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萧氏飞刀-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二百六十一章 萧氏飞刀

    “梁家的公司?”萧阳重复道,心里满是疑惑,“梁家的公司怎么会参与进来?”

    林墨晗的表情有些凝重,“梁家肯定是听到了风声,知道林氏要把这块地买下来,所以对范春生做出了许诺,想以比我们多一个亿的价格,把这块地拿到手。”

    “现在,梁家在几个市场,都被林氏压得抬不起头来,他们是想这件事情上横插一脚,给林总裁添堵。”娄潇潇也跟着解释道。

    萧阳皱了皱,心想如果这块地真的被梁家的人买走,他们肯定不会在这里建设福利院,那大毛和小毛他们这些孩子,又要面临无家可归的局面了。

    想了想,萧阳道:“墨晗,这件事,我去处理。”

    “你有办法?”林墨晗狐疑的看着萧阳,“范春生现在似乎有点软硬不吃,似乎铁了心想把土地转让给梁家。”

    “他们应该明天就要签订合同了,今晚范春生正和梁家,在秦王宫会面,合同也有可能会在今晚签订。”

    萧阳点点头,然后对林墨晗道:“看来这个范春生,还真是个唯利是图的家伙,为了一个亿,出尔反尔,连林氏都敢得罪。”

    “他可能得到了梁家的许诺,又觉得梁家足可以和林氏匹敌,所以,才有胆量这么做。”林墨晗的眼神里,满是冷意。

    范春生的做法,确实让她有些寒心。当年,他的公司遇到了债务危机,要不是他跪在林墨晗面前,最终获得了林氏的资金支持,他的公司,早就倒闭了,哪还有今天的俊辉置业。

    “墨晗,明天正常派人找范春生签合同,他会答应和我们签约的。”

    萧阳对林墨晗笑了笑,然后看着姜晴儿,道:“这事先放一放,我先给你把今天的治疗给做了。”

    然后,他便和林墨晗把姜晴儿推到房间里,然后开始给姜晴儿扎针。

    一番忙碌,花费了将近半个小时,萧阳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站起身来。

    “好了,今天的治疗就到这里吧。”

    萧阳站起身,朝林墨晗看了看,“我去处理点别的事,你们去吃晚餐吧。”

    “萧阳,你要去哪?”林墨晗好奇的问道。

    萧阳笑了笑,道:“我出去随便转转。”

    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间,然后很快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看着萧阳的背影,林墨晗知道,这小子肯定是为了福利院土地的事情去忙活了。但是他会用什么办法,她却丝毫不知道。

    萧阳出了福利院,很快便来到了秦王宫的门口。

    此时正是晚上六点,秦王宫前车水马龙,前来就餐的人,络绎不绝。

    刚林墨晗说,范春生今晚会和梁家的人在这里吃饭,所以,萧阳就跑到这里,先是在停车场里观察了一番,发现范春生开的那辆奔驰车并没有在这里,于是他便守在一边,耐心的等待范春生的出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辆黑色的奔驰s350,驶进了秦王宫的停车场。

    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从车里走了下来。

    他手里夹着公文包,红光满面,连续的惊喜,让他美的快飘起来了。

    没想到,一个亿拍来的土地,竟然在一天之内,翻了三倍,本来他以为,林墨晗出两个亿买他的地,已经够多了,可谁知道,梁家的人昨天竟然找到他,说要出三个亿的价钱,来买这块地,并且跟他许诺了很多让人心动的条件。

    虽然,范春生知道,如果自己答应了梁家,那么铁定要得罪林墨晗。

    但是,商人嘛,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梁家比林墨晗多出了一个亿,傻比才不选梁家呢。而且有梁家坐后盾,林墨晗拿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

    所以,今天晚上,范春生为了表示自己得诚意,把盖好印章的签约合同都带来了,就等着晚上和林氏的人见面,把合同签了。

    他下了车,哼着小曲,往秦王宫的大厅走去。

    正走着,范春生忽然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下。

    他扭头,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萧阳。范春生的脸色,顿时白了。

    昨天他去找林墨晗的时候,当是萧阳就在现场,所以他知道,萧阳肯定是为了土地合同的事情而来。

    看着萧阳,他不禁心神一颤,道:“你有事吗?”

    萧阳对他淡淡的笑了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找范总聊聊。”

    “不好意思,我今晚没空,如果你是林墨晗派来的,还是请回吧。我已经做了决定,准备和梁家签约了。”范春生看着萧阳,直接了当的说道。此时,他对林墨晗的称呼,已经从林总裁,变成了直呼其名。

    反正有梁家做后盾,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惧怕林墨晗。当年林墨晗出手相助的恩情,早已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萧阳对他笑笑,然后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靠近他的耳朵,轻声道:“不是墨晗派我来的,是我自己来找你的。走,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我不去!”范春生怒了,今晚还要和梁家的签约,这是何等的大事。

    “你要是再骚扰我,我就叫保安了!”

    萧阳嘿嘿笑了笑,忽然,他扯着范春生的衣领,瞬间就从秦王宫的门前消失了,速度快的像阵风一般,吓得范春生晕厥了过去。

    当范春生醒来时,感觉有点奇怪,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就看了一眼,他半条命快吓没了。

    自己不知怎么回事,就被人绑在了一棵树干上,这并不是关键问题,关键问题是,这棵树,竟然长在了悬崖边上,而悬崖之下,是崩腾的清阳江,这里的落差,足足有几百米……

    掉下去,即使不粉身碎骨,估计也会被深不见底的江水给吞没了。

    像他这种旱鸭子,掉下去就别想再活了。

    范春生吓得,几乎快尿了。

    “范总,醒啦。”范春生循声望去,只见萧阳正站在他不远处,笑嘻嘻的看着他,手里拿着五六把明晃晃的匕首,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范春生声音打着颤问道。

    萧阳笑了笑,“范总,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我找你什么事,我想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你……你要是想从我手里买走福利院的土地的话,就不要再想了,我已经和梁家把合同签了……”范春生眼神闪烁道。

    “哟,是吗?”萧阳对他晃了晃手中盖有俊辉置业合同章的空白合同,这是从范春生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发现的,要不是他看到了这份合同,还真被范春生的小心思给骗了。

    范春生被人识破,顿时老脸一红。不过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不会向林氏的人妥协的,他觉得,反正萧阳不敢杀了自己,也顶多是吓唬吓唬他。

    “合同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妄想了,我是不会和林氏签合同的。哼,你以为,用这种手段,就能吓到我吗?”

    想到萧阳不敢杀了自己,范春生不禁也来了底气,说话也硬气了不少。

    不过就在他的话刚说完,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照着他的脑袋,就飞了过去!

    邦!

    匕首紧贴着他的头皮,扎在了树干之上,不停的晃动着。

    “范总,你看你这话说的,什么叫吓唬你啊,我只不过是有点无聊,想找你陪我玩玩。告诉你啊,我的飞刀水平,可是很厉害的。”

    萧阳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今天你很幸运,有机会见识见识我的萧氏飞刀了……”

    说罢,又一把匕首,从萧阳的手心,甩向了范春生。而那把匕首,竟然把斩断了绑着范春生的一截绳子。

    范春生还没明白过来萧阳想干嘛,萧阳手中剩下的匕首,忽然对着他的方向,全部飞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