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唐天年的心思-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二百三十七章 唐天年的心思

    几个保镖想追出去,却踩到了中村一郎洒出的铁蒺藜,不禁疼的嗷嗷叫起来。

    这种铁蒺藜,是忍者专门用来逃生用的,目的就是要阻挡敌人追捕。

    “都不要追了。”唐天年看着几个保镖,淡淡道,然后目光在地上的几个忍者身上扫视了一眼,“去查看一下他们的身份。”

    说话的时候,唐天年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话说现在的东瀛,能统领忍者的家族,并不多见,他们每一个,家族势力都大的惊人。

    而这些忍者,显然是某个大家族所豢养的。

    但是,到底是谁派出了这些忍者?

    还有,这些忍者为什么要三番两次的来袭击他的儿子和萧阳?

    这些都是唐天年现在所想不通的。

    正想着事情,一个保镖查验了一番地上的忍者,对他道:“唐董,我只能看出来他们是忍者,其他的信息……暂时发现不了。他们身上,只有忍者必备的武器装备,其他任何有关身份的东西,都不存在。”

    对于忍者来说,他们执行的人物都是极其危险的任务,所以为了防止万一被任务失败泄露主人的信息,一般都不会在身上留有其他东西。

    唐天年看了看躺在地上,陷入了昏迷的萧阳,道:“找个医生过来,别让这小子死了。”

    “是。”一个保镖匆匆跑了出去。

    ……

    萧阳躺在病床上,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结婚了。

    结婚的新娘子,就是那个天天都能看到,却没办法吃到的林墨晗。

    当他在婚礼上,要掀开新娘子的头纱,亲吻林墨晗的时候,忽然,又有一群穿着婚纱的新娘子,冲了进来。

    而这些穿着婚纱的女孩,则是和他暧昧不清的那些女孩……

    蓝馨蕊,穆清婵,白子轩,林果果,苏小婉……

    在梦中的萧阳,并没有因为这些女孩的出现惊慌失措,而是笑呵呵的选择了和他们一同举行婚礼。

    这个荒诞不羁的怪梦,让昏睡中的萧阳,乐的猥琐的笑了起来。

    “萧阳,你醒了……”一道温婉轻柔的声音传来,萧阳看到林墨晗正坐在病床上,看到自己醒过来,梨花带雨的眼眸中露出喜悦的光芒。

    萧阳讪讪的朝她笑了笑,刚才的那个美梦,让他对林墨晗心里生出一丝愧疚。

    他坐起身,发现身上的苦无早已被拔出来了,胸口受伤的位置,被缠了一道厚厚的绷带。

    “墨晗老婆,你在这里呆了多久?”萧阳看着她疲倦的面容,脸色有些苍白的问道。

    林墨晗撅了撅嘴,“从昨晚知道你受伤了,到现在为止,我都在这里陪你的啊。”

    萧阳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同时很心疼的摸了摸她娇嫩的脸蛋,“我又死不了,你就不能回去睡一会吗?”

    “你瞎说什么呢!”林墨晗气鼓鼓瞪了他一眼,“以后不许再乱说话了。萧阳,那些人,是冲着你们的古玉来的吧?”

    萧阳点点头,眼神中露出一丝深深的担忧。

    在没来东瀛之前,他万万没想到,东瀛人之中,竟然又有人在打龙灵石的主意。

    而且,看起来,他们应该已经盯着古玉很久了,否则也不会先是设计陷害自己,然后再出动忍者想把自己和唐临风一网打尽。

    想到这,萧阳不禁轻叹了一声。

    在华夏,已经有个势力庞大的秦家在和自己争夺龙灵石了,现在又多了身份神秘的东瀛人,萧阳觉得集齐龙灵石这件事,真的越来越棘手了。

    看到萧阳忧心忡忡的样子,林墨晗不由得,紧紧抓住了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道:“萧阳,你别担心这些事了,即使面对再多的困难,我也和你一起去面对。有我们林氏在,一定帮你完成愿望的。”

    林墨晗的话,让萧阳心里很舒服,虽然他肯定不会让林家插手这件事,但是林墨晗的这种大力支持的态度,让他很暖心。

    望着林墨晗疲倦但却不失美艳的俏脸,萧阳忍不住,忽然低头吻上了她的红唇。

    林墨晗唔唔的发出一阵声音,最终还是没有抵抗的了萧阳的攻势,几秒钟之后就温顺的像个小绵羊一般了。

    萧阳在林墨晗的唇上尽情的采撷了一番,才放过她。

    林墨晗柔媚的朝他瞪了一眼,“你还受着伤呢,怎么还这么不老实……讨厌死了……”

    萧阳很猥琐的笑了,其实这点伤对于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静养两天就可以痊愈了。

    其实这也算萧阳的运气比较好,中村一郎的苦无,虽然有毒,但却是让人麻醉的毒素,并不致命。

    如果换成了致命的毒药,萧阳恐怕就不会这么顺利的痊愈了。

    两人正说着悄悄话,病房外忽然想起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林墨晗道。

    房门推开,一长一少走进了病房。

    这两人,正是唐家的家主唐天年,和他的儿子唐临风。

    唐临风现在已经能下床走动了,他得知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后,便要求和唐天年一起来看望萧阳。

    “唐董,请坐吧。”林墨晗看着走进来的唐天年父子,并没有站起身,而是看着他们,淡淡的说道。

    很显然,林墨晗对唐天年之前的做法,很有意见。

    昨天他对萧阳的怀疑,让林墨晗心里很不舒服,同时也说明,他对自己,也并不是完全的信任。

    唐天年显然也看出来林墨晗自己有意见,于是尴尬的朝她笑了笑,“林总裁,我想昨天发生的那些事,都是误会,虽然现在还没办法查出到底是谁在幕后下的黑手,但这件事,已经能证明和萧先生无关了。昨天是我鲁莽了,不该怀疑萧先生,还请林总裁和萧先生见谅。”

    作为一个上位多年势力庞大的家主,唐天年能说出这些道歉的话,也实属不容易了。

    林墨晗的脸色好了些,淡淡道:“唐董,这些事,既然已经能证明和萧阳无关了,那么,我想你应该负责向当时参加酒会的人解释清楚,还我们一个清白。”

    “这是当然,唐某人已经安排人去做了。林总裁无需挂念。”唐天年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而这时,他的目光,转移到了萧阳的脸上,似乎想问他问题。

    “林总裁,我有些疑惑,不知道能不能问问萧先生?”唐天年道。

    林墨晗朝萧阳看了看,萧阳点点头,道:“唐董不用这么客气,需要问什么,你就问吧。”

    “萧先生,你应该知道,那些忍者为什么会到医院偷袭你和临风吧?”唐天年的目光,露出一丝深意。

    萧阳知道,唐天年已经感觉到了这件事中的蹊跷,凭他的实力,想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也并不难,所以他看着唐天年,道:“是,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我想,唐董已经也已经猜到了吧?”

    唐天年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否认,而是说到:“是因为你们脖子都带着那颗黑色的古玉吧?”

    萧阳点点头,没有回避他的目光,“没错,就是因为我们脖子上的这颗黑色古玉。”

    “萧阳,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他们为什么要来抢这颗古玉,难道它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吗?”因为和萧阳年龄相仿,所以唐临风直接喊了萧阳的名字。

    他对自己的脖子上的古玉,一无所知。

    这颗古玉,是当初他在东瀛的一个古玩市场买下来的,花费了大约二十万华夏币,当时只是觉得好看,透出一股古朴神秘感,其他并没有多想。

    而昨晚发生的事情,让他对古玉充满了好奇心。

    这看似普通的古玉身上,到底有怎样的故事?

    听到唐临风的话,萧阳淡淡的笑了笑。古玉的秘密,他不可能告诉外人,这关系他们萧家百年来的夙愿。而且知道的人越多,参与进来的人约会越多。

    他可不想到时候被无数人盯着他脖子上的古玉打主意。

    所以,萧阳想了想,决定对他撒个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