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只有你知我知-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十五章 只有你知我知

    他决定改变计划,就在这里动手。虽然这里是包间,但只要锁上门,没有人会来打扰自己。

    说干就干!

    秦刚猥琐的笑了两声,迫不急的的撕开了自己上衣的纽扣

    坐在大厅里的萧阳,一直在留意包间的动静。可是这都过去快半小时了,也没见门打开一下。

    不会出什么事吧?萧阳心里有些不踏实。

    穆老师可是为了自己才答应和这老色鬼吃饭的,要是被这老东西占了便宜,他肯定不会原谅自己。

    萧阳站起身,往包间走去。

    来到包间门口,趴在门上听了一下,却发现里面没有人说话。

    “不好,要坏事!”

    萧阳的心中瞬间升起不好的预感,他使劲的推了推门,却发现门根本打不开。

    怎么办?

    他脑袋飞快的转了一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往后退了一步,然后飞起一脚,对着房门直接踹了过去!

    只听轰得一声巨响,木门竟然连同门框,被萧阳一脚被踹了下来!

    萧阳来不及欣赏自己的杰作,两步冲进了包间内。

    当他站在房间里,看到了让自己无比惊愕、愤怒的一幕。

    包间沙发上,一个白嫩如玉的**正躺在上面,她紧闭着眼睛,脸色绯红。

    与此同时,一个白花花的,满身肥肉的家伙,满脸惊恐的站在萧阳面前。刚才被那一声破门而入的巨响,吓得摊在了地上。

    萧阳看到秦刚竟然要在包间内对穆清婵做出如此不要脸的行为,顿时一股火气涌了上来。

    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平时在学校,他装的那么道貌岸然,批评这个,教育那个的,整的自己跟多高尚似的。可是私下里,他却如此的肮脏猥琐!

    萧阳冲到了秦刚的跟前,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秦刚像个麻袋一般,重重撞到了墙上。

    “萧阳你,你好大的胆子!”秦刚此时仍然不忘对萧阳发威风,“你竟敢殴打师长,看我不开除你!”

    萧阳冷笑了一声,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机,对着他半光着的身子,啪啪啪的一阵乱拍。

    “秦主任,你想开除我也可以,大不了咱们来个鱼死网破。不过你今天的裸照,将会传遍互联网每一个角落,你不仅会面临被学校解雇的局面,说不定警察也会来找你喝茶,顺利的话,到监狱里坐个三五年牢不是问题。你要想玩,我萧阳奉陪到底!”

    秦刚不是傻子,萧阳的话让他瞬间清醒了许多。这小子说的没错,他的行为是强奸未遂,要判刑的!

    这时,沙发上的穆清婵似乎变得更加燥热,她全身的肌肤都透着一股异样的红色,散发出惊心动魄的美丽,更要命的是,这妞的口中,竟然在此时发出了一阵让人听了脸红心跳的细微声音

    萧阳看出了穆清婵的异样,赶紧把她抱了起来,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裹在她身上,对秦刚恼怒道:“你特么给她吃什么了?”

    秦刚讪讪的答道:“我刚才在她的水里滴了一滴三日缠绵。”

    “三日缠绵?”萧阳一个学生,哪懂这些东西。

    “一种春药。”秦刚低声道。

    萧阳啪的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你大爷的,你竟然给穆老师吃春药!我真想一巴掌扇死你!现在该怎么办?有什么方法能让她恢复过来?”

    秦刚被萧阳一巴掌扇的牙齿都掉了两颗,疼得他差点晕掉。

    其实萧阳不知道,因为吸收了白袍老者的灵魂,他现在的力气是别人的几倍,就算是随意抽出的一巴掌,威力也非同小可。

    秦刚怕再次被萧阳打,吓得举起了两只手,赶紧道:“别打我,别打我,我说。这个叫三日缠绵的春药,药效很强悍,要想让她恢复过来,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说!”萧阳急不可耐。

    秦刚眼神闪烁,吞吞吐吐道:“只有只有找个男人,和她做那种事”

    “草!”萧阳恶狠狠的骂了一声,急的快冒烟了。“如果不做那种事,会有什么后果?”

    “我听说可能会死人”秦刚哆哆嗦嗦的答道。

    “秦刚,如果穆老师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萧阳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他心里焦急万分,难道真要找个人和穆清婵做那种事?

    萧阳脑袋飞快的转了转,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他朝秦刚伸了伸手,“把你订好的房卡拿来。”

    秦刚哪敢不给,立刻递了过去。萧阳拿起房卡,抱起穆清婵,就冲出了包间。

    不过他刚出包间,就被外面的酒店工作人员给围住了。

    “先生,您不能走,你损坏了酒店的物品,需要赔偿的”一个看似经理模样的男人对萧阳道。

    萧阳心急如焚,朝他吼道:“给老子让开!你们这里的一切损失,都算在包间里那个胖子身上!”

    经理愣了愣,其实谁赔偿都无所谓,只有有人赔偿就行。他走到包间,看到狼狈不堪的秦刚,有些愕然。

    “先生,这里的一切物品损坏,由您来赔偿吗?”

    秦刚被萧阳揍得像个猪头一般,他知道这是萧阳的意思,只能咬着牙应了。“需要赔偿多少?”

    “大约需要二十万。”经理礼貌答道。

    “这,这么多”秦刚的心头,像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血流不止。

    就在刚才经理走进包间的时候,萧阳早已抱着穆清婵,穿过了熙熙攘攘的大厅,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坐上电梯,来到了秦刚订好的房间里。

    他关好门,把穆清婵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似乎因为药力威猛的原因,此时的穆清婵,傲人的身躯不停的扭动着,脸色红的快滴出血来,唇鼻间呼出的气息,也是无比的火热。

    萧阳心急如焚。

    看来秦刚刚才说的应该不是假的,不给她解毒的话,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真的只能采取那种办法才能解毒吗?

    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今天要献身给穆老师了?

    萧阳的心里涌起一阵异样的情绪,看着床上娇艳如花的穆清婵,丹田之处满满涌起一股别样的暖流,整个人一时痴了。

    但是,萧阳很快抑制住了自己的龌龊想法,自己真要是趁着穆老师不醒人事干了那种事,那和秦刚那个禽兽有什么区别?

    虽然说是个男人都无法拒绝穆清婵的身体,但是她是自己的老师,而且说不定,还是个处。

    萧阳深吸一口气,渐渐平复了体内的暴躁。

    忽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御龙经金光闪耀,眉头紧皱,急切的搜索关于如何破解春药的记载。

    说不定这经书之中,也有关于如何破解春药的记载。

    很幸运,萧阳猜对了。

    片刻之后,他很快找到了有用的信息。

    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因为经书记载,要破解春药的药力,须用银针刺入檀中穴,再配合胸口其他穴位,方可解毒。

    但是,膻中穴的位置

    这,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要把手放在穆清婵的胸口

    他咽了口唾沫,既矛盾,又渴望的看了看她的胸口。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萧阳心里天人交战,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决定动手了。

    没有什么比她的命更重要,就算待会被穆老师误会,萧阳也要试一试。

    他把穆清婵的身体转了过来,让她面对自己。

    怀抱着她的娇柔的身躯,软的好像没有骨头一般。

    萧阳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把银针取了出来,然后飞快的用双指夹住一根银针,刺向穆清婵的膻中穴

    慢慢的,穆清婵燥热的身体渐渐的恢复了平静。五分钟后,她彻底恢复了正常。

    因为喝了不少红酒的缘故,她的头还有些晕。

    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她慢慢清醒了过来。

    可当她看到面前的男人时,不可避免的发出一声分贝惊人的尖叫声。

    “啊!!!”

    萧阳可以发誓,穆清婵的高音,完全媲美惊世骇俗的海豚音。

    “萧阳你,你在干嘛?”穆清婵飞快的把床上的被子拉在胸前,耳根绯红。

    穆清婵此刻慌张失措的小女生样子,和她在课堂上的严肃大相径庭,这会她红着脸,美目闪烁,小嘴微微撅起,脸上带着一丝慌张,疑惑,羞涩,说不出的诱人。

    萧阳看到穆清婵慌乱的样子,讪讪的笑了笑,“穆老师,你别误会,我在给你解毒。”

    “解毒?”穆清婵眨了眨眼睛,“我又没中毒,解什么毒啊?”

    “你刚才和秦刚吃饭的时候,他在你水里下了三日缠绵。”

    “三日缠绵?”穆清婵在这方面其实并不比萧阳懂得多。

    “咳咳”萧阳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三日缠绵,是一种强效春药,如果不找人和你做那种事,你可能会死掉的”

    穆清婵的脸色倏然红到了耳根,身体似乎有些不受抑制的颤抖起来,表情紧张的问道:“你,你对我做了那种事?”

    “不是不是,穆老师你误会了。”萧阳赶紧解释道,他发现穆清婵的眼里已经有晶莹的泪珠在闪动了。

    “你自己都说了,只有做那种事才能解毒。”穆清婵羞红了脸,声音有些哽咽道。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夺走的,穆清婵心里的难过可想而知。

    “穆老师,你真的误会了,要是不信的话,你你可以回家后自己检查下身体嘛”萧阳有些尴尬道。“其实,我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帮你解的毒。”

    “你,那你刚才是怎么帮我解毒的?”穆清婵幽怨的看了萧阳一眼。

    萧阳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银针,“我用的是这个。”

    穆清婵松了口气。虽然她不知道萧阳怎么会针灸的,但是看起来这小子确实给自己解了毒。

    她似乎突然又记起了什么,紧张的问道:“萧阳,秦刚他没有碰我的身子吧?”

    穆清婵的脸色有些发白。

    萧阳点点头,“穆老师放心,秦刚这混蛋还没来得及碰你,就被我发现了。我已经帮你教训他了。”

    穆清婵嗯了一声,咬了咬嘴唇,“萧阳,这件事,你要替我保密,任何人都不许说出去。”

    “穆老师,对不起。”萧阳站起身,表情严肃的看着穆清婵,“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被秦刚占了便宜,害的你差点”

    穆清婵的脸上再次红霞遍布,“好了,不说了,以后不许再提这件事。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