”

    “我是很想知道。不过,我没有把你往别的方面去想,你别误会。”林墨晗解释道。

    萧阳点点头,“其实,我之所以问她这个问题,是因为,这道伤疤的位置,有些特殊。”

    “哪里特殊了?”

    “她后背的那处伤疤,和我姐姐身的伤疤位置,一模一样。”萧阳的眼神,闪烁一丝复杂的神。

    “这这是真的吗?”林墨晗显然很是震惊,“萧阳,你确定,你没记错吗?”

    萧阳点点头,“我不会记错的。虽然姐姐失踪的时候,我年龄不大,但是姐姐身的那处伤疤,我记得很清楚。”

    顿了顿,萧阳眯着眼睛,开始回忆以前的往事。

    “那是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和姐姐,都在同一所小学读书。有一次,放学回家的路,我们被一个大孩子拦住了。那个大孩子,是当时学校里有名的霸王,平时会欺负他小的同学,而且,还会敲诈lè suǒ。”

    “果然,当时他拦住了我和姐姐之后,向我们要钱。我们当时哪有钱,兜里连一毛钱都没有,自然拿不出东西给他。那家伙当时发飙了,要把我扣下来,让姐姐回去拿钱。我和我姐当然不同意,和他起了争执,这家伙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了刀子威胁我们,后来,在追逐过程,姐姐为了保护我,被那个家伙在后背划了长长的一刀。”

    “幸亏之后有老师赶了过来,要不然,事情可能还会更严重。姐姐被划伤之后,我记得很清楚,老师带着我和我姐一起去的社区诊所,然后给姐姐在后背了药。所以,姐姐的这个伤疤,我记得非常清楚,绝不会搞错的。”

    听完萧阳的叙述,林墨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过萧阳,只有一道伤疤,并不能证明什么,也有可能是巧合的。雪莉的教训我想咱们都还没忘”

    萧阳当然记得雪莉的事情,他对林墨晗道:“墨晗,我知道。仅凭这一点,肯定不够的。但是,她跟我的感觉,一直都是似乎很熟悉,很亲切,而且,今天她亲口跟我说,说她经常做一个梦,而她描述的梦境,我记的同样很清楚!”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