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你输了,滚吧-我的老婆是总裁-赛车比赛游戏网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三十六章 你输了,滚吧

    阿飞看着脸色不善的萧阳,微微怔了怔,随即冷笑起来。

    “妈的,你特么是不是嫌自己死的慢了?”

    萧阳看了看肌肉鼓鼓的阿飞,冷哼了一声:“要想弄死我,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再说。”

    “嘿嘿,好,小子有点个性啊。”阿飞眯着眼看着萧阳,脸上勾起一丝冷漠的邪笑,“不过老子在这里也告诉你,得罪我们龙堂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不是被打残了,就是被逼得退学了。你,也不会例外!”

    阿飞手指着萧阳,扭过头,邪魅的笑了笑:“今天,老子不仅要打断你的双腿,还要跟你的美女老师,好好的聊一聊”

    穆清婵的脸色十分难看,“无耻,流氓,你们快点出去!”

    阿飞却嘿嘿笑了笑,“美女老师,别着急嘛,等我弄残这小子,再跟你好好聊天哈。”

    他转过脸,用睥睨的眼神看着萧阳,“小子,你不是想死吗?行啊。老子今天一个人就可以弄残你,用不着兄弟们出手。”

    说完,他看了看旁边几个家伙,对他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待会不要出手,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

    这几个家伙倒也没什么异议,毕竟阿飞是龙堂的二号人物,实力仅次于龙凯,和这看起来瘦的跟纸片似的小子打一架,绝对不可能输的。

    阿飞高傲的看着萧阳,昂然道:“小子,今天只要你能碰到我的脑袋,我阿飞就算输”

    输字还没说完,萧阳的拳头就轰了过来,带着呼啸的风声,像个炮弹一般瞬间而至。

    “你妹的,偷袭我”阿飞咒骂了一声,却是丝毫不乱,稳稳的伸出一只手臂,挡在了萧阳的拳头前面。

    他心道,就你这点力道,老子用一只手和你打就已经是看得起你了。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萧阳的拳头却好像钢铁一般坚硬,当他的手臂被击中的那一刻,就好像被一颗炮弹狠狠的轰在了身上。

    阿飞发出一声闷哼,慌张的往后退了两步。

    萧阳的第一次出手,就让他感到有些不对头了。这家伙,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强大了几倍!

    此时此刻,他看向萧阳的目光,也不由得变得谨慎起来。

    然而,萧阳却并没有留给他太多的喘息机会。

    “你刚才说,碰到你的头就算输了是吧?”萧阳冷声道。

    阿飞哼了哼,“是,怎么样?”

    萧阳嘿嘿一笑,倏然像闪电一般,消失在阿飞的眼前。

    尼玛人,人呢?阿飞顿时慌了,这小子怎么神出鬼没的,让人根本摸不着套路啊。

    当萧阳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阿飞的身后。

    “啪!”

    他一个巴掌伸出,飞快的在阿飞的脑袋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阿飞转过头,愕然的看着萧阳,早已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你输了,滚吧。”萧阳冷冷道,眼神中满是蔑视。什么龙堂第二号人物,也不过是渣渣。

    阿飞愣在了原地。

    这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小子怎么突然就从自己眼前消失了,而且不明不白的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他阿飞堂堂龙堂二少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玩过了。

    而且,老大吩咐过,要把这个叫萧阳的小子好好的修理修理,他要是就这么回去了,还怎么跟老大交差?

    他阿飞的脸,以后还往哪搁?

    “别特么杵着了,滚吧!”萧阳厌恶的看了阿飞几眼,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然而,就在这时,阿飞忽然出手了!

    他的拳头,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直接猛攻向萧阳的头部。

    萧阳急忙伸出手臂去格挡,却忽然觉得手臂传来一阵刺痛,然后便看到手臂上赫然出现了几个豆眼大小的血窟窿!

    直到这时,萧阳才看清楚,原来阿飞的右拳上,不知何时带上了一个皮质的拳套,拳套的边缘,露出几根锋利的钢刺,锋芒之上,已经沾染了鲜红的血液

    萧阳的手臂滴着血,他却好像没感觉一般,只是冷冷的看着阿飞,“出尔反尔,这就是你们龙堂的作风?”

    阿飞阴毒的哼了哼,“别特么废话了,今天老子就来废了你的!”

    说话间,阿飞已经杀向了萧阳,到底是龙堂的第二高手,他的攻势极为凌厉,右腿高高抬起,跃过萧阳的头顶,带着一道万钧之力,狠狠的劈向了萧阳。

    阿飞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这可是他的绝技凌空斩,凡是被他劈中的对手,不死也重伤!

    “萧阳,小心!”

    “萧阳”

    穆清婵和蓝馨蕊,同时惊呼了起来,她们紧张的捂着小嘴,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

    就在阿飞的右腿即将劈中萧阳之时,萧阳一个后撤,身子巧妙的闪躲了过去,而后猛地伸出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

    一百八十斤的阿飞,愣是被他直接被踹飞出去。

    “噗!”

    阿飞趴在地上,捂着胸口,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

    “阿飞!”

    “阿飞!”

    他带来的几个马仔纷纷围了过来,其中一人把阿飞从地上扶起来,阴狠道:“弟兄们,一起上!”

    阿飞却艰难的摇了摇头,“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都给我回去!”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霾,沉默了下,几个人默默的扶起了吐血的阿飞。

    阿飞被两个人搀扶着,嘴角还挂着血迹,面色苍白的瞪着萧阳,森然道:“小子,别以为你有点能耐,我们龙堂就怕了你了,我们之间的账,慢慢算!”

    阿飞被几人带走后,教室内也炸开了锅。

    大家都一脸震惊的看着萧阳,心想这家伙是不是被回炉重造过啊,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妖孽了?

    不过这家伙以后麻烦也大了,毕竟龙堂不是谁都能惹得,从龙堂成立到现在,还没听过有谁惹了龙堂不被报复的。

    萧阳这小子,迟早被龙堂的人给废了。

    “萧阳,你的胳膊没事吧?”穆清婵抿着嘴唇,看着萧阳,眼神中带着一丝心疼。

    萧阳笑了笑,“一点小伤,没事。”

    看着穆清婵紧张的模样,萧阳心中涌起一股一样的感觉,他忽然对着穆清婵,轻轻的说道:“穆老师,你,不生气了?”

    穆清婵愣了下,不由自主的脸色一红,而后朝他翻了个白眼,“回你的座位去!”

    萧阳嘿嘿笑了笑,慢吞吞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坐在座位上,萧阳一直在想,龙堂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来找他的麻烦?

    之前他从未得罪过龙堂,龙堂也根本不知道他萧阳这号人物,为什么今天这帮家伙会在上课的时候突然闯了进来?

    细细一想,萧阳自然能发现其中的猫腻。

    看来,某些人似乎已经急不可耐了,在背后频频出手,想置自己于死地。

    从之前的栽赃,到今天的龙堂,显然都是某些人精心策划的阴谋。

    萧阳心中冷笑,眼神犀利看向教室后方的郭凌风。

    郭凌风刚好也在看他,当他触碰到萧阳冰冷的目光,还有那嘴角勾起的一丝诡异的微笑时,突然有种被杀神盯上的感觉,如坠冰窖一般!

    郭凌风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萧阳。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怕这家伙了。这小子最近像开了挂似的,做事总是让人瞠目结舌,已经超越了正常人能理解的范畴了。

    讲台上的穆清婵,整理了下情绪,继续给学生们上课。不过这节课上的效果显然很不好,不管是讲台上的穆清婵,还是教室里的学生们,全都心不在焉的。

    过了一会儿,下课铃声响了起来。

    穆清婵走出教室时,忧心忡忡的看了萧阳一眼,想上去询问他胳膊上的伤怎么样了,而此时的萧阳,眼神却在偷偷的看着身边的蓝馨蕊。

    穆清婵哼了一声,扭头走出了教室。

    “喂,你的胳膊要不要紧啊,还在流血呢”蓝馨蕊看着萧阳的胳膊,皱了皱瑶鼻。

    “要紧啊,快疼死我了。”萧阳夸张叫了两声,“你也不心疼心疼我”

    蓝馨蕊白了他一眼,“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干嘛要心疼你!”

    萧阳嘿嘿笑了笑。

    又过了一会儿,蓝馨蕊看到萧阳的胳膊还在流血,有点忍不住了。

    她没再说什么,而是匆匆的走出了教室,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瓶消炎药,还有一卷绷带。

    “看你可怜,给你绑扎下吧。”蓝馨蕊装的满不在意的样子道。

    “那就有劳校花了。”萧阳嘿嘿笑笑,伸出自己那只血淋淋的胳膊。

    蓝馨蕊黛眉紧蹙,先是轻柔的把消炎药涂抹在伤口上,然后用绷带在伤口上轻轻的覆盖了几道。

    当她给萧阳包扎完时,忽然发现教室内,很多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紧接着,以张东为首的男生,发出一阵很有深意的起哄。

    “哇哦校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了?”

    “校花要是也帮我包扎一下,老子就算现在死了也值了!”

    “看你那怂样,就你这样的,还想让校花看上你”

    “妈的,老子再怂也比你强,暗恋校花三年,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蓝馨蕊听着男生们乱糟糟的起哄声,脸蛋瞬间红到了耳根。

    “喂,你们乱说什么呢。”她皱着黛眉,不满的对着几个起哄的男生抗议道。

    “我们没乱说啊,大家都看到了嘛,难道萧阳的伤口不是你给包扎的吗?”

    “我”蓝馨蕊顿时无语了,气鼓鼓的趴在桌子上不再说话,肩膀一抖一抖的,显然是气得不轻。

    萧阳心里美滋滋的,却装的板着脸,在蓝馨蕊耳边道:“让我来教训他们。”

    他站起身,扭过头,往后面看了两眼,只是微微瞪了瞪眼,几个起哄的男生顿时不敢吱声了。

    萧阳这段时间妖孽般的表现,显然把这些男生都给震住了。不管是郭凌风,还是龙堂,都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但萧阳却是一个人,把二者全都教训了一遍。

    就这份胆量和气魄,也让这群男生没有二话可说。

    “喂,你们几个,别再说了好不好,没看到校花都生气了吗?”

    萧阳对着他们咧咧嘴,又眨了眨眼,“虽然我并不反对你们羡慕我,但是你们这帮家伙,也要低调一点是不是”

    几个男生都哈哈笑起来。

    蓝馨蕊气的跳起来,晶莹如玉的美眸瞪着萧阳,气鼓鼓道:“萧阳,你讨不讨厌啊!”

    萧阳这货抱着肩膀,笑的贼坏贼坏的